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圈

零售圈

公告

做零售,先进圈:看见未来零售

统计

今日访问:429

总访问量:1958983

资本加码零食有鸣、赵一鸣,零食赛道需要冷思考

2023年05月24日

评论数(0)

来源/零售圈

如今,非正餐地带正在加速“分割”正餐市场,其势头之凶猛从融资的速度及规模可见一斑。

日前,零食量贩连锁品牌“零食有鸣”完成由新希望旗下昇望基金领投的B+轮融资。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该品牌自2019年成立以来完成的第5轮融资,同时也是今年零食量贩领域的第二起融资事件。2023年的第一起相关融资则是2月“赵一鸣”零食获得来自黑蚁资本、良品铺子高达1.5亿元的A轮融资。

回溯至2022年,过去一年,在整体市场增速放缓的态势下,休闲零食赛道依然赢得13亿元融资,占据食品饮料融资规模16%,与方便速食品类并列第三,足见资本兴趣之高。

《零售圈》在梳理相关融资事件时注意到,与零食有鸣、赵一鸣等位处同一赛道的零食量贩品牌不在少数,其融资频次及规模同样不容小觑,例如“零食很忙”早在2021年就已经获得高达2.4亿元A轮融资、“邻食魔珐”在去年连获两轮融资......与此同时,赛道内还涌现出“老婆大人”、“零食优选”、“戴永红”等同样以性价比为主打的类似品牌。

资本之外,本身就已身处休闲零食赛道的品牌也开始积极拓展零食量贩第二增长曲线,如良品铺子押注“赵一鸣零食”的同时,还开设自有量贩品牌“零食顽家”。截至目前,该品牌已在武汉布局5家门店,且店效优于良品铺子门店50%。按照规划,2023年至少还要再开设500家“零食顽家”门店。

和良品铺子自主试水相比,零食有鸣、零食很忙、赵一鸣等品牌早已将开店目标调整至下一阶段,在“人均万店”的宏伟愿望之下,高速跑马圈地的零食量贩品牌似乎快到停不下来。然而,在《零售圈》看来,身处热浪之中必须保有一丝冷静。一方面,赛道越热,竞争越激烈,突破消费者心智壁垒的限制就会越高;另一方面,高速拓店,扩大规模的背后不仅仅是单纯复制,也并不意味最终的成功,品牌方还是需要思考如何从“网红”变成“长红”。


抢夺万亿市场

零食量贩赛道赛事正酣

和此前良品铺子等零食专营门店不同,这一波引起敏锐资本关注的多是以“量贩”为主要经营形式的新兴品牌。

“量贩”一词源于日本,但这一模式最早兴起于大卖场业态,其特色为针对消费者高频次购买的产品进行大规模采购,最终实现薄利多销。可以看到,吸引用户的最核心因素在于“性价比”,即消费者可以在更加丰富的SKU内通过更合理的价格购买定量产品。以当下的零食量贩赛道来看,其特点表现为低售价、高周转、大规模,这里暂不赘述。

但纵观这一赛道内的融资事件,会发现解决消费者需求痛点的新兴品牌即零食有鸣、零食很忙、赵一鸣等更易吸引资本的关注。同时,横向对比以上品牌发展现状,《零售圈》注意到各大玩家虽略有差异化特色,但仍具备一定的共同性。

其一,均由区域性品牌向全国性品牌迈进。零食有鸣源于贵州,后将总部迁至成都,以西南市场为立足点,将触角延伸至广东、河南等地。零食很忙则立足于湖南,逐步拓展到江西、湖北、贵州、广东、广西等多个省份,且城市布局越来越下沉。赵一鸣零食诞生于江西宜春,同样以下沉策略抢夺河北、山西、广西等省份内的乡镇、县域市场。《零售圈》认为,零食量贩赛道正在加速跑马圈地,且已进入全国布局的白热化阶段。

其二,均在加速拓展市场份额。目前各大玩家门店数量均已突破1000家,开店速度不断提升。截至目前,零食有鸣从2021年4月开启第一家门店,到去年6月突破300家,再到12月突破1000家,如果继续按照这样的开店速度进行拓展,将在2026年全国门店数量突破16000家。而入局更早一些的零食很忙则在2022年3月就已突破了1000家的数量,直至11月品牌完成2000家布局,并以每天新开4家门店的速度进行扩张。再看赵一鸣零食,自从开放加盟后目前已增加至1200余家门店。在《零售圈》看来,在快速跑通单店模型之后,各大品牌自然将门店数量提升为下一阶段的新目标,这也是为何所有零食品牌都在大规模拓店提升营收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以上两大共同点之外,零食量贩品牌打破以往零食专营连锁店品牌过于单一的构成,以平均1500+的丰富SKU吸引了大量用户关注,一方面通过更高认知度、更低毛利率的品牌商品引流,另一方面通过更高性价比、更高毛利率的白牌产品提升利润。

事实上,和零食专营连锁相比,零食量贩赛道准入门槛不算太高,因为品牌方无需直接生产产品,成本投入及运营难度自然更低,且可增长空间非常庞大。截至2022年末,国内量贩零食门店总数预计在1.3万家左右,根据保守测算,全国至少还拥有4万家门店容量,换句话说,零食量贩店拥有广阔的想象空间和扩张余地。


量贩零食赛道为何一片火热?

