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次元

燃次元

公告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144

总访问量:5338658

我,25岁裸辞,开家庭咖啡馆月入翻三倍

2023年11月14日

评论数(0)

来源/镜观台

作者/马舒叶

跳出“正常轨道”,年轻人们有了更多不一样的选择。

今年1月,刚从“四大”之一的某事务所裸辞的李楠楠,转头拒绝了港交所深圳某子公司的咨询岗offer,决定背弃自己坚持了25年的“循规蹈矩的人生”,去开一家家庭咖啡馆。

“收到offer时,所有关于未来的想象都是沉重的。”对于审计工作并无激情的李楠楠直言。

选择开家庭咖啡馆,则是基于“选了一笔经济账”,李楠楠表示,“最快能够落实,而且门槛最低的就是家庭咖啡馆。3万元就可以开店,即使失败了我也能承担得起。”

经过近半年的筹备,2023年6月,李楠楠在广东深圳的“家庭咖啡馆”开业。到现在,创业五个多月,25岁的李楠楠不仅站稳了脚跟,而且获得了相较于原来在公司三倍的月收入。

“我不仅拥有了更好的收入,而且创建了自己的咖啡品牌,这都是我原来完全无法想象的生活。”李楠楠的“勇敢一跃”为她打开了新的世界。

图/轻创业的家庭咖啡馆

来源/李楠楠供图

随着“大厂裸辞创业”成为互联网上的潮流叙事,“95后大厂女生裸辞开麻将馆当保洁,日工作三小时月入三万(元)”冲上热搜,引发了线下麻将馆的创业热;“95后女生毕业后收破烂月入过万(元)”“95后大厂裸辞卖盒饭月挣4万(元)”的事件也引发公众热议。

距离深圳1300公里,稍早于李楠楠,杭州的张莹在2022年底选择结束“朝九晚五”的会计生活,并因为喜欢喝咖啡也选择了家庭咖啡馆创业,当然背后的主因也是“成本更低”,“租一间向阳的工作室,2-4万元就能开一间咖啡馆。”

但年轻人投入“理想中的生活”,背后也伴随着挑战和压力。

不同于李楠楠凭借“家庭咖啡馆”创业获得了三倍收入,张莹的家庭咖啡馆依旧挣扎在盈利的边缘。另一位“家庭咖啡馆”创业者李菁,则虽然保持盈利,但“每个月的收入在1.5万元左右,和上班差不多。”

摆脱“循规蹈矩”“朝九晚五”的桎梏,创业也会有新的困惑。

当问起李楠楠对现在的生活是否还算满意,李楠楠罕见地情绪沉下来,“现在每天闷头搞事业,和家人的相处变少了,也没时间和朋友们交流,出门少社交少,人也容易没精神。”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年轻人摆脱“循规蹈矩”和常人眼中光鲜亮丽的生活,“走偏”到另一条道路,是摒除外界干扰、听从内心做出的个人选择。但无论是哪种生活,都需要付出和顶住压力,才能有收获。

01

摆脱“不快乐”

年轻人仍旧向往着看起来高大上、光鲜亮丽的就业职位。

但在CBD高大上的写字楼里坐着的、看似光鲜亮丽的白领看来,这里似乎也是“围城”。

2021年,李楠楠从QS排名前100的某海外名校毕业,“过五关斩六将”进入了这家“四大”,从事审计工作。她也直言,“校招时拿到offer是非常开心的。”

但自己真的喜欢这份工作吗?李楠楠是想打一个问号的。

在“四大”的“体面和高薪”的背后,是高压的工作和高度紧绷的神经状态,“在审计工作旺季的时候,加班到凌晨三四点是常态,日常我们都是晚上12点之后才下班,在公司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烦躁和不快乐。”

工作之余,跳槽或者创业的念头时不时在李楠楠的脑海中闪现,“但是也只是想一下,毕竟,工作太忙了。”

到漫长又忙碌的第一次年审结束,进入较为清闲的CPA备考期,迷惑于“是不是要一辈子做这样一份工作”的李楠楠,“决定在第二次年审前离开”,于是在2023年1月份“裸辞”。

在跳槽和创业之间,“按部就班”走了25年的李楠楠,首先想到的是跳槽,并拿到了一份港交所深圳某子公司的咨询岗offer。

只是新的工作机会并没有带给李楠楠新的激情,想象到之后的工作强度和内容,要继续做一名看似“高大上的金融白领”,李楠楠感觉,自己无非是“从一个牢笼跳到另一个更华丽的牢笼里。”

李楠楠并不热爱自己所从事的审计工作,只不过是“按部就班”走到了这一步。

在摩天大楼里,李楠楠每次进入审计部门时都感受到巨大的心理压力,“我当时痛苦挣扎,最后选择裸辞,就是因为自己没有找到愿意为之努力、探索、发光的领域,感觉自己每天没有价值,只是一颗螺丝钉,还是一颗生锈的不合格的。我不能因为脱不掉的长衫,再一次进入一个可能会让我心态重蹈覆辙的工作。”

