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Insight

连线Insight

公告

产业升级创新者的聚集地。

统计

今日访问:924

总访问量:14888393

“AIGC第一股”,给出门问问带来的是光环还是压力?

04月25日 15:18

评论数(0)

文/卢倩莹

编辑/陈锋

4月24日,人工智能公司出门问问(2438.HK)在 港交所 主板挂牌上市,成为港股“AIGC第一股”。 

不过挂牌首日,出门问问“出师不利”,2.98港元的开盘价较发行价3.8港元跌了21.6%。截至24日港股收盘,出门问问股价收报3.68港元,跌幅为3.16%,市值为54.89亿港元。 

出门问问成立于2012年,由李志飞创办。李志飞有着深厚的技术背景,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计算机系博士,曾是Google总部的科学家、自然语言处理及人工智能专家,创办出门问问之前,他已经创业十年,主导开发过语音助手、智能硬件等产品。 

创业之初,出门问问切入语音搜索赛道。随后几年,它开始涉足智能设备硬件领域,推出多款耳机、手表和智能车载设备等产品。 

直到2020年AI风头再起,出门问问再次转换方向,切入到生成式AI领域,后来陆续推出自研大模型和AIGC应用。 

不过,上市首日即破发背后,如今顶着“AIGC第一股”光环的出门问问,同样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一方面,AIGC赛道拥挤,创业者与金钱大量涌入,出门问问尽管率先上市,但它此前在资本市场的存在感并不强,接下来也要面临到更加残酷的市场竞争中。 

IT桔子数据显示,去年AIGC领域投资事件共有201件,投资金额超1654亿元。而出门问问似乎遭到投资机构的冷落,上市前最新一笔D-2轮融资发生在2019年,融资规模约为1亿美元。 

另一方面,经过去年的“百模大战”,现在市面上的大模型和AIGC相关应用眼花缭乱,各家企业进入商业化落地的比拼阶段,而率先上市的出门问问,其在商业化上面临的考验将更加迫切。

目前,出门问问的AIGC产品已率先实现商业化,在市场上占有一定优势。2022年,公司AIGC解决方案收入在市场排名第一,市场份额达9.0%。然而,当前中国的AIGC市场相对分散,据灼识咨询报告,领先的五大市场参与者在收入方面仅约占13.8%。这也就意味着竞争才开始不久,市场格局还在变动中。 

总结来看,对出门问问而言,上市仅仅是个开始,接下来如何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做好技术研发、产品迭代、商业化落地等等,都是需要直面的问题。

1、出门问问,必须搏一搏上市

2020年以前,出门问问还称不上是一家AI公司。 从2012年成立至2020年,出门问问处于频繁切换赛道的阶段。 

2013年,出门问问推出了第一款产品语音助手“小问”,2014年后,其开始布局智能设备领域,持续推出了智能手表、智能音箱等系列产品。 

再到2016年,出门问问开始尝试进军汽车智能化场景,推出智能车载产品和系统。次年,公司获得来自大众汽车集团的1.8亿美元融资,还与大众共同成立合资企业Mobvoi JV。 

此后,出门问问开启了扩张模式,在2018年提出AI新零售战略,开设了20家线下智能体验店。不过这轮扩张并不顺利,据《创业邦》报道,2019年公司规模大幅收缩,停掉多条产品线,线下门店也悉数关闭。 

直到2020年,出门问问将重心转向了AIGC。那年初的年会上,李志飞第一次和团队提到了“生成式AI是未来”。

接下来恰逢AI赛道迎来热潮,出门问问加速了其AI布局,推出了两款AIGC产品,并发布通用大模型“UCLAI”,随后升级为“序列猴子”多模态大模型。 

图源招股书

目前,出门问问的业务版图分为三块:智能设备及配件、AI企业解决方案,以及AIGC解决方案,后两者又统一划归为AI软件解决方案。根据招股书,最近三年中,这三大业务板块的收入占比发生了显著变动。 

2021年,智能设备业务占据了公司收入的绝大部分,高达85%。然而,在2022年,AI企业解决方案的收入占比突然增长至52.6%,与前一年相比增长了四倍。在2023年,这一比例依然保持在44.5%的高位。 

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出门问问正加速完成赛道切换,变成一家AI公司。 

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出门问问面临的资金压力更大了。

首先,2023年以来,从“百模大战”到应用层生态的“百花齐放”,AIGC产业在加速进化,这对应的是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大模型、越来越多的AIGC相关应用。 

