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商业

一刻商业

公告

每天十五分钟,阅读一篇干货。

统计

今日访问:176

总访问量:1105338

腾讯视频、爱奇艺盈利了,优酷还要等多久?

01月19日 17:08

评论数(0)

作者 | 栗小米 

编辑 | 周烨 

继爱奇艺盈利之后,腾讯视频也终于结束了常年的亏损。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所有业务在2022年末实现盈利,其中部分业务如腾讯视频为首次实现盈利,且腾讯视频2022年全年收入超百亿元,并从10月起开始了盈利。

相比之下,作为长视频三巨头的“爱优腾”之一的优酷,不仅至今仍未有盈利的消息和迹象,反而深陷舆论的漩涡之中。

近日,优酷方面刚刚调整了会员登录规则,进一步限制会员可登录的手机数量,目前优酷同一会员账号最多可登录3台设备。对此优酷解释称,主要是为保护用户账号安全,打击黑灰产。不过,此调整规则一出,还是引起众多用户吐槽。

优酷会员价格,图/优酷App 

这已经不是优酷第一次因为会员问题引发大量非议。除了调整会员登陆规则,优酷还多次推出一些“花式”收费方式,比如上涨会员价格、超前点播等。

究其背后原因,主要源自优酷在当前亏损严重、寻求盈利的压力之下,着急通过花式收费的方式增加营收,改变当前掉队的困境。

但不容忽视的是,花式收费此种“收割”用户的方式在为平台创造收入的同时,也在消耗用户体验,最终只会导致用户大规模流失。

长视频赛道以“内容”为核心竞争力,不止是优酷,平台们要想实现长久、可持续的盈利,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爱腾盈利,优酷掉队

长视频平台持续亏损的“魔咒”终于在2022年被打破。

最先实现盈利的是爱奇艺。

5月26日,爱奇艺发布截至2022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爱奇艺2022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72.7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9%;归属于爱奇艺的净利润为1.691亿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为13亿元,这是爱奇艺自2010年成立以来首次实现季度性盈利。

盈利对于爱奇艺来说,并不是偶然。今年11月,爱奇艺发布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三季度爱奇艺总收入为75亿元人民币,实现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财务指标(non-GAAP)的运营利润为5.243亿元,连续三个季度实现运营盈利,同时连续两个季度实现运营现金流为正。

对于三季度取得的成绩,爱奇艺CEO龚宇表示,通过前三个季度的努力,爱奇艺完成“标志性逆转”,业务远超年初设定的目标。

腾讯视频紧随其后,也终于等来了盈利的消息。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所有业务在2022年末实现盈利,其中部分业务如腾讯视频为首次实现盈利。这也让该事业群全年新增利润达数十亿元。具体来看,腾讯视频2022年全年收入超百亿元,并从10月起开始了盈利。

相反,作为三巨头之一的优酷,仍旧处于亏损之中。阿里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9月30日止六个月,来自数字媒体及娱乐分部收入为156.23亿元,同比下滑3%,同期该板块亏损7.47亿元,同比有所优化,推动力来自优酷亏损收窄。

不难看出,优酷整体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着,亏损在持续收窄,但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如今,爱奇艺与腾讯视频已经实现盈利,优酷前进的步伐还是慢了。

不止是财务状况上慢了一大步,在用户增长和爆款剧集上,优酷也有些乏力。

先来看爱奇艺,据财报披露,截至9月30日,爱奇艺会员规模达到1.06亿,相较6月末的9560万净增长超1000万。三季度日均订阅会员数为1.01亿,相较二季度增长270万。当季月度平均单会员收入(ARM)为13.90元,同比增长2%。公司表示该增长势头在第四季度仍在保持。

腾讯最新财报中显示,三季度腾讯视频付费会员总数腾讯视频付费会员数小幅降至1.2亿,同比减少900万,环比减少200万。

优酷并未披露具体会员规模,在11月17日,阿里巴巴发布的2023财年Q2(2022年7月1日至9月30日)财报中显示,优酷日均付费用户规模同比增长8%,主要由88VIP会员服务和内容质量带动。

