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灵魂演绎属于自己的情歌

诸振家

公告

80年代生人,爱好唱歌,摄影,书法,足球。目前在联商网担任副总编。

统计

今日访问:3399

总访问量:9004528

“都想让购物中心减免租金,谁来关心我们?”

2022年04月09日

评论数(0)

出品/联商网&搜铺网

撰文/诸振家

今年3月以来,全国累计报告本土感染者超10万例,波及29个省份,呈现出点多、面广、频发的特点,对实体商业的影响仍在持续。

4月5日,因相关疫情防控需要,杭州来福士和城西银泰城临时暂停营业,配合防疫工作。4月6日,两家商场在经过全员核酸检测和专业全面的消杀工作后已经恢复营业。杭州来福士负责人告诉《联商网》,虽然恢复营业,但实际上还是没有什么客流。

4月7日,杭州西湖银泰也出现了确诊病例,部分商户在第一时间紧急关闭,且商户员工在全员核酸检测后隔离。下午商场也同步按照政府的指示做了全面消杀和相关员工核酸检测。

这可能也是疫情常态化下,商场目前所面临的一个尴尬处境,尤其是那些出现突发疫情的城市,而当下正处于疫情防控关键阶段的上海,不少商场甚至出现暂时关闭的情况,多位受访的上海业内人士均表示,此次疫情对业绩、客流的冲击力远超以往。

此前,深圳因疫情暂停一周期间,据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调查显示,所有百货、购物中心自2022年以来,销售与客流相比去年同期均有所下降,超过八成(81.8%)的百货、购物中心企业表示,其销售和客流同比去年的下降幅度均超过15%。

难,成为商业人的普遍共识。

01

消费者需求不振

作为购物中心的主力店,影院通常扮演着客流引擎的角色,票房高低可以作为购物中心营收客流好坏的一个风向标。然而,今年年初以来影院人却不得不面对票房惨淡的现状。

随着疫情影响范围的扩大,暂停营业的影院越来越多,原本定档清明节上映的11部影片纷纷撤档,仅有三部进口片上线,在全国影院营业率不足50%、国产新片全部撤档的情况下,今年清明节三天票房仅有1.1亿元,创下了近10年(2020年除外)清明档的最低票房纪录。而3月电影市场的总票房仅有9.13亿元,创下了近10年来(2020年除外)的电影票房历史新低。

电影院或许还不是最惨的。从今年3月13日开始,杭州购物中心内的教培业态暂停营业,至今仍没有重开的迹象,可谓损失惨重。而且对购物中心来说,这个业态原先能带来稳定、持续的客流量,而现在反过来可能还需要购物中心来减免他们的租金。

 “每一次因防疫要求闭店,我们也会安抚商户,同时减免一些租金,比如这次对教培业态减免至少100-200万的租金,这些成本也只能我们自己承担。”杭州某购物中心负责人娅青说道。

疫情发生至今已有近3年,虽然消费者对于疫情的恐慌情绪逐渐在减弱,但从总体上而言,消费者在去人流密集的商场逛街购物时总难免有些担忧。虽然各大城市应对突发疫情的适应性增强,但疫情反复较为频繁在一定程度上会造成消费者整体需求不振,消费欲望不强。

家住杭州的95后吴小姐表示,原本周末还会经常去逛商场,但这几天杭州出现多起确诊病例,尤其是4月5日有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出现在杭州来福士中心,当晚导致2000余人滞留在商场多个小时,一想到这个就心有余悸。实际上,在我们的采访中发现,有这样担忧的消费者并不是个例。

杭州某购物中心负责人乔乔告诉《联商网》,防疫管控对消费者信心确实有很大的打击,并且也实际造成商场没有收入。本来清明假期前两天的客流已经恢复至去年的八成,但4月5日有商场出现病例,导致4月6日中午的客流就很惨淡,不过,我们还不算最困难的。

杭州某购物中心负责人古畅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长时间严格的防疫举措导致客流锐减,特别是餐饮、娱乐业态等受到较大重创。此外,商场无法常规运作商业活动,活动场地管控,入口缩减,导致客流和销售下降,市场信心也难以提振。”

疫情对正常开业的购物中心影响尚且如此,对一些正在筹备期的项目而言,压力可想而知。杭州某筹备项目负责人汪波表示,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在推进,不过目前招商碰到的问题很大,外地商户根本见不到,今年的开业计划也都减少甚至停止了。

02

商业人呼吁政策落地

乔乔坦言,持续的疫情导致很难正常开展经营,甲乙双方都快“崩溃”了。“照这样下去有些商户很难扛过4月底,我们已经出现掉铺的情况,据我所知,有知名开发商旗下某城市购物中心空置率甚至接近40%,还出现知名开发商的区域平均招商率跌到了70-80%”。

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调查也印证了这一点,参与调查的百货、购物中心均表示,2022年以来持续出现品牌商铺因难以为继提出退租的现象;调研企业的品牌商铺退租数量平均达24.4家,退租率平均为11.9%;其中,退租率最高的企业达到28%。企业普遍反映,当前百货、购物中心退租形势严峻,甚至已有部分品牌商铺因经营亏损直接关停,无法按时支付租金。

