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秀玲

georginagirl

公告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210

总访问量:27896037

昔日“鞋王”锁定退市,5年亏损超25亿

03月09日 17:54

评论数(0)

出品/联商网

撰文/李瑟

3月7日晚间,贵人鸟一口气发布了停牌公告、关于公司股票触及交易类退市指标的风险提示公告以及关于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宣布自3月8日开市起停牌。

公告显示,截至3月7日,公司股票收盘价为0.67元/股,因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人民币1元,已触及交易类退市指标,根据相关规定,公司的相关证券自3月8日起停牌。

公告指出:上交所将在公司触及交易类退市情形之后5个交易日内,向公司发出拟终止其股票上市的事先告知书。上交所将自公司触及交易类退市情形之日后15个交易日内,根据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作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公司向上交所申请听证的,自上交所收到公司听证申请至听证程序结束期间不计入前述期限。上交所在公告上市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决定之日后5个交易日内对其予以摘牌,公司股票终止上市。

这也意味着贵人鸟将被「强制退市」。

《联商网》查阅发现,截至2024年3月8日,贵人鸟总市值为10.53亿元,距离其巅峰时期的427亿元缩水超416亿元。

从2014年1月登陆A股,摘得中国运动鞋服赛道第一股桂冠,到巨额亏损、强制退市,贵人鸟何以至此?

01

上市十年 亏损五年

门店净减少近4000家

2014年1月,贵人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2014年A股IPO(首次公开募股)重启后,首家挂牌的福建企业,也是首家登陆A股市场的中国体育用品企业。

上市首年,贵人鸟交出的成绩单其实并不算亮眼。

根据公告,2014年贵人鸟营收19.2亿元,比2013年的24.06亿元减少4.86亿元,3.12元的净利润也比2013年减少1.11亿元。

而首次亏损出现在2018年,并且连亏三年,这也是贵人鸟首次面临退市风险。

根据贵人鸟财报,2018年贵人鸟亏损6.86亿元,2019年亏损高达10.18亿元,2020年亏损3.82亿元。

2021年短暂「回血后」,2022年和2023年则再次陷入亏损。

财报显示,2022年贵人鸟亏损941.4万元。此外,根据贵人鸟1月披露的业绩预告,2023年亏损幅度大增至4.85亿元。

这意味着贵人鸟的A股十年征战中,有五年都在亏损,且五年合计亏损超25.8亿元。

除了业绩外,另一组更直观的数字则是门店数量的减少。

根据贵人鸟财报,截至2013年12月31日,贵人鸟的门店总数为5560家,而到了2023年年底,这一数字已经变为1584,这意味这贵人鸟门店数量较2013年底已经减少了3976家。

贵人鸟的快速扩张出现在2008年之后,凭借着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的东风,国产运动品牌开始「疯狂扩张」,以此来抢占市场,扩大影响力。

以三四线城市作为主战场的贵人鸟也不例外,根据媒体公开报道,2009年贵人鸟开店969家,2010年新开2070家,2011年新开店铺1190家。

这意味着在开店最夸张的2010年,平均每天就能新开5家门店。当时贵人鸟宣称,未来每年要实现新增门店1000-2000家,在未来计划三至四年内将门店数量拓展至万家。

疯狂扩张的结果是贵人鸟虽然「影响力」有所提升,但是却被曝陷入资金难题,彼时有媒体指出,贵人鸟上市或许是为了解决资金链问题。

分水岭出现在2012年,彼时恰逢Zara等快时尚品牌在中国市场发展的「黄金时期」,休闲服饰对运动服饰发起了冲击,「收缩」「转型」成为运动品牌的主要策略。

喊出万店计划的贵人鸟也不得不「减少开店,扩大关店」比例。

根据财报:2014年贵人鸟新开248家,关闭门店782家,到了2015年,关闭门店已经达到1126家。

从2016年到2021年,贵人鸟关闭门店数量分别为845、879、1372、1162、1384、206家,门店总数也已经下降至1532家(截至2021年年底)。

更为重要的是,虽然大举关店,贵人鸟却始终没能摆脱资金链和债务问题。

02

「疯狂」收购

债务危机贯穿贵人鸟上市始终

2015年,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凭借190亿身家,登顶泉州市首富,这算是贵人鸟难得的高光时刻之一,大多数时间,贵人鸟都被资金和债务问题困扰。

「疯狂开店」和「大肆收购」确实让贵人鸟债务缠身。

根据泰亚股份2011年的招股书显示,贵人鸟早在2006年度就因流动资金周转紧张向泰亚股份暂借周转金1400万元。此后,于2008年7月18日为贵人鸟提供总计6000万元授信担保,直至2009年12月31日,上述授信额度项下的授信才全部结清。

