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

公告

记录互联网商业的人物和故事。

统计

今日访问:913

总访问量:4185948

四天流水3万,“变美三件套”爆单

02月19日 09:17

评论数(0)

刚刚过去的春节,各种与“年”有关的搞钱生意迎来爆发。有年轻人摆摊卖对联、财神贴纸,实现过年“零花钱自由”,有商家利用地域优势,“倒腾”年货日入过千,也有人兼职做家政,一周能赚近万元……

“美丽经济”的春节模式也异常繁荣。为了以更好的形象在过年期间走亲访友,辛苦了一年的“打工人”们扎堆安排“变美三件套”——美甲、美睫、美发,带动“三美”生意热度上扬。

在杭州上班的美甲师、美睫师小莫表示,此前预约订单直接排到了大年三十;1月至今,厦门化妆师方蕾一口气接了29个婚礼跟妆,大年初三也没闲下来;而自1月中旬开始,深圳美发店店主张涛就一直处于连轴转状态。

众所周知,春节是“变美三件套”生意旺季,但这段时间,相关从业者们究竟有多赚钱?


美甲师:4天流水超3万

尽管此前一段时间工作强度大到几乎每天“996”,杭州美甲师小莫却甘之如饴。

受春节大众“变美”需求持续旺盛影响,小莫就职的美甲、美睫一体店出现了爆单的情况。据她介绍,自1月中旬开始,通过线上、线下渠道向咨询做美甲的客人就逐渐多了起来。为了承接住订单,业务高峰期,小莫常常在工位上一坐就是一天。“赶上最忙的时候,只能趁着客人来往的间隙啃面包充饥,然后继续做指甲。”

每天上班时长接近12个小时,“累到回家倒头就能睡着”成了小莫在春节期间的工作感受,但她表示“痛并快乐着”。

爆单的忙碌为小莫带来了高于平常的收入。她所就职的美甲店按照项目收费,除了最低售价为148元的基础甲胶外,贴甲片、做款式、贴钻、做建构等都需要另行收费,做一套完整的美甲,一位顾客的花费约在500元~800元之间,在杭州的美甲店中属于中高价位。

相应地,美甲师的报酬也略高于其他平价美甲店。据小莫估算,仅今年2月前4天,店内流水已经超过3万元。加上底薪和提成,这4天她的日薪约在1000元以上。

春节是美甲行业的传统业绩旺季,但今年市场的火热程度超乎预期。

小莫告诉《天下网商》,她所在的美甲店原定于2月8号放春节假,由于预约的客人太多,店里临时将放假时间调整为2月10号。

然而,即便将放假时间往后延长,也承接不住全部订单,“本来店里也做美睫,最近美甲订单太多,美睫的预约不接了。店里有三个美甲师,大年三十前时间全部排满,还是有很多熟客都没预约上。”

不止小莫所在的美甲店,“供不应求”是整个杭州乃至全国各地美甲店的现状。

抖音、美团等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自1月开始,美甲的搜索量同比出现大幅上涨。《天下网商》搜索发现,在此期间,杭州多家美甲店的多个美甲团购链接周销量显示高达上万单。

由于生意火爆,全国各地部分美甲店要求在美甲费用的基础上加收手工费、过节费等,这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成为热议话题。

社交媒体上,有部分消费者对美甲店节前加收费用表示不满,但美甲生意依然火爆。Hismile美甲品牌运营总监朱豪告诉《天下网商》,2月上旬,品牌开在杭州的4家店铺月流水均值已经达到6万元。


化妆师:月接23单跟妆,收入约4万

和美甲行业相比,化妆行业在春节“搞钱”这件事上受到的关注明显更少,但就“搞钱”力度而言,帮人化妆这门生意并不逊色于美甲。

因为热爱化妆,方蕾在两年前成为一名自由化妆师。她告诉《天下网商》,春节是婚礼跟妆需求高峰期,只要能找到客户,这段时间化妆师的收入相当可观。

据方蕾透露,2024开年至今,她已经接了29单婚礼跟妆。由于长居厦门,福建是她接单的大本营。“1月接了23单,2月到现在接了6单,大部分都在福建省内。”如果价格合适,方蕾也不介意去到全国各地,“上个月刚刚服务了一个重庆的新娘。”

