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览商业

壹览商业

公告

关注并研究新消费品牌,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yilanshangye  入群交流请加VX:xkyhs-123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2563

总访问量:12042602

遥望科技终究是为明星做了一场流量嫁衣

04月01日

评论数(0)


出品/壹览商业

作者/李彦

曾为“直播电商第一股”的遥望科技,开始被同行“落下了”。

今年以来,遥望科技被负面信息缠身。

1月30日晚间,遥望科技发布2023年度业绩预告。统计显示,该公司2023年的归母净利润预计将亏损8亿元至12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为2.65亿元。

2月2日,深交所对遥望科技发出关注函,要求其对大额亏损、应收账款不及预期等事项进行核实说明,并针对几项主营业务的营业收入、毛利率、净利润情况及具体经营模式,详细说明增收不增利的具体原因及应对方案。

2月27日,深交所对遥望科技及董事长兼总经理谢如栋等三人通报批评,深交所公布的纪律处分决定显示,遥望科技及相关当事人存在2021年至2022年期间公司存货账面值与实际不符、2019年至2020年期间部分收入确认不恰当、虚增收入、利润和应收账款回款等违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9年起至今,遥望科技董事长谢如栋、大股东云南兆隆就开始前后减持股份,其中,云南兆隆累计套现已超10亿。

从行业来看,已上市的东方甄选和交个朋友都展现出了“上升期”的势头。交个朋友2023年全年营收10.74亿,同比增长152.4%;经调整后净利润约人民币1.8亿,同比增长约601.3%。,东方甄选2023年下半年总营收27.95亿元,同比增长34.4%,净利润2.49亿元。

同行都在赚钱,作为曾经的直播电商第一股,遥望科技为何亏个不停?

鞋类业务“吸血”

如果对遥望科技稍有了解就会得知:遥望科技前身是一家名为星期六的女鞋上市公司,被电商冲击,做鞋亏钱了,收购MCN机构遥望网络,才摇身一变,成了一家直播带货公司。

转型成了直播带货公司,遥望科技却仍在被女鞋业务“吸血”。

即便从2019年至2023年上半年,遥望科技鞋服类业务营收从占总营收的58.65%降至12.06%,这个趋于边缘的业务依然是遥望科技拿来解释其亏损的首要原因。

面对高达12亿的应收账款,遥望科技解释称,鞋类业务应收账款回款不及预期导致公司2023年信用减值损失预计达到2.2亿元-2.4亿元,成为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遥望科技参股并开始委托杭州宏臻、杭州泓华和杭州欣逸三家公司代管和代销自有品牌鞋类存货。这三家公司,成为了拖欠遥望科技货款的一大源头。与此同时,在代管代销的过程中,宏臻出现虚增存货等不合规的行为,并造成了遥望科技2023年近2亿元的亏损。

这么看来,说鞋类是遥望科技旗下的“吸血”业务,一点也不为过。

和明星分成1:9?

一方面,遥望科技的副业务仍在拖后腿,另一方面,其主营业务直播带货,也确实难赚钱。

难赚钱,首先表现在流量的价格更贵了。

例如在2023年前三季度,遥望科技的营收同比增速为13.42%,但对应的总营业成本增速却达到了39.63%。其中,营业成本同比上升41.4%至33.18亿元,遥望科技解释称“互联网广告代理业务规模和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相应流量采买成本增加”。

除了流量采买成本变高之外,在直播带货方面,遥望科技商业模式现存的问题,才是难赚钱的关键。

东方甄选有董宇辉,美腕有李佳琦。和热衷于自己孵化达人的MCN机构不一样,遥望科技更偏爱与明星主播合作,旗下签约了贾乃亮、张柏芝等诸多明星。

在自有达人方面,一位对接过遥望商务的人士告诉壹览商业,除了最初孵化的流量主播瑜大公子,基本所有的自有达人都砍了或者缩小了投入。“当时,单场直播GMV少于100万直接砍掉直播团队,或者团队转做明星。”