据投中网报道,目前国内发布的大模型数量超过了300个,同时已经有超过40款AI大模型产品获得了备案审批。这些产品涵盖了多个企业和应用领域,包括但不限于教育、电商、数字人、问答社区等。 

目前来看,出门问问的市场存在感并不强。与其相比,被称为“新AI四小龙”的智谱、月之暗面、MiniMax、百川智能,显然声量更高,也更受资本青睐。 

在招股书中,出门问问也提到,公司在AI行业面临着激烈竞争,特别是某些领先的技术公司,已表示有意通过价格竞争来赢得AIGC市场份额。 

其次,AIGC赛道目前仍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对赛道内的每一个玩家而言,都需要走过从技术到产品落地、再到商业化的市场验证路径,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 

在这一层面来看,出门问问也压力巨大。 

这次港股IPO之前,出门问问的上一轮融资还是在2019年,在那之前,其完成了七轮融资,总额达到2.55亿美元,估值达到7.75亿美元。 

做个对比,“新AI四小龙”之一的月之暗面,自2023年3月成立至今,短短一年时间里,已经完成了合计13亿美元的融资。 

因此,在资本层面并不是宠儿的出门问问,确实必须要搏一搏上市,因为它需要募资去做研发和抢市场。

在这场技术军备竞赛中,出门问问的研发投入也在逐年攀升。 

根据招股书,从2021年至2023年,公司的研发开支从0.92亿元上涨至1.55亿,去年的投入已经达到了总收入的30.5%。高额研发费用的另一边,却是相对紧张的资金链,近三年,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在同期内波动于1.32亿元至1.44亿元之间。 

综合以上几点来看,对出门问问而言,这次的上市尤为关键,能为它补充“弹药”,以更好应对市场竞争。 

本次上市,出门问问募资净额为2.67亿港元,其中,约44.3%将用来持续提高建模技术,以进行模型训练,以及通过引进优秀的技术和人才,对底层基础模型进行垂直优化。 

2、“AIGC第一股”,是光环更是压力

“AIGC第一股”的名头固然是光环,但对当下的出门问问而言,更多的可能是压力。

出门问问至今还未实现盈利,2021年至2023年,其营收分别为人民币3.98亿元、5.00亿元、5.07亿元,归属于公司权益股东的年内全面亏损总额分别为2.05亿元、9.86亿元、8.67亿元,三年亏损总额超过20亿元。 

从商业模式来看,出门问问目前的受众群体主要分为内容创作者和中小型企业两大类。 

其中,内容创作者又被称为PC端用户(professional consumer),区别于更广泛的C端用户,前者更为专业且愿意为创作付费。针对此类群体,公司提供AIGC产品付费订阅服务,例如语音生成、视频生成等功能,具体对应的是短视频、有声阅读、新闻播报等应用场景。 

图源出门问问官方微信公众号 

面向B端,出门问问则主要提供AI语音交互解决方案、智能客服解决方案和虚拟播报数字人解决方案三种服务。 

对于这两条商业化路径,出门问问副总裁李维曾对媒体表示,出门问问作为中小型公司,在数据和用户规模上无法跟大厂比拼,这样的选择是有意避免与巨头正面交锋。 

“如果产品对用户来说不是必需品,就会难以转化为付费用户,所以出门问问瞄准的是内容创作者,他们赚钱了才愿意把钱的一部分用来购买平台服务。”在提到公司的AIGC产品为何没有完全向终端消费者免费开放时,李维如此说道。 

目前,从营收结构来看,“AI软件解决方案”过去三年里贡献的收入占比在逐年上升,2021-2023年,贡献比例分别为15.0%、60.6%、67.7%。与此对应的是,智能设备及其他硬件贡献的收入占比在持续缩小。 

拆分来看,面向C端用户,出门问问提供的AIGC解决方案营收过去三年里分别为680万元、3990万元、1.18亿元,占公司营收占比分别为1.7%、8.0%、23.2%。 

目前,公司的累计付费用户约为80万名。 

面向B端企业客户,出门问问提供的AI企业解决方案,过去三年里分别贡献了5270万元、2.63亿元、2.26亿元,占公司营收占比分别为13.3%、52.6%、44.5%。 