在拿到offer当天中午,李楠楠在留学生校友“攒”的局上,见到了一群从大学就开始创业的新朋友,这群在从事着自己热衷的创业项目的朋友,让她惊讶于他们的“活力”,这种发着光的充满希望的场景,却是李楠楠在此前忙碌的金融事务所难以见到的。

“从他们身上,我才知道,原来人生的路径,不只是去一个排名高的好学校,去一个有名气的大公司这么单一。我应该也有属于我自己可以发光的领域。”李楠楠直言。

于是,结束聊天当天下午,李楠楠就约好了中介去看可以做家庭咖啡馆工作室的房子。

张莹结束“朝九晚五”的会计工作,选择开家庭咖啡馆,也是纠结于“是否要过一种和同龄人截然不同的人生。”

在习惯于“什么时候就该做什么样的事”的传统社会规则下,张莹一直难以辞去“无聊且重复,但却稳定”的会计工作,“一旦辞职创业,我感觉不仅和身边的朋友都不一样了,而且还会辜负父母几十年的培养和期望。”

让她下定决心的是年终的体检报告,“我检查出严重的高血压,心脏也不舒服。”

“当时我一下子就想通了。打工不是唯一的出路,如果我选了自己想做的事,哪怕和父母的期望不同,我也没有做错。我最应该对得起我自己,而不是对得起谁。”张莹表示。

热爱咖啡的她,也瞅准了家庭咖啡馆这一赛道,毕竟,“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即使失败了也不会后悔。”

02

月入翻三倍

从在写字楼里焦虑烦躁,到投身自己喜爱的家庭咖啡馆创业生活,李楠楠走得比想象中顺利。

在深圳“梦家园”社区选定好工作室后,李楠楠马不停蹄地采购设备、办营业执照以及各种证件,做起了一家名为“Yolo!梦咖啡”的家庭咖啡馆。

由于咖啡店所在社区不仅临近几所大学,周边都是年轻客户,而且有不少的自由创业者,所以线上的外卖订单成为了她一开始主要的收入来源。

选对位置让李楠楠的咖啡店“不愁客户”,“爆单是常态,每天五六点就要起床,不停地做咖啡、打包、接订单。”李楠楠进入了一种“闷头搞事业”的新生活。

图/家庭咖啡馆的爆单日常

来源/李楠楠供图

但如今咖啡行业“卷”到不能再卷,瑞幸、库迪打得火热,咖啡价格“卷”到9.9元一杯,连锁品牌咖啡门店、独立咖啡馆林立,李楠楠和张莹也不得不被卷入“价格战”的洪流。

同样开家庭咖啡馆,张莹将店面设在了自家小区内的一层商住两用房,“虽然每天起早贪黑做咖啡,但是客户忠诚度并不高,更多是尝鲜式地下单,订单零零散散,但是人却需要一直待在店里。”

面对周边9.9元一杯的瑞幸、8.8元一杯的库迪,甚至4元一杯的蜜雪冰城,张莹不得不将自己店里的咖啡价格设置为“至少和用了优惠券后的瑞幸齐平”。

在花了大几千元在大众点评做秒杀推广后,张莹的生意暂时地红火起来,“但顾客到店都是来自提9.9元的美式或者秒杀价拿铁的,稍微价格高一些的单品都卖不出去。”缺乏“高利润空间”的订单,让张莹陷入“虽有流水、却不挣钱”的尴尬局面。

不同于张莹与“低价”“贴身肉搏”,面对“低价咖啡”的“围剿”,李楠楠选择用“精品浓缩咖啡液”破局。

一开始创业做家庭咖啡馆,李楠楠的定位就是“不能卷低价,低价吸引来的客户是没有忠诚度的”。她认为,“如果创业者一直卷低价,很容易把自己卷成干苦力的。与其每天做两三百杯的低价咖啡,不如做价格较高的精品咖啡,吸引同类的更认可品质的客户。”

李楠楠认为,“能够接受9.9元一杯瑞幸的客户,对于品质更高的9.9元的鲜锁咖啡液,也一定有消费需求,毕竟,如果用9.9元就能享受到比瑞幸更好的咖啡,谁不愿意呢?”而在李楠楠的店铺内,单价9.9元一袋的咖啡液,最畅销的就是一周装,这也让高回购率的鲜锁咖啡液,成为她店里远超外卖的主要营收来源。

社交平台也成为李楠楠良好运用的利器。

“一开始,我就以大厂裸辞作为人设在小红书发帖,虽然不算大爆,但是很快就累计起了1000粉丝。”李楠楠表示,从社交媒体而来的粉丝,其中不少都“慕名而来”成为了她的顾客。

