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公告

关注新零售、电商、3C及周边。微信:chisinson0512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8008

总访问量:20533409

那个永远追风口的趣店,又对预制菜下手了

06月16日

评论数(0)

出品/联商网

撰文/林平

靠校园贷起家,连续十个季度营收增速下滑的趣店,再一次追逐风口,这次是看上了预制菜。

自6月7日开始,趣店创始人罗敏便以抖音直播方式为预制菜业务造势。不过,几场下来并未掀起太大浪花,高峰时期在线人数仅数千人。

6月15日晚,罗敏再次为趣店预制菜业务站台直播,上架的链接主要有花胶鸡、小炒黄牛肉、肥肠鸡火锅等,价格在19.9-49.9之间,最贵的一款产品是九大新品硬菜组合,售价249元。

目前,罗敏抖音账号“趣店罗老板”的粉丝仅有6.8万。或许是看到了俞敏洪东方甄选直播带货的大火,罗敏在介绍商品时,也穿插了相关知识点介绍。从在线人数看,超过了2万人,与此前直播数据相比,有了较大提升。

说罗敏是一个时时刻刻追逐风口的人,并不为过。不断变换业务的背后是,趣店业绩一路下滑,深陷泥淖。

业绩双降,营收连续十个季度同比下滑

趣店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期内实现营收2.02亿元,同比下滑6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43亿元,上年同期则实现净利润4.78亿元。

可以看出其营收、利润均出现双降。

拉长时间来看,这也是其营收连续十个季度同比下滑,净利润连续三个季度亏损。

财报信息显示,2021年第三、四季度,趣店净亏损分别为9417万元和6599万元,非美会计准则下的净亏损分别为9910万元和5930万元。

目前以借款为主的融资收入,仍然是趣店的主要收入来源。截至2022年3月31日,趣店贷款账面业务的未偿还借款人数量从2021年12月31日的270万减少到260万,降幅为3.5%。

截至2022年3月31日,趣店贷款账面业务贷款余额由2021年12月31日的26亿元下降41.3%至15亿元。该季度,趣店贷款账面业务交易金额为21亿元,较2021年第四季度下降29.8%。

整体来看,趣店主营业务相关指标都在收缩。

趣店创立于2014年3月,于2017年10月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价最高触及每股35.45美元,市值曾突破100亿美元。趣店上市,是美国2017年第四大规模IPO,同时也是中国企业2017年在美上市的最大规模交易。

罗敏曾在2018年表示,在趣店集团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前,他本人不再从公司领取薪水和奖金。

不过,受到内外部环境影响,随着蚂蚁集团、昆仑万维、梅花创投等“金主”退出,特别是与蚂蚁集团的原有合作终止,失去导流之后,趣店的发展一路下探。

2021年12月15日收盘,趣店股价首次低于1美元,随后长期在1美元附近徘徊。

今年5月25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对趣店发出通知称,由于该公司美国存托股票的平均收盘价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低于1美元,已低于纽交所的持续上市合规标准,如无法在收到通知后的六个月时间内重新复合最低股价要求,将在最后一个交易日结束的30个交易日后被纽交所启动暂停及退市程序。

今年2月,趣店也曾收到来自纽交所的退市警告。此外,趣店及罗敏还因被诉证券欺诈,被美国法院要求赔偿美国股民5400万。

股价方面,截至今年6月15日收盘,趣店股价报1.12美元/股,较IPO发行价24美元/股,累计下跌超90%。

而目前趣店总市值不足3亿美元,与其巅峰时期的100亿美元相去甚远。

追逐风口,但一直错过风口

有风口,自然有追逐风口的人,而罗敏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风口追逐者。

自趣店成立以来,其主营业务不断变换和转型。在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行业整顿数年之后,趣店尝试过汽车租赁、以租代售业务“大白汽车”及奢侈品包袋租赁业务“唯谱家”、儿童教育“趣学习”、跨境电商“万里目”项目、少儿教育“万里目少儿”等。

