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

公告

记录互联网商业的人物和故事。

统计

今日访问:1089

总访问量:4186156

北大保安辞职创业,6年拿下多个类目第一

02月20日 09:11

评论数(0)

快速滑行、Carving(一个滑板动作)、鬼走、津燕……钱塘江畔,小妙迎风而行;与之同步滑行的是半雅——一位90后河北男生,他“驾驶着”拍摄机器紧跟在小妙身后,记录下小妙帅气、流畅的片段。

这些视频被发布在抖音、视频号上,成为了不少女生的心之所向。

半雅和小妙,在十几年前因滑板结识,现在他们是淘宝店“逆山极限”的老板和老板娘。过去两年,“逆山极限”连续拿下多个滑板细分类目第一,并摘得“2023年度淘宝十大掌柜”的称号。

值得关注的是,在逆山的客群中,女性占比近七成——有穿着洛丽塔服饰玩长板的女孩,也有穿着汉服滑行的女孩,又仙又飒。

逆山出圈的背后,不仅是这对滑手夫妻创业路的阶段性胜利,更是滑板这一产品在中国市场的阶段性成就。2022年春天,滑板在中国市场迎来爆发——其分支陆冲板在小红书的搜索涨幅超300%;在天猫国际,进口滑板的销售额同比呈三位数增长。

如今,滑板运动在中国已不再小众,我们看到了一些代表力量——

比如谷爱凌、苏翊鸣这些叱咤雪场的奥运冠军,在私下就是滑板运动的爱好者;又比如不少城市公园里增加了滑板专区,傍晚时分成为附近运动达人的聚集地。还有像半雅、小妙这样“将热爱变成事业”的创业者,他们从北京西单一路滑到杭州九堡客运中心,钉上一个个根据地。


从北大保安到“流浪”滑手

高二被迫辍学的半雅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天赋异禀是“迎风滑行”。

他的第一块滑板,是2007年在山东一家超市花了90多元买的,“玩了一个月就断了,但很感兴趣。”接下来的日子里,打工是常态,滑板是“密友”。他在河北邯郸老家的工地扛过十斤重的砖,也在饭店干过半年厨师,还学过针灸、推拿。最后一站是经人介绍来到北京,成为北大图书馆的保安。他说,那一年半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空时他便上网看滑板视频,眼睛学会了不够,下班后带着板去西单实战——2008年的北京西单,是不少本地滑手们的聚集地。

“何不试试卖滑板,将兴趣转化成生意?”创业的念头开始浮现,半雅尝试在北京一家滑板店拿货卖上网,一单赚几十块,类似当下的一件代发。或许是天生不羁爱自由的性格驱使,他干脆辞掉北大的工作,揣着攒下来的几百块,背上滑板和行囊一路向南。

那时,半雅还进了滑板爱好者的社群,年轻人们总在QQ群里谈天说地。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群友也成为了半雅接下来“流浪”的支持,他的滑板在成都、广州等地都留着痕迹,有时候他还能在滑友家蹭住。尽管钱包吃紧,一天有时只吃一顿饭,居无定所,但自由自在的空气依然让他快乐。

山东某朋友的网吧是他的中间站,半雅在那做网管,也因此在网上结识了一位成都经营滑板生意的朋友。于是在2010年秋天,半雅又开始淘宝滑板生意,每单赚100元-200元,月入1000多元。

“流浪”的过程中,他还遇到了现在的妻子小妙。小妙出生在拥有经商基础的潮汕家庭,当时,她提出如果要做电商必须来杭州,她看了不少马云的演讲,对他感知深刻。

2012年,他们来到杭州,一边做网店,从卖漂移板起步,一个月利润就有两三万;另一边,他们开始在本地寻找同盟,几乎每天都准时出现在西城广场或者西湖文化广场,而后轨迹延伸至九堡客运中心,人多的时候,能聚集上百位滑手。


一块平价长板

十年前的中国滑板市场,被Loaded、Landyachtz、Rayne 等国际品牌垄断。一直在做国际品牌代理商的半雅开始思考一个更宏大的命题——他们能否创造一个中国的滑板品牌。

从经销商转型自主品牌的过程是曲折的。用小妙的话讲,不仅没赚钱,还交了很多年学费,并且因为理念不合与另一位合伙人分道扬镳,但她很坚持,“中国制造带来的性价比,可以降低滑板这项运动的门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

2018年夏天,逆山极限诞生,“以梦为鹿”是品牌第一个主打系列。没想到,这个“后生仔”一上场,就成了这一小众行业的搅局者。

他们做的第一个动作是圈定滑板中“长板”这一品类,“因为长板最简单,初学者学15分钟就能上手。”半雅认为,要让更多人了解滑板运动,一定要容易学。其次,他们尝试将舶来品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在版画上融入中国元素——敦煌壁画上的“九色鹿”成了他们的模特,他们找来中国美院的画师合作,一连画了五稿,最终诞生“以梦为鹿”系列,半雅将这些未被pick(选中)的画师手稿装裱起来,挂在逆山的门店里。

