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财经

子弹财经

公告

以子弹般的穿透力、专业性与深度性解读互联网时代的最新财经动态。

文集

互联网(32)

统计

今日访问:2497

总访问量:1766492

BOSS直聘上市,到底谁在隐身?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143.jpg

作者 | 行者

编辑 | 蛋总

出品 | 子弹财经

BOSS直聘终于赴美上市。

5月22日BOSS直聘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招股书,成为了资本关注的热点,而6月10日BOSS 直聘更新了招股书,并在6月11日正式上市。

根据最新招股书信息显示,BOSS直聘将公开发行4800万股美国存托股份(ADS),发行价定为每股19美元,募资约9.12亿美元,总市值开盘时是75.99亿美元。

而这个估值已经超过公开估值50亿美元的前程无忧和由于退市只能在私募基金市场有估值17亿美元的智联招聘之和,成为估值最高的中国招聘平台。

当然,能达到如此高额的估值,在一定程度上表明BOSS直聘也有着自己的在财务上的表现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

因此,在6月11日20:40举行的上市仪式现场,BOSS直聘创始人、CEO赵鹏表示,要感谢这个时代,“赶上了一个技术革命和创业迸发的时代,这才有了我们生存和发展的土壤和空间。”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154.png

有意思的是,不知道是因为担心开盘就破发或者其他原因,BOSS直聘北京时间6月11日20点40召开了上市敲钟仪式,但两个小时后股票依然没能上市交易,所有的投资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BOSS直聘停牌的标识发呆。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201.jpg

根据IPO申请书中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BOSS直聘已拥有8580万填写个人基本信息和求职期望的认证求职者,并且拥有1300万通过企业身份认证的认证企业端用户。

这样突出的数据表现,让BOSS直聘被很多二级市场投行追捧,并认为它是打破中国在线招聘市场僵局的“破局者”。

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BOSS直聘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MAU)为1150万与1980万,增幅为73.2%;2021年一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达到2490万,同比增长71.8%。当然,作为招聘平台,BOSS直聘的MAU指标计算,既包括求职者,也包括企业用户。

根据财务报表显示,现阶段BOSS直聘的营收主要来自于面向企业客户的在线招聘服务,根据不同客户需求,分为自助式的小额短期服务和直销团队跟踪式的大额长期服务两类,即所谓的按单付费或者按年付费。

因此,财报显示2019年和2020年,BOSS直聘的营业收入为9.99亿元、19.44亿元,增幅为94.7%,到了2021年一季度,收入为7.89亿元,同比增长179%。

另外,2019年至2020年,BOSS直聘的付费企业客户数由124万家增长至223万家,同比增长80.1%;以2021年3月31日为止的12个月计算,BOSS直聘的付费企业客户数已达289万家。

因为有如此表现,媒体还把BOSS直聘视为“与传统网络招聘网站对决”的新兴势力,甚至有媒体给BOSS直聘的上市过程冠以了“行业破局者涅盘重生”的概念。

但如果深究BOSS直聘的业务和财务报表,你会发现这家企业看似一路向好的市场表现背后,却“暗藏玄机”。

1、BOSS到底是谁?

一直以来,BOSS直聘被人诟病颇多,其中最让求职者不解的一点是:在BOSS直聘上与自己沟通的人,到底是不是企业BOSS本人?

回顾2014年,BOSS直聘杀入互联网招聘江湖,打出最核心的广告语和整个项目创业的逻辑,就是要将BOSS本人拉到招聘现场与应聘者1对1交流,形成一个双向选择的互联网即时沟通空间。

得益于这样一个新奇和有趣的招聘逻辑,在短短5年间,BOSS直聘便实现了跨越式增长,甚至如今到了市值超越“传统网络招聘双强”(前程无忧和猎聘网)的地步。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BOSS直聘一直以来大力宣传的“与BOSS面对面交流”这一特点,逐渐成了很多人攻击的焦点。

虽然在招股书中,BOSS直聘认定在其平台上有超过66%的沟通者,非专业招聘人士也就是HR,而是老板本人。因此他们认为平台的业务符合自身的期待和市场宣传。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229.png