上市之后贵人鸟更是快速发起融资。

上市两个月后,贵人鸟发布公告宣布拟发行不超过8亿元的五年期公司债券,募集的资金将用于补充营运资金,而在上市之前,如此迅速的融资被行业认为与贵人鸟面临的资金压力有密切的关系,融资或许是为了解决流动资金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当时贵人鸟给自己规划了新发展计划。在2014年年报中,贵人鸟表示要推动公司由传统运动鞋服经营向体育产业运营战略升级,成长为中国体育产业集团化的龙头企业。

于是贵人鸟开启了「买买买」之路。

根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2015年贵人鸟与虎扑体育成立体育产业基金动域资本,投资懂球帝、智慧运动场等14个项目,进军体育服务行业;投资西班牙足球经济公司BOY进入赛事运营、体育经纪等领域;与大体协、虎扑等成立康湃思,进军校园体育产业。

2016年增资运动品牌零售商杰之行、收购电商平台名鞋库、获得AND1品牌30年授权许可等,开始销售耐克、阿迪、李宁、范斯、匡威、彪马、新百伦等品牌,此外,2016年,贵人鸟还计划收购威康健身而未果。

2017年,贵人鸟收购PRINCE品牌在中国(含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及韩国区域的商标资产所有权,并成为PRINCE品牌全球指定生产供应商,意图进军一二线城市市场。

越买越多的贵人鸟债务问题也更加严重。

2015年至2020年,贵人鸟资产负债率从50.6%激增至99.25%。

前文提到过,2018年贵人鸟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撑不住的贵人鸟在这一年开始转让股权——出售子公司杰之行股权、转让湃思体育和康湃思咨询的股权、将贵人鸟上海股权转让给九牧王,但是这些举措并未让贵人鸟止损。

直到2021年,贵人鸟迎来了短暂回血。

因为捐款赈灾,贵人鸟被网友「野性消费」,根据彼时飞瓜数据显示,在抖音“贵人鸟官方账号”一周直播中销售额达到1743万元,其中最高是在2021年7月24日当日创造了1292万元的销售额。股票也短暂的迎来了连续4个涨停板。

2021年财报中,贵人鸟称2021年是公司浴火重生、凤凰涅槃的一年。3.61亿元的净利润,让贵人鸟一举终结了此前三连亏的惨状,成功躲过第一次退市危机。

然而贵人鸟并未抓住这波红利,「质量」和「售后问题」成为小红书上博主吐槽最多的两项,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自从2021年完成司法重整后,贵人鸟便将运动鞋服产品以自主生产为主转为外协加工采购。

模式的转变,让贵人鸟质量变得「不可控」,贵人鸟逐渐被消费者「抛弃」。

03

避实务虚?

贵人鸟抛弃鞋服业务

在贵人鸟官网,贵人鸟用「丰衣」「足食」来形容自己的鞋服、粮食两项主营业务。

时间推回到2021年,这一年依然是贵人鸟发展的关键一年。

2021年,贵人鸟设立了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有限公司,后来该公司更名为金鹤米程莱农业(上海)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食用农产品零售;食用农产品批发;初级农产品收购;农副产品销售等。至此,贵人鸟形成了“鞋服+粮食”的双轮驱动。

2021年8月,贵人鸟发布《关于变更公司董事长的议案》公告,宣布选举李志华为公司新任董事长,公司法定代表人将由林思萍变更为李志华。

等到李志华正式入主接手贵人鸟后,公司持续推进粮食贸易业务。

根据财报,2021年,粮食贸易占贵人鸟营收的比重为17.31%,但到了2022年,该板块占公司营收的比重已攀升至50.54%,超过运动鞋服板块的35.89%。

到了2023年,贵人鸟决定逐步结束经营36年之久的运动鞋服业务。

贵人鸟表示,鉴于运动鞋服业务自司法重整以来,收入下降、持续亏损等原因,公司将对运动鞋服业务进行优化调整。

贵人鸟计划通过包括但不限于授权许可、出售、租赁等方式,将“贵人鸟”、“Prince”等品牌资产和其他各项运动鞋服相关资产的处置,并逐步退出运动鞋服业务。

粮食业务作为公司未来主要经营发展方向。

不过,粮食业务也没能推动贵人鸟持续盈利。

“避实务虚”。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联商网》:“都是做实业的人,但融资成本太高了,导致贵人鸟避实向虚”。

资本市场需要故事,贵人鸟算不上是讲故事高手。

然而随着「理性消费」「追求性价比」成为主流消费观之一,「锁定退市」的贵人鸟也许还会迎来新的机会,未来贵人鸟将飞向何方,《联商网》将持续关注。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georgina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