对国风的趋势追逐,逆山一直未停歇。他们又陆续推出以玄龟、青鸾、仙鹤、白狐等出自《山海经》里的异兽为原型的“逆山系列”,在滑板市场多是英文潮酷风的当年,逆山格外抢眼。

在定价上,他们选择了低于国际品牌近一半的价格段。例如逆山系列的长板,全套产品定价在890元,2019年恰逢国潮兴起,该系列一款单色卖出1000多套,月营业额就近90万;又如逆山的“九梦”系列主打青少年群体,定价在更为亲民的730元,在商品评论区,不少家长前来晒单。

价格力的背后,是品牌与中国供应链的磨合,“我们刚开始转型做自主产品的时候,全国能做的只有一家东莞的工厂,但当时老板只做过漂移板还没做过长板。”小妙告诉《天下网商》,前期造品的过程很难,国内工厂缺少开模机器,也不会做,“很多老板不愿意尝试,因为投入高,每一次开模就是2万,我们前期打样就花了很多钱。”

如果说平价国风长板让逆山实现了圈内的一战成名,那么抓住了陆冲板这一单品则奠定了他们的品牌地位。

2022年,陆冲板成为了滑雪平替、冲浪代餐,并迅速在社交媒体引爆。四年前,半雅就增加了陆冲板的品类,他的理由是——中年人需要一个“刺激且温和”的滑板项目,陆冲板就是最佳选项。2018年,逆山就已引入Yow、Slide这些陆冲板品牌,“我们是中国首家引入西班牙品牌Yow的店铺。”半雅说。陆冲板突然的爆发,也为逆山极限送去了流量和粉丝,“2022年我们拿下了淘宝陆冲板的品类第一,当年年销售额突破3000万。”


“我们的店员全拿过冠军”

逆山极限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群正极的圈内人,不断吸引着圈外负极的滑友,大家一起从质疑滑板,到理解滑板,再到痴迷滑板。

滑板是一项专业运动,逆山在杭州有两家门店,招募店员的标准是“得在比赛中拿过冠军,且要有耐心。”小妙说,他们拱墅店的店长是内蒙古的滑板一哥,在当地的滑板比赛中把冠军拿了个遍,“我们还有一位店员是中国女子平地之王。”在逆山的商业版块里,除了产品的销售,还有一块是培训,他们所有的店员都身兼教练会参与教学任务。这就好像Lululemon的店员大多拥有多年瑜伽背景,在内部被他们称为“教育者(Educator)”,而非销售员。“教育者”工作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要与客人互动、分享和讨论产品的技术和创新。

为了打出逆山的名号,他们不断在滑板圈渗透,比如参与赛事赞助和滑手的赞助活动。尤其在滑手赞助上,逆山会给一批滑手提供产品,并帮助他们在社交媒体经营自己。例如在小红书上拥有20万粉丝的慧慧HiHi,就是逆山在赞助的运动KOL,这位23岁的女孩不仅酷爱滑板,还是滑雪好手,几乎每个视频下都有追随者。

通过这批KOL的“代言”,逆山实现了更多曝光。当然,逆山最大的KOL或许还是小妙自己,这位从高中就开始玩滑板的女孩,现在是逆山的运营者兼模特。在刚流行视频时,她的美拍账号就累计了17万粉丝,不少女生因为看了她的滑行进而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块滑板,直到现在,逆山短视频里的主角还是小妙。2018年,几则小妙在九堡客运中心玩滑板的视频爆了,近50万的点赞、4700多条留言,在感叹小妙的丝滑之余大家都在赞叹摄影师的技术,“粉丝从几千一下涨了十几万。”半雅说。

在逆山的视频内容里,大部分都以女性视角描绘,你会看到穿着洛丽塔裙踏着长板飞驰的少女,也会看到穿着马面裙英气飒爽的滑手,“我父母从小就觉得滑板是街头男孩玩的,但其实我想说女生也可以玩,想改变这种性别的偏见。”从运动圈,再到二次元、三坑、汉服圈,逆山不断破圈,收获近10万粉丝,七成为女性。

曾被看作是地下亚文化的滑板,正在“去亚”走入主流文化圈。2019年敦煌博物馆发布了一款联名滑板,敦煌博物馆的淘宝店一度被挤爆,滑板被一抢而空。近期,香奈儿发布了一款陆冲板,这款产品也正在成为柜姐们的新流量密码。

在杭州下沙的逆山门店里,放着几块有明星签名的板,李晨、朱丹、张震岳、任贤齐等艺人都曾踏上“逆山”而行。半雅将它们“标记”在门口,作为他们的里程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天下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