对甲方(商场)和乙方(租户)而言,眼下最关键的是希望更多的扶持政策落地能帮助解困。实际上,包括深圳、杭州、上海等部分城市也发布了相关政策助企纾困。

以杭州为例,3月27日,杭州推出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40条政策,其中有提到减免市场主体租金。服务业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承租市、区属国有企业房屋,免除3个月租金、再减半收取3个月租金。

鼓励非国有房屋租赁主体在平等协商的基础上合理分担疫情带来的损失。各地可统筹各类资金,对承租非国有房屋的服务业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给予适当帮扶。对减免租金的业主,2022年缴纳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确有困难的,可按第3条申请减免。

乔乔指出,杭州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细化方案,我们希望政策能尽快落地执行。乔乔的呼吁也代表了广大购物中心运营者的心声。实际上,《联商网》采访的多位项目总经理均有提到希望得到政府实质性的支持。

娅青表示,我们整体在防疫上一年支出要200-300万,在能耗上面,杭州政策中提到了水、气费缓缴,而对购物中心而言,支出最大的是电费,尤其是今年电费价格还上涨了20%左右,我们希望政府在电费上能有一些补贴。此外,政策中更多的是提到扶持小微企业,像我们这样的中型企业也一样面临高企的成本,是否也有相应的扶持政策呢?

针对政府在帮助企业(商户)纾困方面,古畅提出了几个建议:

1、出台优惠政策:对于新兴产业、中小微企业有不同维度的例如减免租金,税费,水电费,低息贷款等扶持政策,保障品牌的生存能力和创新能力;

2、对于消费信心要有政府端的鼓励政策,例如消费券、失业补贴、隔离补助金、医疗补贴、旅游补贴金等。让民众即使患病或者隔离都对消费有积极的信心;

3、对于疫情管控要灵活人性化、有保障民生和物资流通的举措,降低对人民生活的影响;

4、对于商业提振要积极的放开监管和审批政策,促进商业活动的落地。

5、在疫情调控执法方面可以更具灵活度,大范围的一刀切封店措施要谨慎。

03

甲乙双方需共克时艰

相比2020年,目前购物中心减免租金的情况并不多见。乔乔透露,并不是甲方不愿意降租金,实际上甲方的日子也不好过。从目前来看,大家对市场的预期已经跌到了冰点。

汪波也表示,“实体零售业客流下降很大,乙方业绩普遍下滑,政府也要求甲方减免房租费用等,但甲方费用大幅上升,收益急剧下降,两头压缩的厉害。”

今年3月,杭州四季青出现商户“关档抗议”,要求市场方面退租或者降租,在一定程度上把甲乙双方的矛盾再度摆上了台面。业主和商户本身是“唇齿相依”的两个主体,在困难时期,双方都是受害者,一味要求一方承担全部损失的诉求是有失公平的。双方应该同舟共济,共克时艰,更好服务防疫大局。

有业内人士指出,一般购物中心在处理此类事情,按当地指引意见处理最为公平。对于受疫情较为严重的特定品类,或者特定商户,购物中心应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量扶持,共渡难关。而商户也不能忽略了与业主之间的合同协议,一味无理取闹。

当然,谁都不能否认,业主或运营商与商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唇亡齿寒。尽管处境艰难,实际上已经有一些业主或商场开始行动起来,对商户进行租金减免。

3月23日,上海环球港联合常州江南环球港发布公告,宣布出台“三送三减半”特别扶持政策,对商户实行专项帮扶。包括购赠新冠肺炎专项保险,赠送线上线下媒体广告资源,减免商户半个月的租金、物管费、能耗费等费用,免费发放新鲜果蔬等多项具体措施。

绿地缤纷城上海各项目聚焦细化经营,实行更高频率、颗粒度更细的风险租户梳理&评估&帮扶,一店一策;给租户信心的同时,提供多个外卖平台供商户使用;提升更好的运营支持,疫情期间帮助商户做好线上下的营销推广。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认为,购物中心发展到现在,和商户之间仍然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商户不清楚自己的租金构成,对租金高低没有概念,只是希望购物中心能够在困难之际扶持一下。同时,购物中心在疫情下承担了很多责任,也没有及时与商户沟通,进行立场交换,引发商户不理解,甚至误解认为购物中心在疫情下,还是只想着自己发财。所以,购物中心的发展是甲乙双方共同努力的结果,保持良好的沟通是非常必要的。”

当然,在不确定的环境下,减租也只是权宜之计,不管是商场还是商户应该积极地从自身出发,主动作为,激活自身的经营能力。

所幸经过了近3年疫情的冲击和“洗礼”,商业人对今年的困难局面也早有预期和准备。联商网顾问厉玲指出,去年难,今年当然也不容易,但是好在今年的困难已经摆在明处了,应对起来会容易些,你准备好了吗?

*本文中乔乔、娅青、汪波、古畅为化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诸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