在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孵化自己的达人签的合约相当于“卖身契”。不需要标注具体的场次数量和时间安排,除非是头部主播,不然在选品方面也没有太多的拒绝权。做明星,遥望科技要面对是和明星做生意的甲乙方逻辑,这就涉及到更多问题。

首先,带货能力强的主播能带来营收,但同时利润分成也会更加强势。壹览商业了解到,目前在和明星的合作上,遥望科技会根据具体明星的流量及带货能力来定分成。

像贾乃亮这样的头部带货明星,单小时GMV在1000万左右,和遥望科技的分成大概是九一开,遥望科技仅拿营收的一成。

况且,即便是明星,也不一定带的动货。例如,明星夫妇杨子和黄圣依带货腊肉品牌GMV未能破千。虽然黄圣依工作室随后表示,并没有做出保量承诺。但也可以从侧面推断,明星二字,和赚钱并不直接挂钩。

其次,明星签的合同虽然具体到一年多少场,但是排期并不一定能按照遥望科技的心意来。壹览商业统计了2023年贾乃亮抖音直播间数据发现,贾乃亮直播频率低的时候,甚至一个月仅上播一次。

上播最频繁的是大促节点,贾乃亮在10月上播8次,11月上播5次。以最近的38节大促为例,3月以来,贾乃亮至今仅上播5次,对比同行来看,美腕李佳琦可以38大促阶段每日稳定上播,东方甄选董宇辉的上播频率也远超于此。

最后,直播带货翻车事件频发,明星为了维护口碑形象退出带货直播间成为一大趋势。即便是已经对带货轻车熟路的贾乃亮,在双11也因美容仪价格遭大量网友质疑。

就在上月,演员朱梓骁综艺舞台分享自己入局直播的故事。朱梓骁提到,自己一度觉得,在带货的舒适圈可以干一辈子。但面对曾志伟关于演员和主播职业选择的提问,他却表示,“带货是我的后路,演戏才是我想坚持的路”。

“旗下有诸多明星”是遥望科技宣传常用的标签。但目前来看,遥望科技终究只是给明星做了嫁衣。

爱赶“风口”

遥望科技还有一大特点就是,什么业务都要尝试,哪里有热点跑哪里。

例如,公司曾自主研发直播全流程数字化平台“遥望云”,深耕SaaS业务,并相继打造遥望X27主题公园、遥望天门直播运营基地、中国鞋都(温州)数字化生态产业链基地等多产业带基地。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遥望X27主题公园,在财报中被提及为“拖累短期业绩的一大原因”。遥望科技对此说明称,社交电商业务中,本地生活投入成本显著增加,X27项目的推进让营业成本增加1.4-1.66亿元。

那么这个X27究竟为何,让遥望科技斥巨资打造?

在遥望回复问询函的官方公告中,X27被描述为“新消费服务平台”标杆项目,是“线上商业+线下文旅”的新商业模式。

线上指的是,350场品牌直播在此同步进行,店铺以直播间为单位,构成一座遥望直播基地。线下指的是,这些店铺同时组成了供消费者实体购物、逛街打卡的购物中心。

正如其官方渠道介绍一般,这是一个建筑面积约26万平方米,全天不间断营业的“线上+线下”新消费商业综合体。在壹览商业看来,这也是遥望科技心中的“商业乌托邦”。

这个综合体是否具备长期盈利的能力还尚不可知。遥望科技已在年中将其品牌定位升级为“科技驱动的新消费服务平台”。并先后开始布局AI、虚拟人、“短剧”等热门业务。

例如,2023年11月,遥望科技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的小程序短剧平台正在试运营,自制短剧正在拍摄,自制内容与平台即将上线。这也意味着,遥望科技布局这些新业务,并非只是“喊口号”,而是拿出了真金白银。

综上所述,鞋类业务吸血、主营直播业务为明星做嫁衣、试水多个新型业务都导致了遥望科技的基本盘不够稳定。船大难掉头,遥望科技能否实现逆境翻盘?壹览商业将长期保持关注。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壹览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