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次元

燃次元

公告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737

总访问量:2696460

滴滴“活过来”了吗?

01月23日 16:23

评论数(0)

来源/燃次元

撰文/谢中秀 冯晓亭

滴滴漫长的冰封期正在迎来化冻。

1月16日,@滴滴出行 官方微博宣布,经报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同意,即日起恢复“滴滴出行”的新用户注册,并表示“一年多来,我公司认真配合国家网络安全审查,严肃对待审查中发现的安全问题,进行了全面整改。”

随后,燃次元使用多个新号码尝试注册,均显示注册成功。其中一号码曾在2022年7月尝试进行新用户注册时,得到提示“应有关部门要求滴滴出行APP暂停注册”。

只是对于这一消息,股民们的反应比乘客和司机更激动。

1月16日傍晚,燃次元在雪球社区上看到,不少用户表示,“3块买的股票,终于等到恢复注册了,希望能到10块吧。过个肥年”“大半年了,终于等到了”“终于恢复新用户注册了!加油”。

不过,1月16日为美国的“马丁路德金日”,是法定假日,当日休市,所以市场对滴滴恢复新用户注册、向前一步的态度,并未体现在身处粉单市场的滴滴股票上。

相对于股民们的激动,乘客和司机的表现似乎过于平静。

1月16日下午,滴滴司机黄师傅向燃次元直言,“滴滴恢复新用户注册,没什么影响吧。我们日常也就拉活而已,不太关心滴滴公司的动态,什么新用户注册、APP上架什么的。”

同样,从未注册过滴滴的青青也表示,“没什么注册滴滴的想法,至少最近不会。因为我的通勤路径已经十分清楚了,早上地铁、晚上公交都是从起始站上,而且直达,感觉一年打不了十次车,更何况我还有高德。”

补贴、优惠对于青青来说不具吸引力,“给补贴感觉是老套路,并不会很感兴趣,可能看过了就过了,而且会担心是先涨价后补贴,毕竟收多少钱是平台说了算。”

反倒是视频会员能让青青心动,“要是注册或下载就送视频会员的话,可以考虑注册或下载。网易云音乐、美团外卖的会员也行,因为用得上。”

但2014年“打车大战”豪掷10多亿元的滴滴,现在似乎“烧不起钱了”,尚未对新注册用户启动任何补贴。1月16日,燃次元使用多个新号码注册成功后,均常规进入到了APP首页,并未有任何新人优惠、补贴下发。同时,燃次元尝试打车,输入出发地和目的地之后,平台预估价格也并未显示任何优惠。

此外,互联网用户规模、网约车用户规模都已十分庞大,滴滴的新用户哪里去找,也需要打个问号。

更何况,滴滴的麻烦还远远没有结束。恢复新用户注册只是小小的第一步,乘客、司机、市场更关注的还是APP何时上架。

关于这一点,截至燃次元发稿,滴滴出行APP尚未上线各大应用市场。燃次元向滴滴方面了解滴滴出行及旗下APP是否有上架安排,亦未有回复。

但即使一切恢复,摆在滴滴面前的还有营收压力,毕竟滴滴失去的564天(以2021年7月2日暂停用户开始计至发稿日)里,其他网约车平台已大举“夺食”,2022年疫情反复,网约车市场也受影响,反映在滴滴上,其市占率也略降到了80%左右(长桥海豚投研数据),滴滴的营收数据虽未公布,但从网约车司机的处境也可窥一二。

如今的互联网环境、网约车市场,以及滴滴自身的处境,都已大有不同,恢复新用户注册只是滴滴向前的一小步,春天还没那么快到来。

01

更关心APP何时上架

“是吗?滴滴放开新用户注册了?不是你说我都不知道。”1月16日下午17时,当天一大早便出车跑了一整天的滴滴司机姚师傅说道。

在姚师傅看来,滴滴是否恢复了新用户注册,对于自己都是毫无影响,“从2021年滴滴下架到现在都一年半时间了,也没开放新用户注册,这对于滴滴的影响也没多大。同理,放开新用户注册,也未必会一下子新增好多用户,从而让我接单都接不过来。因此,这对我们司机来说,毫无影响。”