不过,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2年三季度,爱奇艺 MAU为4.65亿,腾讯视频为4.14亿,芒果 TV为2.76亿,而优酷月活则仅有2.51亿人,不仅位居芒果 TV之后,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之间已有高达两亿用户的差距。

从2022年网剧总数上来看,优酷也是略逊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据骨朵数据显示,2022 年各视频平台共上线剧集273部,相比2021年剧集总量增加118部,其中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各117部,优酷85部,芒果TV49部,B站6部。

再从爆款剧上来看,爆款剧一直是视频平台吸引流量的重要筹码,消费者最终还是愿意为了内容买单,比如得益于暑期档《苍兰诀》的爆火,爱奇艺的会员数在Q3大幅增加,月狐数据显示,8月爱奇艺新增用户9837.6万,同比上升11.6%,环比上升43.6%。

Vlinkage数据显示,2022年网络剧播放指数TOP10中,腾讯视频数量最多,占5部,且《梦华录》拔得头筹,《星汉灿烂》位居第二;爱奇艺占4部,凭借《苍兰诀》、《卿卿日常》等古装爆款视频出圈;而优酷只有《与君初相识》和《沉香如屑》2部剧跻身前十名,略显单薄。

2022年网络剧播放指数TOP10,图/Vlinkage数据

其实从去年以来,优酷的爆款剧就低于其他两家平台。根据云合数据显示,2021年全网播放TOP20连续剧中,腾讯视频有14部,独播8部;爱奇艺有12部,独播6部;优酷仅5部,且均为拼播。综艺方面,2021年优酷仅有《这就是街舞4》进入网综有效播放TOP20,整体综艺有效播放不及芒果TV。

不管是从盈利能力、用户规模还是剧集爆款数量上,优酷与腾讯视频、爱奇艺之间的差距都十分明显,掉队的优酷还有重回第一梯队的机会吗?

2、吃相难看,优酷着急

迟迟未盈利的优酷,开始着急了。

近期有网友反映自2022年12月下旬开始,优酷会员账号只能登录一个手机了,而此前一个优酷会员账号可以同时登录三个手机设备。

针对此,优酷会员官方微博1月4日发布声明称,为保护用户账号安全,打击黑灰产,并且考虑到绝大多数用户的使用习惯,优酷VIP协议规定,用户账号最多可同时登录3台设备,其中包含:手机端App1个、Pad端App1个、电视端3个、电脑客户端1个、网页端1个、车载端1个、其他端1个。优酷VIP用户同一时间可在2台设备观看,酷喵VIP用户同一时间可在3台设备观看。

优酷会员公告,图/优酷VIP会员官方微博

该消息一出,瞬间引发网友热议,在优酷的声明微博下的评论里,排在热榜第一位的是,“我给我爸妈用是什么黑色产业链啊”,排在第二位的是“格局小了、自作聪明、吃相难看、活该你糊”。

这已经不是优酷第一次“骚操作”了,除了更改会员登录规则,优酷还通过上涨会员价格的方式“创收”。去年6月优酷会员近五年来首次涨价,自2022年6月21日零点起,优酷VIP和酷喵VIP会员价格进行调整,优酷VIP月卡调整至30元、季卡78元、年卡258元。VIP连续包月的费用从15元涨至25元、连续包季从45元涨至68元、连续包年价格则从198元涨至238元。

另外,优酷还多次推出一些“花式”收费方式,比如超前点播、VIP投屏二次收费等,而这些行为也引来众多网友的吐槽。

去年4月,优酷剧集《我叫赵甲第》的第23、24集,用户在开通会员基础上,还需要额外邀请5名好友参与“助力”来解释观看权限;

去年7月,大量用户反映,在已经充值优酷VIP会员后,想要投屏观影仍然需要再另外开通每个月12元的电视端会员“酷喵VIP”;

去年8月,优酷悬疑剧场的《庭外》大结局,并推出“番外”篇,不过即便是VIP用户也得付费3元才能解锁全部内容;另外,还有一些网友表示,即便是开通了会员也需要观看广告,被调侃为“会员专属广告”。