但越来越多在BOSS直聘上投递简历的应聘者发现,与其交流的根本不是意向公司的老板本人,反而HR代为交流的机会居多。

为了印证这一点,「子弹财经」邀请了132位不同类型公司的HR参与了关于BOSS直聘的网络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超过9成的使用BOSS直聘的公司,在招聘过程中全程由HR进行沟通,而非老板本人。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231.png

就此,之前曾有用户在BOSS直聘中提出疑问,BOSS直聘的相关人士给出的回答则是,HR也属于企业管理者之一,因此也算BOSS。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234.png

然而,「子弹财经」针对132位HR的调查中有两个数据,却给上述这种说法彻底“打脸”了。调查结果发现,超过一半的HR年龄处于25~30岁之间,而在询问他们是否可以就应聘者相关条件直接决策时,超过9成的HR表示并不行,需要征询老板的意见。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244.png

这意味着在实际工作中,绝大多数的HR在BOSS直聘只是起到了一个传声筒和初筛简历的作用。如果把这样的功能都算作企业管理者的职责,那么企业管理者的水平就会被拉低。

而参与调查的一家咨询公司的HR董女士也对「子弹财经」表示,她登录BOSS直聘只做两件事,一个是发布公司招聘岗位的介绍,另一个是对投递简历的应聘者和搜索出符合岗位需要的应聘者进行沟通,希望他们参加公司的面试。

“在HR的理解中,BOSS直聘只不过是增加了一个不用打电话就能直接沟通并确认对方对公司兴趣的渠道。正因为它现在已经成为HR工作中的一个渠道和平台,不可能由老板亲自参与。事实上,公司稍微大一点,很多面试老板都不看,更别提第一轮筛选简历或在出差过程中跟应聘者沟通了,所以我认为大部分企业在BOSS直聘的账号都是HR在用。”董女士说。

因此,从这个角度上讲,BOSS直聘目前卯足劲儿地宣传并作为业务核心的思路和逻辑,在真正的操作层面并没有得到落实,或者说难以落实。

这可能引发二级市场投资人对公司诚信层面的疑虑。

2、付费业务的背后

当然,BOSS不光是BOSS直聘对外宣传的噱头,同时也是他们收入的来源。根据BOSS直聘招股说明书,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99.1%来源于雇主。

实际上,根据BOSS直聘的产品政策,企业要想在BOSS直聘上发布相关职位是免费的,但要想让应聘者看到就必须付费。不论是仅购买单一职位一个月的展示和沟通权限,还是打包购买一个会员可以发布三个职位,亦或者统一购买年度的会员成为大客户,企业在不付费情况下无法享受BOSS直聘提供的招聘服务。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企业必须付费的条件下,在平台上注册的企业的数量稳定性,就决定了BOSS直聘业务延续和稳定的程度。

问题是从数据上看,虽然BOSS直聘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招聘平台,但真正活跃在其上的绝大多数还是小微企业。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BOSS直聘的关键客户(大客户)营业收入贡献仅占18.47%,其余八成以上的营业收入都来自中小客户,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小微企业。

在中国,小微企业的寿命平均为2.5年,这就决定了依靠小微企业的BOSS直聘在营业收入方面的波动性更大、经营韧性更差。

对于BOSS直聘企业端使用必收费这件事情,上述参与我们调查的132位HR,却是旗帜鲜明地分成了两个主要观点:认为“可以付费”和“不愿意付费”的人数各占了近50%。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248.png

当问及“为什么这样做决策”时,选择“可以付费”的一家网络技术公司HR李斌对「子弹财经」表示,他非常明白一个平台长期的发展一定要有正常的现金流和业务模式,他们也愿意为BOSS直聘上招聘服务付出相应的成本。但他也理解那些选择“不认同”模式的HR,“BOSS直聘对企业不太友好,甚至我们花钱买到服务也并不理想。”

在调查中另一个数据项的结果,也恰恰证明了李斌的观点。当调查HR对BOSS直聘相关审查功能的看法时,50%的受访HR表示BOSS直聘最大的问题是——应聘者没有审查机制,骗子较多;而选择“有审查效果一般”以及“企业审查形同虚设”的HR,占了剩余的50%。

关键受访的132个企业HR中,没有一人认为BOSS直聘的审查功能比较完善。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250.png

