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潮评论

电商激荡20年(1):线上打劫线下是最大的不公平?

09月23日 14:48

评论数(0)

电商激荡20年(1):线上打劫线下是最大的不公平?

淘宝拼多多京东 _4_

出品/联商专栏

撰文/无名

出乎意料与意料之中,近期的两篇文章为我带来了巨大的反思:

·出乎意料的是那篇“那些多元化的企业现在都怎么样了?”,我其实对它寄予厚望,认为这是一篇具有一定深度与警示意义的个人佳作,相信能引起大家的普遍关注与反思。但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似乎却是近半年来反响最低迷的一篇文章,从阅读数据就能看出一二;

·意料之中的是那篇“互联网思维改造了超市,也改残了超市”,它确实引起了较大范围的关注与探讨、甚至争论,甚至真实波及到我的身边——一位大哥看完这篇文章后,特与我就这一话题展开了全面而又深度的论辩,我们的观点旗帜鲜明且针锋相对,最后的结果是“谁都没说服谁”,但我想我们也因此均完善了各自的观点。

而这“出乎意料”与“意料之中”实质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比如虽然“多元化企业反思”那篇出乎意料的未引起预期反响,但也与意料之中的“集体浮躁焦虑情绪”高度一致;虽然“互联网改残了超市”那篇意料之中的引起较大范围影响,但也出乎意料的深度与多元。而这也引起了我更为深刻的思考,之所以用“深刻”形容,因为确实越想越想到了点什么。

所以,此篇应运而生。这篇更多是对互联网,尤其是电商在我国极速发展的冷思考。开始之前先说一个前提:我不反技术与互联网,而是反“无所不能的极端神话”。

一、电商的不公平竞争究竟“不公平”在哪?

从电商诞生开始,准确地说是“淘宝”横空出世算起,关于“不公平竞争”的争论就从未停过。最近争论声似乎“小”了点,但这主要并不是因为什么“融合”,而是一方已经基本“缴枪投降”了。那线上电商对线下实体的不公平竞争,究竟不公平在哪?其实我最近才真正想明白:不是在价格,而是“一方被另一方打劫了”。

有时“灵光一闪”确实非常神奇,就像我在想究竟用什么词能最简单且精准描述“不公平竞争的形式”时,“打劫”二字忽然就这么蹦出来了,但其实“抢劫”或许更准确一些。

之前我一直认为“电商是用价格屠刀实现不公平竞争,且由于双方的成本差异巨大,所以更加不公平”,但现在想来还是太浅了,实质其实是“线下实体被线上电商给抢劫了,即把对方即将到手的胜利果实一下抢走了”。是不是没理解?先回想一下消费者购物的大体流程:

去实体店逛逛——进入品牌选择试穿——上网比价——发现同品网上价格更低——在网上下单。

线下实体被称为“试衣间”就是这么来的,而这其实也是消费者购物的基本流程——游逛、挑选、试穿、议价、成交。但大家需要明白的是:每一个步骤都意味着成本,之于卖方没有成本的反而是“成交”,因为成交是结果,之前所有的铺垫都是为了成交。再分解一下:

·游逛意味着要有一个店铺,意味着租金、装修、水电等物业费用及各项硬件成本;

·挑选、试穿与议价需要导购人员进行服务,意味着人工成本;

换言之,所有成本都由线下实体承担了,而最终的结果却被电商给拿走了,这不是抢劫又是什么?还有比这个更“抢劫”的抢劫吗?所以,即便线上与线下同价都不是公平竞争的,没有线下的铺垫,怎么有线上的成交?大家都说线上便宜,但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刘强东先生的一次内部讲话其实很一针见血,实体的成本何止是“台面上”的那些,“台面下”的更多,和电商根本就不在同一起跑线上……

也许看到这你终于找到了驳斥我的强力观点:这不正说明“线上电商是效率更高的吗?线上取代线下不正代表着一种巨大进步吗?”谢谢你的反驳,因为这为我接下来的“证据”提供了更好的铺垫。

二、发明互联网与电商的欧美列强究竟傻不傻?