但值得注意的是,出门问问目前在AIGC方向累计的企业客户并不多,仅有100多家。 

在这背后,出门问问还面临着一道风险,即过于依赖大客户。

过去三年里,公司前五大客户贡献的收入占比分别为37.0%、62.8%、49.9%。其中大众汽车连续两年为出门问问贡献了最多营收,分别贡献了总收入的42.6%及27.4%。 

而比起尚不稳定的营收结构、过于依赖大客户的潜在风险,出门问问面临的更严峻的一道考验在于,其技术实力当前并不具备领先优势。 

3月18日,月之暗面的kimi智能助手宣布支持200万上下文输入。消息一经公布,kimi很快便火爆出圈,一度因为服务器拥堵导致宕机而冲上热搜。 

kimi破圈后,大厂也抓紧加速跟进。不久后,阿里旗下的通义千问就宣布开放最高1000万字的长文本处理能力,文心一言发出预告称长文本处理功能即将升级至200万-500万字。360也表示360智脑正在进行500万字长文本处理功能的内测。 

而在这一轮长文本PK中,出门问问并未参与其中。一方面,由于公司的通用大模型综合能力难与大厂和头部企业匹敌。另一方面,公司的核心技术是AI语音,在长上下文窗口技术方面并不突出。 

放眼看来,在整个AIGC的竞速赛里,出门问问的存在感并不强。

3、上市只是起点,出门问问还要加速补课

尽管已经率先上市,出门问问要补的课还不少。

在大模型的布局上,出门问问已经落后一截。去年4月,出门问问宣布开启自研大型语言模型“序列猴子”以及系列产品服务内测。 

而直到同年11月,出门问问才将序列猴子向公众开放。据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截止到2023年10月,国内公开的大模型数量已经达到了238个,行业整体呈井喷态势。 

至于模型水平的综合能力,在去年的发布会上,李志飞给自家模型打出了50分。据媒体报道,李志飞坦言“如果说GPT-4是100分,我们的模型只有50分,虽然还有差距,但看到了上哈佛的希望。” 

出门问问自研大模型“序列猴子”,图源出门问问官网 

具体模型参数量方面,据《晚点LatePost》报道,出门问问所研发的AI大模型最终停留在 60 亿参数量,而如今从业者普遍认为400 亿-500亿参数量级是模型能力“涌现”的门槛。相比之下,文心一言在2021年的3.0版本已是百亿级别参数,而月之暗面的大模型参数更是已经到达千亿级别。 

由此可见,出门问问的AI大模型的技术方面与同行相比,仍难望其项背。它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技术实力,才能配得上“AIGC第一股”的光环。 

除了产品竞争力不足外,在商业化层面,出门问问还面临着应用场景不够广阔、受众群体狭窄等难题。

目前,公司面向创作者的产品矩阵中包含四款产品,分别为AI写作平台“奇妙文”、AI绘画平台“言之画”、AI配音平台“魔音工坊”、数字人视频与直播平台“奇妙元”。 

其中,公司商业化最成功的应用是“魔音工坊”,目前拥有超过800万用户,约60万付费用户,该规模还有待进一步扩大。 

对比来看,无论是应用功能类别还是产品数量上,与同行企业相比,出门问问还存在着较大差距。 

比如去年,科大讯飞推出AIGC内容创作平台,包括讯飞智作和讯飞音乐的词曲家平台等产品。讯飞智作平台提供AI配音、虚拟人音视频播报、声音定制、形象定制等服务,而词曲家平台则面向词曲作者和采买方,提供辅助作词、辅助作曲和歌曲试音、质量分析等AI辅助工具。 

在B端方面,公司的所提供的大部分解决方案仍然主要基于语音识别交互技术,例如定制化音库、嵌入式语音交互、智能化可穿戴设备和语音对话机器人等。 

官网显示,其解决方案的应用场景主要集中在智能终端、智能客服、会议转写系统等方面,这导致所覆盖行业在一定程度上比较受限,主要还是集中在AIoT和汽车等行业。 

总体而言,出门问问目前所提供服务有限,应用场景还不够多元化,难以切入其他落地场景和行业,进而导致难以触达到更广泛的客户群体。

但出门问问还有时间和机会,国内AIGC市场仍在飞速增长。根据灼识咨询报告,到2027年,中国AIGC市场的潜在市场总量预计将超过约1000亿元。 

在强敌环伺的战场上,出门问问需要抓紧时间抢占更多份额。 

(本文头图来源于出门问问官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连线Ins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