当日,燃次元也将滴滴恢复新用户注册的消息发到了两个人数在300人以上的网约车司机交流群,但网约车司机们反馈寥寥,似乎兴趣不高。

在用户端,也是关心APP何时上架,甚于恢复新用户注册。

滴滴V7里程会员霜霜在得知滴滴恢复新用户注册后,就开始畅想滴滴APP恢复上架之日,“滴滴下架已经一年半了,我都换了两台苹果手机了,但现在出门要么还得装上最早那台旧安卓手机,要么就用我使用不太习惯的滴滴出行小程序。”

“我现在只想滴滴APP快点恢复上架,好让我新手机也下载一个滴滴APP。”霜霜提到,虽然一开始自己也试过转向其他网约车平台如美团打车、高德打车等,但使用了一段时间后还是选择用回滴滴。

“因为公司有交通补助,所以我平日都会选择打车出行。”霜霜告诉燃次元,在滴滴APP下架之后,就有同事推荐了几个叫车平台,在早期的确优惠力度比较大,叫车速度也快,但这种情况没能持续多久,“感觉都没两个月时间,使用的几个叫车平台也陆续出现叫车难、优惠少的问题,因此我又用回了滴滴,直到现在我还是习惯性用滴滴。”

期待滴滴APP恢复上架的,还有因为清理内存卸载滴滴APP,却遇上APP下架的娜娜,“卸载APP后我就开始用高德打车,有时候想叫滴滴拼车,就用回滴滴出行小程序。但说实话,小程序无论功能多么齐全,和APP相比还是挺不方便的。”

“而且高德打车和美团打车都没有拼车,所以如果滴滴APP上架,我肯定马上下载,因为我需要拼车。”美娜进一步表示,最开始下载不了滴滴APP的时候,还挺不舒服会觉得有戒断反应,但如今“用高德用习惯了,也就觉得无所谓了”。

暂停新用户注册、下架APP,曾经给一部分用户带来困扰。比如有用户表示原本用滴滴打车,但后来换了新号码无法再注册,换号之前也未换绑手机号,于是无计可施。还有如娜娜一般,卸载APP却无法再安装的用户。

但无论是已经实现的恢复新用户注册,还是未来将会兑现的APP上架,其信号意义都略强于实际意义。

因为在滴滴暂停新用户注册、下架APP的这564天里,微信服务、支付宝小程序中,均提供滴滴出行服务。1月16日,从未使用过滴滴出行的美娜向燃次元展示,其微信服务中亦有滴滴出行。

数据也显示,在滴滴APP下架的一年半时间里,滴滴APP的月活跃人数亦的确受到了影响。如下图所示,2021年7月,滴滴APP的月活跃数据开始掉头朝下,最新的2022年12月月活跃人数已不足3000万,与2021年上半年的活跃人数相比已然腰斩。

但另一边,自2021年7月滴滴APP限制下架后,滴滴出行小程序的月活跃人数却只多不少。如下图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滴滴出行小程序最新活跃人数近1.5亿。

尽管业内人士就上述的滴滴APP和滴滴小程序月活跃用户数据,表示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数据或有出入,“据我所知,滴滴出行小程序上有用户分享得出行券的优惠活动,用户要想得到折扣券或者无门槛抵扣券,就会分享给好友寻求助力。对方好友可能并没有出行,但由于点击小程序帮忙助力了,也会被计为活跃人数。”

但其并没有否认滴滴出行小程序的作用,“滴滴APP从应用商城下架后,小程序成了没有下载滴滴APP的老用户最方便的叫车渠道。当然,除了小程序,网约车聚合平台也能叫到滴滴。所以,这都是滴滴APP下架一年半时间以来,对滴滴几个亿的用户来说并没有造成多大影响的主要原因所在。”

如此可见,对于滴滴是否恢复新用户注册,以及将于何时恢复APP上架,对目前的滴滴用户来说,影响都不大,毕竟用户的需求早已有滴滴小程序和聚合打车平台满足。

但恢复新用户注册,以及未来的上架APP信号意义巨大。这代表着滴滴解封,未来在争夺市场、平台运营、争抢司机和乘客方面,也可做出更多动作。

02

“封禁”564天,失去10%市场份额

但在滴滴被“封禁”的这564天里,网约车市场的战火再起。

2022年12月26日,有消息传出,抖音已开放交通出行服务的平台服务商入驻资格,目前开放的细分类型有打车/网约车、顺风车/拼车、出租车等。同时,消息显示,T3出行已上线小程序,一喂顺风车、黔程出行、猛犸出行等也以小程序的形式入驻。

