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资深购物中心操盘手,对于商业领域各业态有深入研究。
擅长于以财经视角,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观点独到,穿透力强,引领市场对行业发展的认知。

交流微信:guoping55667788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13519

总访问量:53313221

港人北上消费热,背后是资源加速向下沉市场重配

01月15日 16:44

评论数(0)

香港 _2_

出品/联商专栏

撰文/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 王国平

当动车贯穿大江南北,人们对于城市虹吸效应的解读是:生产要素由中小城市向中心城市单向转移的效应。部分高能级城市为了能够照猫画虎,实现意识形态上的大城市,人为把资源进行调节。这也导致部分城市畸形承载过多资源,内部效能进一步低下和抬高成本。腾笼换鸟政策也把部分产业过早去化,对应的人员配置进一步失衡。

虹吸效应强度取决于资源配置效率的高低,当高线城市资源配置效率较高时,引力和位能差会把一端的资源快速导向另一端;当高线城市资源配置效率弱化时,就会被引力和位能差导向另外一端,出现反向虹吸效应。

这也是近来消费领域及产业领域的显著社会表现。

反向虹吸效应

香港人大量北上消费是基于两地资源配置效率不同,出现的反向消费现象。早年是大陆人南下选择香港配置效率较高的奢侈品、电子产品等,现在是香港人选择到大陆消费资源配置效率更高的服务业态。

大陆之间不同城市同样出现这种跟以往认知存在较大差异的虹吸效应。以国庆档旅游消费为例,传统旅游强市厦门今年国庆游客数量只有357万,跟去年的646万相比,减少289万;泉州旅游市场由去年的415万到今年的549万,增加了134万。消费者开始选择资源配置效率更高的地方进行消费。消费者消费转向,又带动更多资源流向资源效率配置更高的区域。

资源配置效率取决于交易成本、交易规模、交易内容等。城市市场机制的效能和生产要素质量决定交易成本,市场容量决定交易规模,市场范围决定交易内容。市场机制是一系列制度安排,市场容量取决于分工水平,市场范围取决于交易内容。

市场自发形成的这种反向虹吸效应,在表象上是深圳拥有更低的商品及服务价格,实际上是深圳在资源配置效率上更高,有很多香港人见所未见的品牌,有更低的人力成本等。当高铁开通、通关优化后,两地市场开始产生新的引力,位能差被进一步拉平。深圳相对于香港的低成本优势会让香港部分消费不断让位,港人北上消费会是一种持续性现象。不管香港未来经济是否继续上扬,部分服务业的资源效率配置低下,会自动被虹吸进去。

大陆市场也是同样,同一品牌的五星级酒店,在A市四位数一夜,到了下沉市场可能288就出了。在A市,服务员都是阿姨,且工作成就感极低;在下沉市场,该酒店可能是当地最好的之一,里面服务员都是年轻的小姐姐,她们以能够进入本地最好的酒店工作为荣。

下沉市场的综合性价比在不断上升,高线城市常见的消费品牌基本都有,高线城市没见过的商品和服务比比皆是。你在高线城市从A点到B点消费,可能需要1个多小时通行;高铁1个多小时,可能都出省了。同样的出行时间消费,在下沉市场可以获得更大的满足感。作为消费者肯定要根据自己的内心出发。作为商户,自然是消费者在哪,就把店开到哪里;消费者喜欢什么姿势,就摆出什么姿势,更低的租金、更低的人工成本、更多的流量,自然会形成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

这就产生了虹吸效应的再调整,引力与位能差发生变化,液体会由压力大的一边流向压力小的一边。今年高线城市很多人会觉得生意难做,毕竟不是每座城市都像深圳可以虹吸香港。而小城市小县城,有些觉得还可以,有的甚至享受到市场红利。人生百态,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的人受趋势影响、受在地资源配置效率高低影响,命运也就各不相同。

下沉市场崛起

生产要素快速下沉,县城产业在悄无声息蔓延,很多不经意间,县域经济已经在快速生长。

早年人员流动的走势是:高知识分子向大城市流动,那里才有更多机会,小县城不是体制内一般不需要什么知识分子,因为体制考试需要文凭作为门槛,知识本身实用性也不大。

县城市场在这轮的反应是:知识分子被动回流,寻求本地就业、创业;本地产业园快速发展带动产业升级,创造就业及带动服务业。劳动力开始向下沉市场回流,工厂跟着工人走,工厂下沉内迁,工人在家附近就有活干。

基于县域经济及经济景气度下的产业园发展崛起,县城为了拼经济有动力启动多个产业园。县城产业园大部分为产业升级型,把原来分散在各处民宅、铁皮房等小工厂聚集在同一个产业园区,为其提供标准化厂房及一些配套服务。银行放贷能力扩张的情况下,一些小企业有了租赁或购买更好物业的能力。伴随着搬入新的标准物业内,这些小企业很多会趁机升级装备,因为有些装备是根据厂房物业长宽高等条件直接定制嵌入。硬件设备的改善,一方面提高了效率;另一方面提供了更好的工作环境。

以泉州惠安县为例,今年起盘的群盛科技产业园针对校服行业认筹,当地校服企业直接销售去化了几万平。作为校服产业基地,当地分布着众多校服企业,校服赛道有红利,市场也有要求,定位准确,市场是比较好做的。企业设备升级了、产能扩张了、工作环境变好了,竞争力也就上来了。如果直接走科技赛道,准入门槛是很高的,去化难度直接拉满。不像当地另外一个项目——惠芯产业园,芯片业务是大红利市场,产业园一期上了没多久,产业园二期立马开建,产业园三期又备案通过。而且产业园基本是慧芯科技一家在用,除了三期拟配套8万多平文创园。普通产业园没有科技企业基本盘,不懂科技企业逻辑,并有资金进行跟投,并不适合现在去切这块市场。

惠安县今年及明年会起盘多个项目,包括泉州物流产业园、莲花创智空间(原远洋项目)、群盛科技产业园、中国校园服饰产业智能化生产基地等,像黄塘、螺阳等一个镇多个产业园项目启动。这种产业的硬件升级,同时带动了人力资源的需求及升级,改善了县城原有的人员留存结构,为商业服务发展打下基础。

资源要素快速向下沉市场配置时,新的生产及服务行业崛起。交易成本优势、交易规模扩大、交易内容丰富化,开始出现新的重构。这就给市场新的机会,孕育出更加生猛的物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