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的空间

fangzhu

公告

陈安 曾用网名:放逐 沟通交流,共同进步 。

QQ:798866204  电话:13355845979

统计

今日访问:374

总访问量:25457185

由《妈妈》的诗与《罗刹海市》的歌引起的一些思考

2023年08月18日

评论数(0)

近期网上在郑州一桥洞墙面上的一首名为《妈妈》的诗火了,如同刀郎的一首《罗刹海市》的歌曲,火得猛烈而炽热!大家先来欣赏一下这首诗吧!

“妈妈/我的觉越来越少了/梦却越来越长了/妈妈/岁月在我的心脏上挂上了一口夜半的钟/我从你那里获得的躯体和骨血/正在滚烫发出沸腾的声/妈妈/我一想到你就醉了/妈妈/我要睡了/妈妈/我想你了”。也许他是一个生活失意即将远行的人,这是他留给世间最后的眷恋;也许他是一个流浪于市井精神疯癫的人,这是他内心深处唯一残存的记忆。妈妈,我想你了!是啊,人在最孤独无助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总是那个给予了我们生命,给予了我们无私的爱的伟大母亲!

可是,就是这种一份情感流露,竟然都不被这个社会所包容!诺大的中国,一首小小的诗竟然没有寸土可以寄放,即使它卑微地长在桥洞里也不行!这首写给妈妈的诗被涂掉,是当代文明人扯下遮羞布,只剩下臭皮囊!由此我想到了一位抖友junjun24582说得:可能大家还没意识到,刀郎正在开启一个新时代。刀郎的《罗刹海市》己是全球第一个破百亿播放量的歌曲,且在相当长时间内无人能打破这个纪录。如果你还觉得刀郎是在含沙射影,某几个,某个圈子,那你的格局就小了,看看这几天全世界的人都在对号入座,那罗刹国到底在哪里呢?没错,就是这个自动对号入座的人类世界。远至大洋彼岸,近到离身三尺。大至大国博弈,小到酒桌饭局,哪里没有黑白颠倒,尔虞我诈,哪里没有鸡鸣狗盗,蝇营狗苟呢?可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罗刹国。几千年的人情社会,圈子文化,更容易滋生“马户又鸟”这个物种。他们不讲规则,抛弃良知,拉帮结派,损国为私,巧取豪夺。他们垄断社会资源,排挤贤能,劣币驱逐良币,截断多数人的上升通道,造成严重社会不公。他们带头炫富卖丑,败坏社会风气,造成道德百年大沦丧。最终衣冠禽兽活成了成功人士,正人君子活成了骆驼祥子。看似歌舞升平的时代,撕下镶金的画皮,都是洗不净的脏东西,撕下文明的外衣,还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所以,刀郎嘲讽的不是那几个人,而是这个走不出丛林的人类!是退不去獠牙和利爪的人性,是这个肮脏龌龊的娑婆世界!“马户又鸟”们自诩为社会精英,可正是他们成为了社会毒瘤,人类文明发展的绊脚石,为什么一首小曲,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荣光喜爱,因为歌声里唱出了人们压抑已久的愤怒与委屈,点燃了他们湮灭的岁月深处的希望之光。刀郎歌声告诉“马户又鸟”们,灭了别人的灯并不会让自己更光明,断了别人的路,也不会让自己走的更好。刀郎歌声告诉“马户又鸟”们,别忘了还有天道好轮回,历史周期律。碾压弱者,践踏公平正义是会让自己灭亡的更快。世界是众生相互依存的命运共同体,只有不分高低贵贱相互包容扶持。世界才会更美好。希望刀郎的歌声如同一声惊雷,拉开人类觉醒的大时代。让沉静在一丘河里的“马户又鸟”们回头是岸,该打鸣的打鸣,该拉磨的拉磨,与全人类一起开创真正的文明新时代。说真得,这首《罗刹海市》就像是一面照妖镜,把那些心里阴暗、心灵扭曲、贪婪自私的人照得焦燥不安了……明星算个啥,老百姓不认识,文艺作品得老百姓喜欢,爱听爱唱,接地气,才反应大家的心声,不像有些人坐的高高的,服务上层,见不得别人好,真正靠劳动吃饭的人永远不喜欢这些人。刀郎的这首歌贴近底层百姓!歌词源于蒲松龄的作品,如箭射鹰,如刀宰羊,如斧劈峰,如锯拉松,句句珠玑,字字见血。它们更贴近底层,更能反应社会现实而得到人们青睐!诗词与歌曲是同一个道理,这首《妈妈》的诗,发自肺腑,这些刺痛内心的文字最有穿透力,文学没有消亡,不在高阁中但存活于民间。这些现象的背后,是草根与精英的决裂,民意和威权的抗争,标志着阶级的觉醒,民智的开启,千万不要以为是一个简单的文化现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fangz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