但1月16日,燃次元打开抖音APP,搜索市场占比较大的滴滴出行、曹操出行、阳光出行、星徽出行、神州专车等,并未发现这些打车服务商的小程序,甚至T3出行也未有搜索结果。“滴答顺风车”“拼哒出行顺风车”则有小程序结果,并可使用。

在抖音之前,2022年10月,高德上线自营网约车平台“火箭出行”;2022年7月,微信在服务中增加了自己的聚合“出行服务”,接入曹操出行、阳光出行、首汽约车等打车平台,同月,华为在应用众测中上线了一款名为“Petal出行”的聚合打车应用。

至于高德、曹操、T3、美团,则在滴滴“上市风波”之初便趁势而上。

为了抢夺滴滴的司机、乘客和订单,各平台不遗余力。“滴滴刚出事那会儿,各个打车软件补贴都很猛。”一位广州的用户表示,“不过现在使用次数多了之后,平台给的券也少了,平台之间的用车价格也没太大差别。”

只是,即使各大平台努力撼动,也仅挖走了滴滴10%的市场份额,撼动效果似乎不大。

据长桥海豚投研分析显示,从目前交通部的数据来看,滴滴下架之前其网约车订单量市占率大约是在90%左右,下架之后大概十个月之内从90%掉到了80-81%之间,2022年的市占率基本稳定在了80%这个水准上。

在《高德什么都想要》一文中,燃次元也提到,“(想做起来)够呛。”2022年11月6日,当燃次元向高德平台上某网约车公司司机陈师傅提起“火箭出行”时,陈师傅说道,“‘火箭出行’司机注册要求‘双证’。我自己和我认识的师傅都不满足要求,没听说谁注册了。”

同时,在体验“火箭出行”时,燃次元也“无车可叫”,多次叫车并无应答。

但高德打车、美团打车、微信的“出行服务”则增长明显。不少用户告诉燃次元,日常也会使用高德打车,比如“听说滴滴时,已经不能注册了”的青青,日常便是使用高德打车。在没有滴滴APP的时期,娜娜也是通过高德完成打车需求。

还有用户表示,“有天猫88VIP送的高德打车会员,折扣很大很便宜,所以也经常使用高德打车。”

另外微信“出行服务”也在成长,1月16日,燃次元打开微信“出行服务”,看到服务商已经扩展,增加了滴滴快车、美团打车,2022年11月11日,燃次元也通过微信“出行服务”顺利叫到了车。

平台的抢夺,乘客的迁徙之下,司机们也在各个平台间游离。

姚师傅在滴滴刚出事那阵子,也曾注册过美团打车,只是做了不到三个月,“原本是听身边的网约车司机说,滴滴被审查还被下架,要趁早提现走人,不然以后收入都拿不回来。那时又有同行推荐我入驻美团打车说补贴高,但是我转过去那几个月,美团打车抽佣并没有少,活动奖励会有但是对收入影响也不算大。”

“我之前跑的滴滴,后来转了一段时间曹操,现在开的阳光出行。不开滴滴是因为拼车单太烦了,一趟给你接三个人,赚的钱也没多少。曹操则是因为乘客跟司机沟通的时候,还得先拨公司再转接,太麻烦了。”2022年7月11日,一位阳光出行司机曾告诉燃财经。

市场竞争,乘客和司机的摇摆之下,即使滴滴仍是网约车市场“一哥”,把握着网约车市场的最大份额,只是隐忧已生。

根据滴滴退市前披露的财务和运营数据,2021年Q3,滴滴中国出行交易笔数为23.56亿笔,较2021年Q2减少2.14亿笔,2021年Q4,又较2021年Q3减少了0.49亿笔。以此观之,自审查启动以来,滴滴中国出行业务的订单量一直在减少。

更何况,网约车市场已达到4.05亿用户、数亿月订单量的规模,再往上增长空间已经不大,如今的抢夺是存量竞争,一城一池的损失,都是切实的。

如今滴滴恢复新用户注册,似乎也在蓄力拉拢乘客,比如有用户就表示,“滴滴最近的优惠券好多。”

但司机端的感受并不相同,“今年平台给司机设的春节服务费,是腊月26-29日每单3元,以前都是5元的。”而且平日、早晚高峰的补贴少了很多,“没什么补贴”“早晚高峰的奖励也拿不到”。

滴滴逐渐恢复,市场还将如何变化,并未可知。

03

滴滴的麻烦结束了吗?