优酷悬疑剧《庭外》宣传,图/优酷官方微博

尽管惹得消费者多次吐槽,但优酷“花式”创收的手段仍层出不穷。追根究底,优酷这么做还是为了减亏、创收。

毕竟,爱奇艺率先实现盈利便离不开会员费涨价的功劳。去年5月,爱奇艺发布一季度财报,宣布首次扭亏为盈,而涨价的会员费便是爱奇艺盈利的关键因素之一。

爱奇艺的经验在前,优酷效仿此法也不足为奇。但硬币的另一面,爱奇艺也因为涨价等花式创收手段带来了消费者的吐槽和不满。

会员涨价给平台带来的是用户流失和收入下滑。爱奇艺和腾讯三季度财报均有显示,爱奇艺会员服务收入42亿元,相比去年三季度下滑2%,环比上季度下滑1.7%,腾讯视频的付费会员同比减少900万,环比减少200万。

于优酷而言,除了看到会员涨价带来的盈利外,也应该看到因此带来的用户流失的前车之鉴。

作为长视频平台,优酷能够走得长远的核心在于“内容”,通过内容拉动会员增长。只有优秀的内容才能吸引用户、留住用户,如果没有优秀的内容,会员也会减少,对应的收入自然也会减少。

3、留给优酷的时间不多了

市场对优酷寄予厚望是有原因的。

在视频网站草莽发展时期,优酷是国内第一个上市的视频平台,2012年,优酷在和土豆合并,之后一度占据长视频市场80%的份额,稳坐当时长视频网站的头把交椅。

不过好景不长,有观点将2015年看作在线视频行业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艾瑞数据显示,2015年,爱奇艺在3月、5月的用户观看时长数据已经超过了优酷。到了12月,腾讯视频移动端的数据更凶猛,用户量、观看时长、App使用次数均超过了优酷。

一直到今天,优酷不仅被爱奇艺、腾讯视频甩在身后,更被芒果TV赶超。

在知乎上有一个话题名为“为什么优酷土豆从 2015 年下半年开始逐步被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超越?”一位在电影领域的知乎博主在下面回答道,“优土丧失领先地位,重点不是他们错过了什么,而是在之前的一段时间内,他们做什么都慢人一拍。”

优酷究竟何以至此?一方面,优酷频频换帅决定了优酷管理层策略在不断变化,难以长久贯彻。在优酷进入阿里巴巴集团后,几度换帅,不同的领导人风格不同,拖慢了优酷的速度,而优酷原总裁杨伟东受贿事件,也让优酷深受影响。

优酷内部一次次的人员动荡,对优酷都是一次又一次“挫骨”般的折磨,只能一次又一次站在新的起跑线上,而对手不会等在原点。

除了频繁的人事变动,另一方面,阿里的基因与优酷不相融或许也是导致优酷掉队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被阿里收购后的几年里,优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轮值总裁、数据标准化驱动项目等,优酷已经完全阿里化。深燃曾报道,不止一位接近优酷的人士表示,在讲究人情、人脉,甚至有些“江湖气”的影视行业,阿里的这套体系出现了一定的水土不服。影视创作难以量化、需要创新,一套制度体系或许能将错误选项排除,但不出错不代表就会出爆款。

更关键的是,对于优酷来说,目前的市场局面尚不乐观。

2022年,长、短视频平台“化干戈为玉帛”。7月,爱奇艺宣布牵手抖音,按合作,爱奇艺将向抖音集团授权其内容资产中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用于短视频创作,同时用户在抖音看到二创的内容后,可点击跳转到爱奇艺看正片。

虽然腾讯视频未和抖音、快手达成合作,但腾讯拥有视频号,可以实现内部导流,对于外部合作的需求较低。

可想而知, 一旦长、短视频平台和解,在更大范围内相互引流、共享用户资源,将会实现共赢。而优酷仍固守在自己的小天地,和前两名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从行业第一到跌落云端,优酷的经历不禁让人感到惋惜。但更残酷的是,留给优酷的时间不多了。

尽管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在2022年实现扭亏为盈,但尚处于前期阶段,离整体向好还有距离,如果此时优酷不奋起直追,只会被越甩越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一刻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