当《天下网商》问及具体收入时,方蕾并未正面回答。不过,她朋友圈发布的报价表显示,按档次划分,一次婚礼跟妆的收费在1688元~2588元之间。以此估算,方蕾1月营收约在4万元左右,2月至今至少赚了1万元。

如何找到目标客户?在万物皆电商的年代,会利用社交媒体很关键。

作为一名自由化妆师,方蕾在小红书、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开设了专门用于揽客的账号。每服务一个新娘,她都会在这些账号上发布相应的美照和视频,以此吸引有需求的客户自动上门。与此同时,她也会定时在社交媒体上搜索#婚礼跟妆#相关词条,主动寻找潜在客户。

一旦找到目标客户,技术和价格就成了客户做出选择的核心考量因素。

在方蕾看来,就婚礼跟妆而言,大部分化妆师画出的妆面差距并不大,价格才是大家竞争的主战场。方蕾设置的婚礼跟妆最低价为1680元,恰好低于同一地区的大部分同行,而相比一些中高端婚礼跟妆8000元~10000元一天的价格,方蕾的价格很有竞争力。

自我营销加上价格优势,方蕾找到目标客户的过程相对轻松。

拜年也催生了新需求,一些熟客向方蕾询问大年初一能否上门化妆,她拒绝了,称自己也要“过个好年”。

而在大年初三过后,2月方蕾还有5个婚礼跟妆的工作需要完成,再往后,直到五一前这段时间,几乎接不到和婚礼跟妆有关的工作。她告诉《天下网商》,婚礼跟妆赚的就是节假日的钱,离节假日越远,相关工作越难接。


美发师:档期排满,50平小店日出60单

作为传统“过年变美三件套”之一,美发对提升个人形象有所帮助,且带有“从头来过”的美好寓意,因此被很多消费者列入春节必做清单,美发行业也在春节期间迎来了消费高峰。

小红书上,打上#过年三件套#、#过年烫发#、#过年美发#、#过年染发#等标签的笔记超过25万篇。点进相关话题,有人配上成功美发照片,分享与“托尼”沟通的经验,也有无数曾在春节美发失败、不得不顶着一头糟糕发型过完假期的“前人”苦口婆心劝告后来者慎重,参与话题的人仍然源源不断。

2018年,资深美发师张涛在深圳龙岗开了一间面积在50平方米左右的美发店,几乎和小莫所就职的美甲店一样,自1月中旬开始,张涛的美发店就一直处于约满的状态。据他介绍,“烫发和染发的预约最多,其次是剪发。”

2月上旬,张涛的美发店日均出单量一直保持在60单左右。他告诉《天下网商》,剪发用时少,在加快速度的情况下,女性洗剪吹大概需要花费1个半小时左右,男性需要话花费1小时左右;烫发和染发花费的时间较长,用时最短也需要3个小时以上。

“加上我自己,店里一共有4个美发师。一天下来,一个美发师最多能服务15个客人,日均60单已经是极限。”

受春节期间美发生意火爆影响,前段时间,全国各地陆续传出美发店涨价、限制本地生活平台团购券在春节期间使用、加收过节费等消息。

受此启发,忙不过来的张涛在朋友圈发了一则通知,宣布将春节期间男女士剪发价格分别提升至60、70元,染发、烫发则不涨价,以此减少春节期间的剪发业务,专注于利润空间较大的染发、烫发业务。


春节“搞钱”良机背后

春节“变美三件套”生意爆发,让不少美业人赚到了一桶金,也让很多想要入局美业的人跃跃欲试。

但需要注意的是,最近几年,中国从事美业的商家数量正在持续增长。以美甲为例,企查查数据显示,2023年国内新增涵盖“美甲”业务的企业40.09万家,同比增长52%,现存美甲相关公司共计131.49万家;社交平台上,一直不乏化妆师群体对外表达当前市场供大于求等,甚至渴望改变、寻求转行的诉求;另据天眼查数据,截至目前,全国范围内涵盖“美发”业务的企业也已经超过195万家。

无论是美甲、化妆,还是美发行业,玩家增多的情况下,竞争也在走向升级,获客难度也将越来越大。在春节期间实现迅速盈利背后,有“节日经济”的助推,更有在平销期美业从业人员所付出的辛勤劳动和客群积累。

与其他经济模式不同,美业是一门体验式经济,高度依赖用户满意,在通过“过年”这一消费场景获得用户后,还需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持续保持优势,才能实现生意长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天下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