钱的流向意味着机遇所在,零食量贩品牌频获融资意味着资本极为看好这一赛道的高增长性。《零售圈》认为,这种增长空间得益于消费需求、门店营收及运营效率三方面的变革。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22年中国休闲食品行业市场规模持续增长,由4100亿元增长至11654亿元。这也就意味着更具趣味化、休闲化、个性化的非正餐地带已经进入万亿规模。

直接推动份额飙升的一大原因则是,年轻消费者的用餐场景逐渐多元,且频次不断上升,从在家就餐到办公外卖再到线下餐饮,从一日三餐演变为囊括下午茶、夜宵等时段的一日五餐;此外,《零售圈》认为,下沉市场类似乡镇及县城等蓝海同样具备较大的扩容空间。依托于庞大的市场增量,零食量贩品牌拥有了更多想象空间。

与此同时,《零售圈》注意到,消费者购买行为逐渐发生变化,后疫情时代,用户变得更加理性克制,价格端相应更低、性价比相应更高的量贩零食精准契合了人们的消费心理变化。具体来看,零食量贩定价为超市、专营门店等渠道的70%左右,低廉的价格优势一方面源于大规模采购,另一方面,行业内部大多现金采购,凭借货到付款的0账期模式,取得了绝对的议价权。当绕过经销商渠道,撇除进场费、条码费等层层加价的模式,直接与生产端洽谈,品牌方得以大幅让利给消费者,为其提供更具价格优势的产品。

另外一个显著变革在于门店营收的高效增长。以赵一鸣零食为例,加盟筹备总费用介于60-80万元之间,包含3.8万元加盟费、7-10万设备费,此外再叠加进货费、管理费等其他费用,其投资回报周期大多在18-24个月。而传统零食门店投资回本周期通常为24个月以上,两者对比来看,零食量贩门店能够让加盟商快速看到收益,增强信心。上述《零售圈》也曾提到,零食顽家的店效优于良品铺子门店50%,这对于需要拓展第二增长曲线的休闲食品品牌而言,无疑是更加高效的模式。

最后一点则是运营效率的变革。数据显示,零食量贩行业普遍毛利在20%左右,其盈利模式主要依赖薄利多销,以及初期通过大规模扩店进行市场份额提升。这就要求品牌方打造高效的周转效率,更深层次则需要从供应链层面实现降本增效。

以目前各大零食量贩品牌发展现状来看,都在积极布局整个链条的数字化应用,例如零食有鸣智能仓配中心通过自动化技术实现“货到人”拣选,实现高于传统作业模式的6倍效率;零食很忙则通过四大仓储中心高效连接供应端与零售端,利用数字化平台在后台完成货源采购、配送,将传统零售的仓库货物周转速度提升一倍,前后两端的增长飞轮促使品牌形成了更加强劲的竞争力。

我们认为,正是这三方面的变革使得零食量贩品牌从竞争激烈的休闲零食市场突围而出,同时吸引了各大资本、传统生产端如甘源食品、盐津铺子、洽洽,以及零食专营品牌如良品铺子等选手的关注和青睐。


融资热背后的“冷”思考

零食很忙创始人晏周曾指出,“要实现规模化,长期经营一个零食品牌并非易事,企业要走长远,拼的还是经营内功。”在《零售圈》看来,零食量贩赛道准入门槛不算太高,差异化也不够明确,但从门店数量、区域扩张、产品布局等方面看,内卷十分严重。

面对当下频频融资的高热度和竞争较为激烈的行业内部,《零售圈》认为,还是需要提出一些“冷思考”。

首先,从产品角度看,消费者饮食需求趋于健康化、多元化、高频化。因此,品类矩阵更加丰富和产品力更加强劲的公司会更为受益。后期,零食量贩品牌需要考虑引进更多低糖、低油、低脂的产品吸引用户。此外,及时调整门店货架、加快新品上架的同时需要更加用心把控产品质量,促成消费者从尝鲜购买转变为高频次复购。

其次,从体验角度看,能否为用户提供更加优化的场景空间,更加便捷的购物服务成为了未来突围的重点。《零售圈》认为,当前各大零食量贩品牌并未构建出显著的特色差异,较为相似的门头、SKU、甚至是logo、品牌名,都无法抢占用户心智,消费者无论进入哪一个品牌都能获得同等体验。因此,零食量贩品牌还需要思考如何形成自己的竞争壁垒。

最后,各大玩家还需要思考热度褪去后的发展方向。未来,政策监管将逐步完善,资本也将回归理性,这个时候真正的考验才算到来。零食量贩品牌前期可以依赖加盟模式进行扩张,但后期应向下侧重拔高单店营收,向上通过收购、参股等模式打造产业链优势,最终形成一个持续“造血”的运营系统。

《零售圈》认为,长远来看,零食量贩赛道终将从快速扩张走向稳健布局,当拼“内功”时代降临,速度及规模就不再是考量因素,这也要求零食量贩内的企业不仅仅停留在简单的复制门店层面,而是需要构建一个更具效率、更具质量的商业模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零售圈。

下一篇:十问预制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