不过,在集中火力猛攻,多番折腾以后,均以失败告退。

依靠消费金融起家的趣店,在校园贷业务上也饱受争议。如,趣店来分期业务向刚踏入大学校园不久的大学生放贷,造成大学生征信报告出现逾期记录。违规发放校园贷的同时,贷款利率也比国家规定的最高标准26%,高出近十个百分点。面向大学生的借款合同明确写的借款年利率8.5%,实际要求的还款金额年利率却高达35.98%。

在网络信贷受阻后,为了寻求利润来源,趣店首先做起了汽车租赁业务“大白汽车”,即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为消费者提供汽车消费服务。

不过,由于业务成本上升、大量库存车滞销、盈利困难等问题,经历了大规模的拓张、关店和裁员之后,该业务以失败告终。

随后,罗敏屡败屡战,又推出了奢侈品包袋租赁业务“唯谱家”、儿童教育“趣学习”等业务,不过还是以失败告终。

2020年3月,趣店高调推出跨境奢侈品电商“万里目”项目。不过,该业务目前也已经失败。实际上,在疫情影响之下,跨境电商业务受阻,趣店正是看中了这一市场的前景,想通过奢侈品电商业务拓展到更多的高净值、高消费人群。

不过,跨境奢侈品电商的核心是供应链能力,但供应链建设并非是一朝一夕便能完成。在渠道并不成熟的情况下,万里目只能贴钱进行补贴。不过,通过补贴用户方式来获得市场,并不是一门可以持续的生意。

从市场来看,一方面,市场竞争激烈,尚品网等不少玩家已经相继倒下。另一方面,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奢侈品市场尚未来走出困境。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6月,趣店宣布1亿美元入股寺库,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不过入股半年后,寺库便宣布拟以每股3.27美元进行私有化。当初以每股9.8美元买入的趣店,浮亏66.6%,约4亿元。而寺库目前也岌岌可危,徘徊在退市边缘。

急进急退之后,趣店又把目光聚焦到了少儿培训领域,推出“万里目少儿”业务。彼时,有报道称,趣店要投入100亿元押注素质教育。

2021年1月,趣店在厦门正式启动了第一个万里目少儿成长中心。据官网介绍,万里目少儿专注于0-9岁少儿的全面素质教育,助力中国少儿在运动、艺术、表达、思维等多领域的兴趣启蒙。

截至2021年6月,万里目少儿成长中心开出两家实体校区,还有超过80家实体校区在设计中。

不过,线下业务开展一向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在业务还在尝试阶段,趣店便打算大范围铺开,不可不谓是“急行军”。

此外,在受到疫情和在K12政策收紧情况下,万里目少儿聚焦的素质兴趣教育,能否绕开强政策监管,成为一种成功的业务模式,还是一个未知数。

今年3月初,罗敏曾表示,受到疫情影响,不得不向万里目少儿培训业务告别。在最新财报中,对于万里目少儿项目,罗敏称,在谨慎地重新评估了市场环境及相关法规后,决定大幅缩减业务,相信这一决定符合公司和股东的最大利益。

再瞄准新风口,发力预制菜

预制菜或许是罗敏眼中的下一个救命稻草。

4月14日,趣店发布公告称,已经在厦门正式启动一项新的战略业务计划:趣店食品,即预制菜业务。

据悉,趣店食品业务在3月已经开始试运行,面向工薪阶层家庭,用户可以通过小程序在网上下单。

实际上,今年1月,“趣店预制菜”小程序便开始上线,项目运营主体为厦门趣店科技有限公司,但不支持配送。3月试运行时,可配送范围仅在深圳罗湖、福田、龙华、南山、龙岗和宝安等区域。

不过,此前罗敏在直播时提到,预计6月15日可以把售卖配送地区扩大到全国范围,目前长三角区域包括杭州在内等城市均可送达。

从小程序中售卖的商品来看,主要为川菜、湘菜、粤菜等口味的预制菜品,SKU数仅10余个,部分商品销量仅个位数。

据官方介绍,趣店预制菜主要是由中央工厂生产的预包装成品,具有规模化生产、常温保存、保质期长、运输方便、渠道覆盖成本低、产品便宜的特点。

数据方面,据官方透露,从2022年3月下旬推出该服务以来,截至2022年4月13日,已有超过8万独立用户下单。趣店预制菜的券前价格区间为每单12.9元至44.9元。