曾几何时,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一位中国互联网人在一位英国爵士面前显摆中国互联网与电商发展多么迅猛时,那位英国爵士忽然反问到:“请问,您有没有想过——互联网不是你们中国发明的,电商也不是你们发明的,但为什么发明它们的国家却在有意控制它们的发展,是我们傻吗?”当年大家对这个段子的反应更偏向于“他们确实傻,反应迟钝、看不清大势,抓不住机会”;但现在看似乎反过来了,你只要看一下当下国内整体经济形势与结构、尤其中产焦虑似乎就会发现——人家不仅不傻,而且非常有“远见”。

据说那位英国爵士之后是这样自问自答的:“之所以我们限制电商发展,是因为它会冲击线下实体,尤其临街商铺,而一个商铺即代表着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如果把它们冲垮了,那么意味着大量中产阶级家庭的破产。所以必须要对它们进行限制。”

回看当下我国,难道这不是现实写照吗?当下以及未来最不值钱的或许就是临街商铺了,你随便看看之前的那些由小商铺构成的商街,现在都是什么情况?几乎大面积空着;曾经口口相传的“一铺养三代”,现在成了什么?我想买商铺的“亲”肠子都悔青了吧!就像与我争论“电商与实体”且旗帜鲜明拥护电商发展的那位大哥,当我问及“您曾经重金购买的寸土寸金的科技街商铺现在怎么样了?”,他不禁语塞,我想已经说明了一切。

现在谁不知道“在我国商铺与住宅价格严重倒挂”?但再想想那位英国爵士的话:一个商铺意味着一个中产阶级家庭,难道不是吗?在我国即便达不到“中产阶级”水平,但确实对应的是一个个家庭单位,可现在呢?几乎整体被冲垮了。

你也许会说,现在都调结构了,都转向餐饮与生活服务了。现状确实如此,但我想再反问一句:餐饮与百货类的数量及需求能比吗?生活服务就更不用说了,而且现在在疫情冲击下,似乎被冲得最猛的就是餐饮了,你只要随便找一个当下正在经营的临街餐饮老板聊两句,究竟什么情况,你基本就明白了。

与此同时,电商有没有解决那些被它冲垮了的行业的就业问题?似乎不仅没解决,而且根本就解决不了。说句实在话:如果真学习好,有其他更好出路,谁去干那些小买卖啊?电商本就对应的是那批有一定能力、意识与技术的人的,根本就不是那些临街商铺小家庭能玩得转的;另一方面,之后以阿里为代表的电商平台越来越“迷失初心”,相信现在连他们自己都不信“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句话了……也对,也可能是咱们理解错了,人家这句话本就是说给自己的,现在他们的生意是越来越好做了,但天下的生意却真的越来越难做了…

其实现在看来,几乎所有互联网平台都是一个套路:就像“网约车平台之于出租车司机”,开始让你感觉出现“有钱任性的地主家的傻儿子”了,之后当它做大了之后才发现,人家根本不傻,而且比其传统地主爹更狠,不仅要抢你饭碗,那是连锅都给你一块儿端了的主。

你大可对照一下所有互联网平台,看看哪个不是这么干的?它们不过利用人性底层的贪婪与惰性来麻痹你,既而谋求垄断势力再全部收割。几乎每个互联网平台都是为垄断而生的,只是都披上了一层“助力行业升级的皮”。但由于互联网无地域、时间限制的特点,它的破坏力与影响力是极为巨大与具伪装性的。

实体企业的垄断你发现可以罚它或“肢解”它,但互联网就不一样了,因为那更像是一种“寄生式绑架”:当你回过味来,它已成为了一种大众习惯的生活方式,你要强扭就是与大众为敌,你敢整治、矫枉过正那就是“开倒车”。就像我这篇文章一样,我相信发出来后就会引起一众智者的口诛笔伐、不屑鄙视,但我确实不否认:我说的只是一家之言,且由于是实体从业者,所以必然偏颇且带有一定情绪的。您放开说就行,我接受并感谢。

但有一点我想和智者们赌一下:假设再这样放纵电商冲击实体,再允许这种抢劫式不公平竞争的存在,那么之后的经济将遇到更为巨大的问题,且将会涉及基础民生问题。

只不过它造成的危害难道就这些吗?那也确实太看不起它们了。为了保证您的观看适宜度及我能彻底、全面得讲明白,看来不得不再来个“连续剧”了。对了,难道这不也正是互联网带来的影响吗?一切皆成“碎片”了,我想请问现在能静下心来看完一本书的人还有多少?

好了,再说就又控制不住了,咱下期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联商网立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