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之

牧之

公告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594

总访问量:1365208

家乐福中国换帅

09月22日

评论数(0)

家乐福杭州涌金店诸 _34_

出品/联商网

撰文/牧之

卖身苏宁三年之后,家乐福中国迎来换帅。

有消息称,苏宁易购近日在内部发布重要人事变动公告:苏宁易购副总裁龚震宇将兼任家乐福(中国)CEO,原CEO田睿调任苏宁营销总部副总裁,负责店面筹建工作。苏宁方面对此消息暂未回应。

2019年9月27日,苏宁易购宣布已经完成收购家乐福中国的股权交割手续。自此,家乐福中国正式进入苏宁时代。彼时的苏宁易购副总裁田睿也随即出任家乐福中国CEO。

田睿掌舵的三年,正值大卖场业态遭遇周期困境,家乐福中国力图破局的努力,效果并不明显。此次换帅,或与业绩未达预期有关。

业绩承压,关店止损

近年来,大卖场业态颓势凸显,客流下滑、业绩不振、持续关店已成为业内常态,加上疫情的影响、以及社区团购等冲击,超市业绩承压。

苏宁入主以后,从2019年9月份收购正式达成之后到2019年底这段时间,家乐福实现净亏损3.04亿元;2020年,家乐福实现净亏损7.95亿元;2021年,家乐福实现净亏损33.37亿元,创历史新高;2022年上半年,家乐福实现净亏损4.71亿元。此外,2022年上半年,家乐福可比门店销售同比下滑14.30%,坪效同比下降13.62%……

与此同时,家乐福中国的关店步伐也在持续。2019年,家乐福关店3家,净减少2家;2020年,关店20家,净减少5家;2021年,关店26家,净减少23家;2022年上半年,关店24家,净减少24家。截至2022年6月30日,家乐福门店总数为181家。三年来,家乐福门店净减少54家。

关于闭店原因,家乐福方面给出的解释是,战略调整、房屋租金和市场变化等影响。其实,大卖场的租期一般在15年到20年,最近几年也已经到了超市租约陆续到期的阶段。在大卖场行业呈现整体业绩承压,普遍亏损的不利局面下,关店止损也不失为明智之举。

在大卖场式微的情况下,仓储会员店似乎成为传统大卖场转型的新路径。家乐福也将目光转向了这一赛道。

入局会员店赛道

就在家乐福投入苏宁怀抱的同时,Costco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大陆首店落户上海,开业即引发轰动效应。加之,大陆市场会员店的先行者山姆业绩频频飘红,正处于迷茫期的传统商场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一窝蜂入局会员店赛道。家乐福也是其中一员。

2021年10月22日,家乐福中国首家会员店在上海正式开业。不过,开业当天即遭遇“二选一”困境。家乐福方面表示,从会员店筹建到开业,竞争对手持续向一些品牌进行“二选一”施压。而开业当天,部分品牌不堪竞争对手压力,不得不回购买空相关商品。同时,家乐福也不断接到品牌不再继续合作的通知。

这一事件也折射了会员店的优质供应商稀缺之困。的确,会员店需要做出自己的差异化产品,避免同质化,更要适应本土化的消费需求,这样才能赢得消费者信赖。

即便首战遇挫,家乐福会员店的拓展计划依旧野心勃勃。家乐福CEO田睿在2021年10月曾表示,家乐福规划在未来三年内将200家大卖场中的100家全面升级改造为付费会员制的会员店。2022年9月2日,家乐福会员店上海南翔店正式营业,长宁中山公园店也将于9月正式营业。一个月内双店同开,可以看做是家乐福加速布局会员店业态的重要动作之一。不过,截至目前,家乐福会员店数量仅为个位数,与百店目标尚有差距。

众所周知,会员店对商品的管理能力和成熟的供应链体系要求很高,传统大卖场转型会员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长时间的沉淀、打磨与市场检验,同时也需要长期的较高成本输出,并且短时间内无法立竿见影见到效果。在母公司苏宁易购也面临困境的情况下,家乐福会员店能否投入更多资源和精力去做,值得商榷。

写在最后

如今,家乐福中国正在推进“双重融合”和“三重变革”。“双重融合”强调在组织上加强体系协同融合,在业态上进行不断迭代融合;“三重变革”强调重建渠道价值,重构商品力和重塑经营模式。

那么,即便新CEO上任,家乐福中国的战略方向应该不会有重大调整,毕竟是内部调任。未来,在龚震宇的掌舵下,家乐福中国能驶向更加光明的彼岸吗?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牧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