伴随着新用户注册的恢复,以及未来可能的APP上架,滴滴的麻烦就结束了吗?答案并非。

滴滴的麻烦还不只是加剧的市场竞争,审查曾是套在滴滴头上的金箍。

2022年6月10日,结束在纽交所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当月,燃次元曾和一名滴滴司机聊到,对此有何看法,但这位滴滴司机直言,“没什么变化和利好。因为滴滴的问题不是退市,而是审查的进展。但现在审查一直没出结果。”

2022年6月底,“滴滴恢复新用户注册”的消息甚嚣尘上,当时一名滴滴司机也向燃次元表示,“这段时间是有听说(滴滴要恢复新用户注册),但一直也没看到真的恢复,可能审查还没结束。”

如今,这个金箍正在一点点放松。

先是,2022年7月21日,网络安全审查相关行政处罚决定出炉,对滴滴处人民币80.26亿元罚款,滴滴终于可以舒一口气。再是,2023年1月16日,滴滴走向实质性“复活”的第一步,恢复新用户注册。

更受关注的APP何时上架仍不得而知,在互联网时有流传“滴滴APP这周上架”的传言,却始终未得证实。

而即便是APP上架,滴滴也还有要解决的其他难题。

在资本市场,滴滴仍需完成重新上市,才能满足期待。对于滴滴重新上市的地点,多数判断为港股,2022年12月22日,与滴滴前后脚被审查的BOSS直聘也是在港交所完成双重主要上市。

2021年12月3日,@滴滴出行 官方微博也曾表示,“经认真研究,公司即日起启动在纽交所退市的工作,并启动在香港上市的准备工作。”

时至今日,滴滴赴港上市屡有波折,未有进展。

2022年3月,财经报道指出,滴滴已暂停港股上市进程,原因是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数据安全的整改建议;2022年4月,在举行退市投票的临时股东大会公告中,滴滴表示,在退市完成前,公司将不会申请其股份在其他任何证券交易所上市。

至今,滴滴重新上市尚未有消息。也许前路并不平坦。

在业务方面,滴滴的压力也不小。除了面临其他网约车平台的“抢食”,受疫情影响,网约车订单量也受到影响,依赖订单抽佣的滴滴,自然也会受到影响,收入或将减少。

据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统计,2022年12月,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共收到订单信息5.04亿单,环比下降0.8%。拉长时间轴来看,2022年12个月份中,其中一半时间中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收到的订单信息呈环比负增长状态,其中2022年2月和9月环比下降最为明显,订单量分别减少21.8%和21.2%。

1月14日,滴滴司机李师傅也向燃次元直言,“从2020年到2022年,也就2021年好点,2022年尤其差,4-6月一片惨淡,11-12月也不行。”

2022年7月,有司机告诉燃次元,“5月份的时候,在家呆了20多天,后来实在是呆不住了,就出车了,跑了4个小时拉了两单,一单11元,平台扣了5毛,最后收入20元。”

2022年10月,另一名滴滴司机直言,“疫情这三年都不太行,单量比2019年少了40-50%。今年5月份,我只跑了1000元流水。”

李师傅也告诉燃次元,“前段时间,2022年11月、12月的时候,有一天下午三点出车,到晚上七点,才给派了一单。还有一次,转了一天,只拉了88元流水,刚好够油钱。”

订单受影响的情况并非只存在于北京,上海、杭州的网约车司机也曾向燃次元表示,这两年哪儿都一样。

除了网约车的主营业务,滴滴国际化、造车业务也难言乐观,对收入的贡献十分有限。根据滴滴退市前发布的最后一份财报,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2021年Q4及全年,虽然滴滴国际业务及其他业务部门收入同比呈现增长状态,但从绝对值来说,对收入贡献的占比并不大。

以2021年全年为例,2021年滴滴出行总营收为1738.27亿元,其中国际业务营收为36.2亿元、其他业务的营收为96.8亿元,占比分别仅为2.1%和5.6%。

经营回到正轨、网约车市场变幻莫测、其他网约车平台“夺食”、用户的留存、新用户的抓取,滴滴的难题千头万绪。而网约车监管日趋严格,滴滴还有繁重的合规工作。

经营回到正轨,只是滴滴的第一步。后面,还有诸多挑战和麻烦。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燃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