随着持续的发帖,一篇咖啡皂的教学帖子让李楠楠一次性涨了2500多粉丝,“那篇干货笔记有1万多赞,38万的观看。”这也让李楠楠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咖啡博主,接到更多包含咖啡机品牌等在内的推广。

目前,李楠楠的“Yolo!梦咖啡”,日营业额已经稳定在每天5000元左右,算上“外卖+浓缩液+咖啡豆+自媒体”的进项,她的月收入相比上班时,也已经翻了三倍。

03

另外一种生活

“走偏”“脱离常轨”,给李楠楠们带来了新的体验和生活。

李楠楠至今都记得自己卖出第一单咖啡豆的情形,“我的微信第一次收款,就是卖了70多元的咖啡豆。从小到大,我没做过生意,更没有卖过一个东西,我当时觉得太神奇了。”

李楠楠兴奋地表示,“虽然她和那个顾客从未认识过,但只是听了她的介绍,对方便直接转了账。”

这给了当时还在起步期的李楠楠极大的鼓励。

随后,她的咖啡豆更是在海外拥有了固定的客户,这也让李楠楠有了极大的满足感。

通过开家庭咖啡馆,她更是认识了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好几个都变成了联系比较密切的朋友,大家互相分享创业的信息差,筹谋合作的机会。”

更有国潮的手表品牌邀请李楠楠做“跨界联名”,令她意外的是,那位国潮手表品牌的创始人,是她社区内的邻居,此前只是偶尔买杯咖啡的交情,“他看到我一直坚持家庭咖啡馆创业后,被这种坚持触动,主动找到我希望做联名。”

在创业的“经济自由”之外,通过创业,李楠楠接触到了一个“新奇的更为广阔的世界”,更多的新的机会在她面前展开,这是原来的她不敢想象的“新世界”。

创业后,李楠楠也对钱有了新的认识,“创业前,我只是一个消费者,遇到问题,只会想到用钱买时间买方便,从没想到如何用这些用户需求去赚钱。而现在,拆解创业项目背后的逻辑,成了我的新爱好。”

创业也让李楠楠“抗压能力变强了”,“以前上班的难题,左右都在一定的框架里,现在,从咖啡洒一地这种打扫卫生的琐事,到对接各种事情这样重要的大事,都会出现很多预料外的问题。”面对困难,她也学会了“深呼吸,笑着面对和解决问题”。

图/社交平台上的创业者们

来源/镜观台截图

只是,从为老板打工到“自负盈亏”,个体户的背面也意味着更多的挑战。

在社交平台,尽管“大厂裸辞”人设为李楠楠的家庭咖啡馆带来了不错的关注度,但她也承认,“揽客”并不容易。

以前,李楠楠觉得金融业的工作,“有太规范且成熟的准则,只需要高效准确的执行,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没地方发挥。”而如今自己创业之后,创造力虽然可以尽情发挥,但“没人管你,也没人兜底,自己要为自己的决定买单。”

“小到一篇笔记的标题、字体的大小、如何和客户说第一句话,大到谈合作、规划未来发展,每件事都要自己费心费神。”李楠楠补充道。

而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辛苦构思、选题、写脚本,反复修改下,“找光、找角度,拍第二遍,第三遍,也未必能收获理想的流量。”李楠楠表示,“有时你辛辛苦苦剪辑的内容,还比不上别人随手一发的帖子数据好,而且即使上一篇流量好了,也很容易面临抄袭,逼着你不得不持续地创新、产出。”

无论困难和挑战多少,李楠楠的家庭咖啡馆创业已经略有起色。而张莹和李菁似乎还在艰难起步。

张莹一开始也曾经兴冲冲地购买设备,记录自己做每一杯咖啡的瞬间,但是“缺乏有力的人设和故事,最终播放量数据惨淡,自己越拍越没有信心,渐渐就不更新了。”最终,设备吃灰,账户停止更新,张莹并未打通自己的线上渠道。

李菁也“猜不准流量密码”,“拍过抖音,发过小红书,发现还不如在大众点评花钱开低价套餐来的实在,至少大众点评真的能引流。”30岁创业做家庭咖啡馆的她表示,“我拍照能力一般,也没钱雇专门的摄像师和运营,想借助社交平台拓客,实在是太难了”。

到现在,李楠楠实现了收入翻倍,李菁的创业收入堪堪与“打工”时“打平”,张莹则挣扎在盈利的边缘。

关于前路,李楠楠、李菁、张莹都还在摸索,李楠楠正探索建设自己的咖啡品牌,李菁、张莹也试图通过市集等渠道拓展客户,毕竟想要走的路,即使困难多多,也要战胜困难往前走。

只是很显然,创业并不能解决所有生活的烦恼,无论是创业还是打工,新时代的创业者们,亟需建构自我与工作之间的秩序。而李楠楠们趟过的路,也让当代年轻人有了更多的选择。

*文中张莹、李菁为化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燃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