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

公告

记录互联网商业的人物和故事。

统计

今日访问:2750

总访问量:4246944

巨亏超10亿,上市公司“易主”,曾经的“西南王”陨落?

2023年03月02日

评论数(0)

来源/天下网商

撰文/刘雨锟

编辑/王诗琪

百亿债务压顶,55岁的“零售西南王”王填和他一手创办的步步高,已经走到了悬崖边。

中国商超三十年,王填与他的步步高是绕不开的一环。1995年,王填在湖南湘潭开出第一家步步高超市。借着市场红利,步步高三个字席卷湖南、云南、贵州、广西。2008年,步步高成功上市,成为中国“民营超市第一股”。

但时过境迁,步步高所处环境早已截然不同。近期,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将步步高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下调至AA-级,王填任法人的步步高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步步高)成为被执行人,总执行标的近4000万元。

财报数据显示,步步高的资金压力很大。截至2022年9月底,步步高资产负债率87.47%,流动负债高达160亿元。

与此同时,步步高的经营业务也在全面萎缩,根据公司业绩预告,2022年步步高预计亏损13亿-19.5亿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600%-959%。步步高表示,下滑的原因是从2022年四季度开始,步步高全面退出四川,大幅收缩江西、湖南、广西等省份的市场。

王填和他的很多同行一样,发家于中国商超零售的空白年代,但在电商的狂飙突进、商超的激烈竞争中陷入挣扎,最后因债务压力无奈收缩业务,甚至陷入倒闭传闻。

回望2016年,那时的王填还意气风发,相比登山更爱好滑雪,因为“登山不够刺激”。王填说,滑雪爱好者在挑战自己的同时,永远要懂得风险控制,“不要摔跤,这是滑雪的魅力。”

王填 图源:步步高官网

2023年1月,步步高以10%的股份换得5.18亿资金,代价是“易主”——王填丧失了控股权,湘潭市国资委接盘,成为步步高的实际控制人。

王填的步步高之路

中国零售大佬们的地盘,北有物美、大润发,南有永辉、华润,而中部、西南省份就是步步高的天下。

在湖南,恐怕无人不知步步高。在步步高发源地湖南湘潭,“几乎每走一段就能看到步步高的字样。从河西到河东,步步高旗下的购物中心、超市、便利店几乎遍布湘潭各处。”

湘潭是步步高的“老家”。上世纪八十年代,王填还是个二十啷当岁的穷学生时,就展现出敏锐的生意头脑:别人卖热水瓶,他卖热水瓶胆,两年间几乎“垄断”了湘潭各大中院校的热水瓶胆生意。

1995年,27岁的王填已经是当地食品公司业务科长,他发现广东等地出现了一个全新的业态——超市。这种开放式的自选商店在沿海发达地区满足了消费者的多样性购物需求,很快就超越了当时主流的杂货店。而湖南的商超当时还是一片空白,这一年年末,看准时机的王填与妻子凑出5万元,在湘潭解放路的一家国营菜肉商场铺面基础上,开出第一家步步高超市。

1995年开出第一家超市的王填 图源:步步高官方

王填的入局可谓及时。自1995年后的两年间,外资连锁超市争相进入中国,家乐福、麦德龙、沃尔玛等纷纷入局。而王填与步步高在湖南首先站稳了脚跟。王填当时称,“店门还没打开,门外已是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当时新超市开一家火一家,我们要做的就是迅速复制和迭代。”从湘潭起步,步步高以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径,相继进军长沙,覆盖湖南省后开始向云南、贵州、广西等地扩张。当时行业评价步步高在西南地区有很深的护城河,“西南王”的名头渐渐打响。

2001年,步步高开启业态扩张,王填力排众议,在湘潭开了一家2.8万平方米的综合购物广场。这一想法曾遭到董事会的一致反对,但王填赌对了未来十年——接下来十年里,大型购物广场在全国遍地开花。2002年,投入巨资的步步高一跃成为湖南最大的连锁企业,并跻身全国连锁百强。

2008年,步步高集团上市。在资本助力下,步步高持续扩大影响力,零售业态也从原有的超市,拓展至家电卖场、百货商场、电器城、便利店、商业地产等等。2020年中国连锁百强中,步步高以815家门店、430亿的销售额位列第12。直到2021年,步步高还位列中国民营企业五百强第233位。

迷失数字化

以2020年为界,步步高的故事发生了巨大的割裂。2019年,步步高达到史上营收最高的197亿元,而2021年,步步高迎来首次亏损,全年亏损1.84亿元。2022年,亏损额骤然扩大到超10亿。

步步高近十年来利润变化情况 图源:东方财富网

这背后,商超行业连续10年的整体下行趋势,而步步高自身也出现了运营管理问题,内忧外患,最终爆发。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数据,从2012年开始,中国连锁经营百强的销售规模增长速度就在不断放缓,2020年遭遇有统计以来的首次负增长,当年百强销售规模2.4万亿元,同比下滑7.2%。

