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

公告

记录互联网商业的人物和故事。

统计

今日访问:660

总访问量:4185649

两天市值暴涨250亿,千亿龙头“上春山”

02月26日 09:34

评论数(0)

2月22日,携程集团发布2023年Q4及全年财报,股价应声大涨。

截至2月23日港股收盘,携程股价已实现连续两天的高幅上涨,飙升至366.港元/股,创下历史新高,市值则在两天内暴涨超250亿港元,来到2367亿港元。

《天下网商》留意到,微信朋友圈里的部分携程员工从2月22日上午便陆续转发财报信息及海报,其中海报标题写着:“一起出发,爬上更高的山。”一位携程老员工还在转发时配文:“上班路上耳机里播放着回春丹乐队的《鲜花》,热泪盈眶,这次是笑着唱的。”

春风得意马蹄疾,过去一年的好成绩几乎体现在了携程业务的方方面面。

2023年第四季度,携程净营业收入103.4亿元,2023年全年净营业收入445.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5%、122%;2023年全年净利润100亿元,相比2022年仅14亿元的净利润,增长6倍多。

住宿预订营业收入为173亿元,交通票务营业收入为184亿元,旅游度假业务营业收入为31亿元,商旅管理业务营业收入为2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3%、123%、294%、109%。

财报里提到,2023年公司部分业绩并未恢复至最高水平,比如“出境酒店和机票预订恢复到2019年同期水平的80%以上。”虽然眼下还不是携程的“完全体”,但这份财报,依然体现了携程正在找回曾经那股“纵横”世界的感觉。

纵向来看,携程迎来“柳暗花明”:不仅“收复”了原有的市场规模,还实现了对自己的“超越”。

数据显示,2011年,携程成为中国GMV(商品交易总额)最高的在线旅行平台,此后连续十多年位居第一。但是在2020年,全球旅游市场受到冲击,携程年营收收缩至约183.2亿元,较上一年几乎拦腰斩断。

更为严峻的市场态势是,抖音、美团等玩家陆续强势攻入了携程的核心腹地。以美团为例,其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服务餐饮、酒店等线下本地生活公司的核心业务已经实现盈利,其中经营性盈利约达6亿元。

群雄并起之下,携程开始求变。2020年3月起,携程联合创始人梁建章一连带货直播十多场,不断刷新人们对于企业家一本正经的“形象认知”——从穿着草裙唱“我在这儿,等你们来”,到打扮成唐伯虎、苏东坡,贴假胡须成寻宝侠、改编酒店版贯口相声,梁建章的“变装”甚至一度成为网友观看直播时侃大山的谈资。

那年还发生了件“小事”——11月的一期Boss直播,在上海外滩黄浦江畔的花间堂酒店,季琦走进了梁建章的直播间,这也是“携程四君子”(另两位是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与携程董事会董事范敏)中的两位创始人首次通过视频直播的形式同框。此时的季琦已经离开携程核心管理层多年,以华住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以及梁建章创业朋友的身份,为携程站了台。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前11场直播,梁建章大概为携程带货4亿元。

从量级来说,4亿元GMV对于面临巨大资金和坏账压力的携程的确是“杯水车薪”,但业内普遍认为,梁建章此举一方面是展示携程“自救”的战略执行力,另一方面也在通过机酒套餐消费的模式,快速激活国内的旅游消费需求。

2021年起,携程的营收能力开始慢慢恢复,其开启的机酒套餐“商家促销-消费者囤货”模式,至今仍在中国旅游消费圈内盛行。

2023年,携程住宿预订、交通票务与旅游度假三大业务板块分别高速增长133%、123%、294%,445.1亿元的总营收也是近三年内首次超过2019年的356.6亿元,创下自身业绩新高。

横向来看,携程又有资本重新追赶优质的世界级“对手”。

2018年对携程来说曾经是一个展翅高飞的节点。这一年,携程的GMV首次超过国际旅游OTA巨头Booking,问鼎全球第一,此后连续三年保持第一。但在当时,Booking Holdings(Booking母公司,子品牌还包括Agoda、priceline.com等)的市值早已突破千亿美元,远超携程。

一次媒体沟通会上,记者提问如何看待“携程价值被低估”的说法时,梁建章秒回了一句:“同意”。

《天下网商》观察到,自2021年4月在港股上市至今,携程股价曾在2022年震荡下滑,2023年随携程业务快速增长而反弹,此次财报利好,股价和市值更创下历史新高。

无论从业务发展还是资本态势上,携程都重新掌握了再次与国际品牌竞争的实力。旅游OTA属于“两头大、中间小”的生意,根据2021年华经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携程的市场交易额规模占比达到36.3%。如果将其旗下的去哪儿品牌考虑在内,整体份额大约在50%左右,此外携程还持股同程旅行,在房源和客源的增长方面具有双边效应。

中国旅游的快速升温,则将放大携程在市场上的双边效应。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8天假期中全国国内旅游出游4.74亿人次,同比增长34.3%,按可比口径较2019年同期增长19.0%;国内游客出游总花费6326.87亿元,同比增长47.3%。

携程明显也在2023年看到了冲击“企业价值新高”的机遇。《天下网商》从携程最新财报中看到,截至2023年12月31日携程流动负债达724.1亿元,对比2022年同期提高了整整111.7亿元。

从行业特性来说,携程整体业务正在重回旅游头部巨头“高现金高负债”的快速流转路线,例如企业开始敢于在“在线订票、交通、住宿等业务”投入大量资金周转,并实现了较快的回款速度。

同时,账面上高达887.3亿元的流动资产也支撑起了携程的杠杆:重新回到较高负债,反而代表携程对自身业务发展前景信心满满,甚至业务热情持续高涨。

当然,这条路仍然面临对手的“合围”。从市值上来看,Booking Holdings目前为1305.3亿美元,另一家旅游业界的后期之秀Airbnb也有965.7亿美元,均高于携程;此外,携程仍需要面对飞猪、美团、抖音等国内互联网企业在旅游市场的发力。

不过,既然携程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距离新年“上春山”或许也不会远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天下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