“如今,企业登录BOSS直聘,愿意付费的前提是在上面可以找到符合企业需求的应聘者,并进行详细的沟通,从而提升招聘的成功率。”李斌对「子弹财经」表示,他也认为,BOSS直聘对于应聘者的管束不够严谨,甚至不做审核,使得他们对平台上的简历顾虑颇多,一定要进行多轮的筛查和比对,方能做出最终用人的决策。

“在BOSS直聘上应聘的骗子比较多,都成了HR圈里的一个梗。”在李斌看来,如果解决不好这个问题,那么将来企业愿意为BOSS直聘服务付费的积极性就会下降。

“毕竟我们付费不可能拿到一堆没有价值的简历,这实际上才是BOSS直聘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李斌说。他认为非常可惜的是,如今BOSS直聘都上市了,但在这个问题上他依然没有看到有效的改进措施。

而BOSS直聘几乎全部的收入来自企业付费,也就意味着其最主要的客户是企业方,那么服务好企业的需求,才是这个平台最应该做的事情。

问题是,目前整个平台对于上述问题的处理态度并不积极,而未来这些问题可能会直接影响BOSS直聘的营业收入稳定性。

3、唯一优势的弱化

实际上,对于BOSS直聘来说,服务好企业并逐渐获取稳定且增长的收入,应该是重中之重。然而,在经历了数年的广告投放和品牌营销后,BOSS直聘仍未实现盈利。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BOSS直聘净亏损分别为5.02亿元、9.42亿元,经调整后亏损分别为4.68亿元及2.85亿元,同比收窄,但不可否认的是,亏损仍在持续。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255.png

关键是,所谓的亏损调整是财务报表上进行的,而实际上发生了亏损并没有任何的增减。事实上,BOSS直聘的高增长和目前的高亏损,均源于其大力做市场投放。

招股书显示,2019年BOSS直聘在市场推广和广告方面的投入是9.17亿人民币,而到2020年,这个数字迅速上涨至13.47亿,增速超过60%。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257.png

这意味着BOSS直聘在2020年投入了近14亿人民币的广告经费,却获得了9亿多人民币的净亏损。

而到了2021年第一季度,BOSS直聘的广告营销花了6.19亿人民币,比2020年第一季度增加近一倍,依然没实现盈利,而是亏损近1.76亿人民币。

如果依照2021年的趋势发展下去,BOSS直聘全年广告营销投入可能会创历史新高,但亏损的额度可能跟2020年相差无几。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BOSS直聘在招股书中居然明文表示,上市后所融资金近35%,都将用于下一个阶段的市场营销活动。这也就意味着BOSS直聘还将进行大规模的市场投放,以换取用户数据的高速增长。

从BOSS直聘的业务逻辑层面来看,我们不难理解它当下“烧钱做投放,以换高增长”的发展局面。

毕竟,BOSS直聘吸引企业端付费的重要原因,就在于它拥有越来越庞大的应聘数据库和简历库。但是由于做不到强制要求“每家企业必须由老板参与招聘活动,并在线上与应聘者洽谈”,使得那些优质的应聘者在BOSS直聘平台上的流失率也不低。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BOSS直聘就不得不进行大规模的广告投放,以“海网捞鱼”的方式不断扩充自身在C端的影响力,使得越来越多的应聘者注册BOSS直聘并投递简历。

微信图片_20210611231301.png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只有维持这样一个正向的循环,它才能不断从企业端获取到稳定的收入。

但问题是,BOSS直聘只做市场投放而忽视服务能力的建设,平台对企业招聘工作中所需要的服务并不健全,其在BOSS直聘上付费的意愿也逐渐降低。

这可能才是BOSS直聘遇到的最重大问题,而不是如何拓展新注册的求职者或招聘者的数据。

也许,BOSS直聘的团队应该慢下来,好好梳理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增加自己服务企业用户的能力和稳定性。

因为只有做到这一点,企业付费的意愿才能逐渐增强,BOSS直聘也才能正式进入到“摆脱亏损”的向好循环。

不然,即使上市成功,恐怕最终BOSS直聘依然只能交出一个亏损的成绩单。而那些融来的钱,或许只能为股东买来一个寂寞。

从某种意义上讲,BOSS直聘把互联网公司在“高举高打,快速增长”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错误都碰到了,但是,如何及时止损并修正错误,为企业谋求更有竞争壁垒的发展,才是长远之计。否则,上市成功也可能是另一段惊险之旅的开始。

*文中题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子弹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