步步高主营业务能力下滑,王填相应作出诸多措施。据媒体报道,2013年,王填被阿里巴巴快速增长的交易额所震撼,他表示,“好比你刚把所有设备换成PC电脑,却发现所有人都在使用移动设备了。”

步步高曾大力拥抱互联网,从自建电商到试图打通线上线下,两条路都没能走通。

步步高商城 图源:步步高官方微博

2013年王填成立云猴电商,并搭建移动支付公司,希望做成一个全渠道、全品类的O2O,而后还进一步上线全球购业务。但由于线上线下业务割裂,线上流量匮乏,步步高在电商上很快败下阵来。2018年,耗资超过10亿的云猴项目关停。

2019年,时任步步高CTO(首席技术官)王卫东反思道,当时传统商超零售的内部系统,与纯互联网企业相比技术应用“至少滞后5年”。一方面很多系统还是在使用很古老的技术,操作也很原始,另一方面电商业务与传统业务各自为政,互相割裂。

王填很快尝试第二条路,希望“借力”突破。2018年,腾讯、京东入股步步高,在流量、供应链、业务合作等方面开启战略合作。马化腾还曾在王填的朋友圈下方留言,称“你们就是要成为掌握产业互联网技术的高壁垒的重公司”。王填解释称,与互联网巨头达成合作,主要就是要去挖掘线下流量和数据资产这块以往没人过问的“金矿”,获取线下顾客的更多商业价值。

但是,步步高的“新零售”之路,是一场艰难的“旧城改造”,原有的运营模式、零供关系等都没有本质变化,因而在短期见效后,步步高的探索又一次悄无声息地失败。2022年,京东与腾讯不惜亏本,减持离开。

最后一根稻草

过去十年间,王填没能如马化腾的期待做成一个有技术壁垒的重公司,却一步步把步步高做成了另一种“重公司”。

王填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表示,2009年起,自己把步步高集团转交给了外籍职业经理人,而当时年仅41岁的自己“有使不完的劲”,于是乎投身购物中心,搞商业地产。

这是一个符合过去十年企业经营逻辑的思路。在地产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无数企业家将资金投入商业地产,让零售搭上地产和金融的快车,大家一荣俱荣。只是在房地产行业遇到调控的时候,各方也只能一损俱损。

据钛媒体报道,从2008年至2017年的十年间,步步高累计投入了超过41亿元在房地产项目上,而2017年后,尽管王填意识到问题,却进一步扩张其地产版图,从2018年至2022年上半年,步步高累计投资近68亿元用于自建地产,例如长沙星城购物中心、怀化购物中心、邵阳购物中心等等。

2018年,王填表示,过去十年步步高建了430万平方米的商业物业,拥有53座购物中心,“从拿地、拆迁、建设到培育,一个商业地产项目完成要七八年周期。所以从现在开始,步步高将要进入利润高增长回报期。”但财报并未支持他的这一说法,而这些新商业地产都需要银行资金撬动,但步步高的不少项目一度很难从银行贷到款,造成企业现金流紧张。

数据显示,2021年步步高投资性房地产达到108亿元,是公司净资产的149%,而同样是商超零售的永辉超市和中百集团,它们投资房产占净资产的比例仅仅为3.02%和1.41%。

随着资金链的骤然紧张,从去年开始步步高“倒闭”传闻甚嚣尘上。2022年6月,长沙国资救场,向步步高提供20亿元的流动资金支持,并成为步步高第二大股东。但这笔资金也难以救王填于水火,今年1月,王填对步步高的控制权最终旁落。

连锁商超路在何方?

步步高之外,不少零售商超也面临困境。

家乐福近期同样陷入关店潮。工商数据显示,湖南旺旺上海分公司、好丽友公司近期向法院申请冻结家乐福合计4600万元的资产。另外,多家商超企业也在2022年录得亏损,例如永辉超市预计2022年亏损27亿元,中百集团预计亏损2.4亿元-3.4亿元。

除去疫情的影响,近年来生鲜电商和社区团购等等线上零售新业态的崛起,也对传统线下零售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为此,商超开始向即时零售业务转型。据《连锁超市经营情况报告(2022)》,超市的线上销售占比正在持续提升,2021年超市百强的线上销售规模同比增长40%,占总营收的比重提升至6.5%。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及即时零售,文件表述为“全面推进县域商业体系建设”“大力发展共同配送、即时零售等新模式”。阿里、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公司近年来也都开始推进位于近场的即时零售业务。

对于扎根各线城市的传统零售企业而言,这将是一个止损乃至找到第二发展曲线的新机会。借由互联网的更多需求,即时零售的风潮有机会帮助传统零售应对电商挤压,弥补线下客流损失,更快走出盈利困境。

当然,摆在传统零售业面前的并非是一条坦途。如何有效提升数字化能力,如何降低成本并增强获客效率,诸多问题都还等待传统商超企业们来解决。

而王填和不再属于他的步步高,还有时间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天下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