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资深购物中心操盘手,对于商业领域各业态有深入研究。
擅长于以财经视角,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观点独到,穿透力强,引领市场对行业发展的认知。

交流微信:guoping55667788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10087

总访问量:53934309

一言不合就逼死人,中国大妈为何如此任性

2016年08月08日

评论数(8)

老婆刚被人逼死,丈夫离奇般的出现要向对方道歉,向当地政府表示感谢,我们难以想象身为丈夫背后承受着怎样的压力,会被折磨成这样。江西女收银员之死不仅仅是这个服务行业的一个侧面,更是整个中国面临的不安。

江西大妈掌掴女收银员视频曝光后,引发了国人的集体愤怒,大妈高高在上的嘴脸狂妄的对着一个月入仅1000来块的女收银员掌掴,觉得这种低收入贱民没有服务好她们这样有身份的人,疯狂叫嚣着不断试图对女收银员发动攻击。然而受尽江西大妈侮辱后,对于女收银员的伤害并没有结束,超市的介入协调直接引发了女收银员之死。超市为了巴结江西大妈这样的客群,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牺牲弱势女收银员来博得江西大妈的好感,以指望江西大妈未来能够继续施舍点生意给超市。女收银员最后发现自己兢兢业业为超市辛勤奉献了四年换来的只不过是一颗弃子,超市非但没有稍微支持一下女收银员,甚至不知道最后还有没有再逼她唱遍《感恩的心》。

很多服务从业者看到视频的一幕,多少可以看到自己的一面,也许现在、也许曾经有那么一个你面对面对权钱势力时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尊严,不得不跪下来委曲求全。也许你不身处服务行业,但你仍然会有这么一幕。安全感对于底层民众似乎就是奢侈品,甚至在处理事情上以牺牲弱势群体来满足强势群体的需求成为一项墨守成规的事,出了事情就是服务员的错,不是服务员的错也要服务员先赔礼道歉,还把这种行为标榜为顾客就是上帝,而试图掩盖事实的真相。我不相信哪个教派的上帝会如此善恶不分、欺凌弱小,也没听过哪个教派的上帝如此彪悍,更不知道这种事情怎么能扯到上帝身上,上帝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躺着中枪。其实大家仅仅希望公开、公平、公正这么简单的事情,做起来都这么难。

中国大妈作为这些年来冉冉升起的实力派,早已举世闻名了。她们经过革命的洗礼,就算退休后仍然不忘发挥余热,不断占据媒体版面。据传河南有一支大妈拆迁队,手持家伙,寒夜出击,捣民宅,扒房子,大妈们所到之处,无坚不摧。大妈再现当年的飒爽英姿,一副真想再活500年的气魄。这些大妈们有的母凭子贵,有的本身就是实力派选手,能够支持大妈们联合国跳广场舞、巴黎抢购LV等等,都显示着大妈们超出大部分国人不是一丢丢。

2008年后,中国财富再度进行新一轮分配,除受权利庇护的常青树外,社会财富快速向金融业和互联网新贵聚集。代表中低端收入群体的传统零售业、制造业等受到史无前例的大面积挤压。这些行业职工不仅没有享受到社会发展的福利,反而出现裁员、减薪等等。制造业所谓的低端产能过剩是对应的低收入群体购买力不足。TMT等行业动则几十上百亿的估值,重新把社会财富进行新一轮洗牌。

2008年中国城镇人均收入为15781元,到2015年人均收入为21966元,人均收入总的增幅为39.19%。某零售企业服务员2008年薪资1350元,2015年薪资为1650元,增幅为22.22%。同期零售企业服务员薪资增速比城镇人均收入增速少了39.19-22.22=16.97%,占零售薪资增速的76.37%,也就是零售服务员薪资长期处于被平均状态。服务员货币收入名义上增加,但购买力是否相应增加呢?我们再来看下货币供量情况。下面采取M2来进行对比,M2是指广义货币,主要用来反映现实和潜在购买力,包含了流通现金、企业活期、定存、居民储蓄等。2008年M2为47.52万亿,2015年为139.23万亿,整整增加了193%。零售业服务员薪资增速仅为M2增速的11%,基本可以确定这8年来零售业服务员生活水平未得到任何有效改善,反而心理落差进一步增强。零售业服务员文化水平低、掌握生存技能较少,当社会TMT等行业的发展对于她们来说就是水中望月,根本无法有效分享。2008年后中国采取的是投资驱动型发展模式,对于工人、农民等无产者自是没有资本来投资,但也分裂出部分依附于有产者的新阶层,也就是所谓的中产阶级。这阶段的社会表象是金融、TMT行业出现抢钱抢到过劳死,工业则出现富士康跳楼死和服务业有服务员被侮辱到浇顾客开水等极端事件层出不穷。中国人性格普遍内向、内敛、节制,甚至害羞,如果不是被压抑到一定程度,不会出现这么多极端现象。两个阶层的差别在于金融、TMT从业者在向着中产阶级梦想靠拢,想再努力一把能否尽快实现财务相对自由;工业、服务业低端从业者在为生存和自以为仅有的一点尊严活着。而中国有群大妈却在忙着世界各地跳广场舞、抢购奢侈品、买黄金大战高盛……,到处宣泄着奢侈、荒淫无度的生活。大妈大战香港、大妈暴打司机、中国大妈大战美国机场,中国大妈大战土耳其……,而背后的这些受害者都是当地的底层群体,大妈们以满满的自信对待这些卑微的人群进行了一次又一次“教育”。当年有位大妈一句“我们在大陆也是有身份的人”,更是一语中的。

女收银员之死反应了知识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的下层社会民众,在以资本和智力为核心的市场竞争中,处境愈发艰难。女收银员丈夫尽管满腔愤慨却无力改变现状。整个事件中女收银员家族体系中既无与权力沾边的亲戚朋友,也没有雷洋那样的中产阶级校友圈可以帮忙。唯一能做的就是以获取一定的补偿来让这个不幸的家庭处境能够取得相对改善。女收银员选择自杀我们也可以想象,如果以她自身的认知还有其他渠道可以帮助她的话,都不会走上这条路。法制社会还在不断建设当中,基层法制生态环境相信女收银员对其能够获得的支持有一定的认识。后来在整个事件的处理当中,基层法制生态所释放出来的信号能够获得公众认可的有多少,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观点。以中国现在的人均收入情况,要想实现更加理想的法制状态,收入至少还要再翻一倍,人们对于权力与法制的主张才会更加主动和有效。平时大家如果有时间一定要多学点《成年男子安全路过洗脚屋行动指南》之类的知识,斗不过,至少要学着躲过去。女收银员事件以后还会以不同形式发生在我们身边,谁都不会只是单纯的看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