整体来看,趣店预制菜还处于初始阶段。不过,罗敏对新业务有着很高的期望。

他表示,期待着即食餐饮业务成为2022年的重要收入来源。而趣店一直都在探索创新的消费产品和服务,利用其技术能力满足中国消费者的基本和日常需求。

据悉,截至2022年3月31日,趣店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22.45亿元(约3.54亿美元),限制性现金2.29亿元(约3610万美元)。

不管折腾几何,起码趣店目前的现金流较为充裕。

除了邀请贾乃亮作为趣店预制菜品牌代言人,罗敏还在抖音卖力宣传。

6月7号晚,罗敏在抖音开启直播,聊了聊自己的理想。6月9日晚,罗敏在抖音正式直播卖货,小炒黄牛肉和酸菜鱼两款预制菜。

不过,从直播效果来看,响应者寥寥,高峰时期在线人数仅数千人。直到6月15日晚这样直播,在线人数才突破了2万人。

趣店发力预制菜能掀起多大浪花,还真不好说。

预制菜生意好做吗?

预制菜不是一个新事物,2010年开始萌芽于B端市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带火了C端市场,成为一个风口。

随着懒人经济的兴起,以及部分地区受疫情影响限制堂食,让预制菜成为了受追捧的方便食品。各路玩家疯狂涌入,预制菜赛道如火如荼。

据餐饮大数据研究与测评机构NCBD的《2021—2022中国预制菜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预制菜市场规模超过3000亿元,预计到2025年将会突破8300亿元。

有机构预测,预制菜行业在未来6-7年有望实现3万亿元以上规模,成为“下一个万亿级餐饮市场”。

不过,预制菜领域看似是广阔的“蓝海”,却早已有暗潮涌动之势。

目前,预制菜赛道竞争激烈,不仅有西贝、海底捞、望湘园、湘鄂情、眉州东坡等餐饮企业的加码,盒马鲜生、永辉超市、家乐福、钱大妈等商超也开始纷纷入局,更有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新零售平台争先抢夺。

此外,其它玩家中,农夫山泉卖起了即热米饭,陆正耀创立了“舌尖工坊”。

值得注意的是,预制菜的技术壁垒相对不高,行业中的上游公司、中游食品制造商和下游餐饮企业等纷纷入局预制菜的赛道。企查查数据显示,国内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带“预制菜、预制食品、速冻、半成品、净菜、即食”的企业数量已近10万家。

蓬勃兴起的预制菜,也带动了一股投资热潮。据统计,2021年至少有5家预制菜企业获得了7起融资。

此外,预制菜因为工序复杂、保质期更短、口味决定性强等特点,相较于汤圆、丸子、水饺等一般冷冻食品,整体的价格更高,渠道利润也更高,也更受消费者青睐,这也是玩家入场的主要原因。

不过,C端的预制菜准入门槛低,依靠互联网打法打造爆品容易,但真正建立起品牌,形成复购却非常难。C端用户更分散,需求也更多元,对产品价格和品质有更高要求,想要抓住C端用户,核心还是供应链能力。目前,叮咚买菜、盒马鲜生等平台均是通过依靠供应链优势入局。

对于趣店等新入场玩家来说,主要面临有三重挑战:

一是预制菜成本中肉禽、水产、蔬菜等食材占比较大,短期内原材料成本变动可能会影响利润水平;

二是部分菜品需采用急速冷冻技术存储与运输,对于冷链物流能力要求较大;

三是随着消费水平的提高,消费者对预制菜的口味、质量、营养等方面会提出有更多要求,因此在产品研发上需要下更多功夫。

一向擅长急进急退打法的趣店,能把预制菜做成一门长期生意吗?或许只有罗敏知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