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点商业

极点商业

公告

独到观点独立态度,从C到B,记录互联网大公司和新经济商业故事

文集

零售(41)

统计

今日访问:1694

总访问量:1836744

再陷“二选一”,留给美团整改的时间不多了?

2023年09月18日

评论数(0)

美团新闻配图-官方(不要加水印14

尽管被处罚的是美团代理商,而非平台。但代理商代表的毕竟是美团,足以表明美团“二选一”整改情况,实际上或许很不乐观。 

来源/极点商业

作者/cindy

整改期内,美团外卖业务代理商再因二选一被罚。

近日,据信用中国网站显示,2023年8月,广东英德偕戚网络有限责任公司因“二选一”违法行为,被英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下达五万元行政处罚。

作为“国字头”信用网站,信用中国是我国推进信用体系建设的一项重要举措。所发布内容具备权威性、综合性、及时性,比如发布的违法失信“黑名单”等不良信用信息,都是由相关部门依法确定。

因此,英德偕戚被行政处罚,其违法行为可谓“板上钉钉”。根据英德人才网、英德招聘网、58同城等招聘信息显示,英德偕戚或是美团在广东省英德市的代理合作商。

2021年10月,因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美团处以34.42亿元罚款,责令其退还商家独家合作保证金 12.9 亿元。同时要求美团连续三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提交自查合规报告,确保整改到位。

彼时美团回应称,诚恳接受,坚决落实,将全面深入自查整改,杜绝“二选一”。但英德偕戚等代理商的被罚,再次引起商家和外界担忧:整改期尚未结束,美团代理商为何又在实施“二选一”?是平台整改不到位,还是代理商在“坑害”美团?

01

又见处罚,顽疾依旧

企查查信息显示,英德偕戚网络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英德偕戚)成立于2018年,法定代表人高俊芳。英德人才网信息显示,目前该公司仍在招聘骑手、配送员、美团外卖主播、业务经理等岗位。

根据“信用中国”发布的信息显示,英德偕戚为了减少商家上线“B”平台,降低“B”平台对自己的不利影响,通过调高商家佣金和关闭商家店铺的方式,对上线“B”平台的商家进行不合理的限制。

因此,英德偕戚调高了上线“B”平台的“英德市英城某奶茶店”、“英德市某粥铺”、“英德市英城某大排档”等多家餐厅的佣金。同时,关闭了上线“B”平台的“英德市英城某餐饮店”和“英德市英城某美食店”的店铺。

这意味着,英德偕戚符合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二选一”垄断行为。因此,英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责令当事人15日内改正违法行为,并处以50000元的罚款。

在处罚信息中,英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并未公布“B”平台名称。美团外卖目前竞争对手主要有饿了么、抖音外卖——最新数据显示,经过三城试点及两批拓展之后,目前抖音外卖配送业务共在30个城市上线,但并未进入英德等三四线城市。因此,B平台大概率依然是竞争老对手饿了么。

既然美团早在两年前就信誓旦旦承诺,表示全面整改、杜绝“二选一”,那么英德偕戚为何还会铤而走险?

一位当地商家表示,这可能与英德偕戚“二选一”手法更加隐蔽有关。

“最初我在美团外卖开店,平台服务费为20%,比饿了么平台服务费贵2%。2022年上线饿了么后,发现美团上外卖店曝光量减少,订单急剧减少。之后美团业务经理多次找上门来威胁其下架饿了么,否则就要重新签约,将美团平台服务费从20%涨到23%。”上述商家表示,美团合作商业务经理(BD)多次拒绝了商家不涨佣请求,坚称这是公司规定,美团商家只要上饿了么,就要增加美团抽佣点数。

上述商家走访后才发现,自己经历在英德并非个案。疫情期间,英德当地有数十家餐饮店被美团代理商“二选一”逼独。为了达到目的,商家或被提高佣金、或被调整配送范围、或失去参与活动的资格等。

“房租、人工、材料等固定成本支出连年上涨情况下,平台如果还上涨佣金,或者逼迫‘二选一’,那么商家大多会不堪重负。”有当地餐饮商家也称,他们也知道美团平台在进行整改,难以得知为何还允许当地代理商进行“二选一”行为。

“不知道美团对这件事是否知情,但也不敢得罪代理商,更不敢得罪平台,很多商家都怕被关店限流。”上述商家称,大部分商户对美团代理商的要求,都会选择“妥协”或忍气吞声,也有商家被逼独濒临破产,迫于生计向相关部门无奈投诉举报。最终,英德偕戚被行政处罚。

02

自查整改,效果不佳

多年以来,美团外卖逼迫商家“二选一”,以及被指佣金比例过高等消息频频。根据市场监管总局此前通报,2018年以来美团滥用在国内线上外卖的支配地位,以实施差别费率、拖延商家上线等方式,促使平台内商家与其签订独家合作协议。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哪种形式的“二选一”,都会给商家正当权益、市场公平竞争造成严重伤害,不但没有绑住用户和商家,最终还会反噬自身。

2020年疫情暴发期间,美团“二选一”行为受到各地餐饮商家的猛烈抨击和投诉,四川、重庆、广东等多个餐饮协会反应激烈,代表协会内商家向美团发公开信,要求美团取消“二选一”,并降低佣金的抽成比例。

例如,广东餐饮协会在交涉函指出,美团外卖凭借在广东市场 60%—90% 的市场份额,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 26%。美团则回应称,2019 年美团外卖的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 10%—20%,真实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

这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重点关注。2021年10月,监管“靴子落地”,美团吞下34.42亿元的处罚大单,同时被要求整改需在三年内完成。

按照时间表,美团的整改期将持续到2024年10月。“本以为这就是混乱的结束。”多位餐饮商家对此说,最初他们对美团满怀期待,觉得平台真的会彻底落实整改措施,自己可以在市场中公平竞争,自由选择合作平台。

好景不长,从去年开始,各地又开始曝出美团代理商逼迫商家“二选一”的消息。

去年10月,有媒体报道《美团“拼好饭”潜藏食安问题,商家拒绝开通后疑被缩小配送范围》。根据上述报道,美团“拼好饭”于2020年上线,价格相当于正常外卖价格的4-8折,商家很难保证利润。

多位美团商家反映,在拒绝开通“拼好饭”活动后,店铺被美团缩小了配送范围,导致日单量大幅下滑。一家内蒙古面点店的店主称,2022年8月,其被当地的美团业务员要求在美团上架“拼好饭”活动,在以活动容易亏钱为由拒绝上架后,其美团店铺的配送范围被缩小,单量大幅下滑。“平时我们单量有80单以上,现在到50单,周末本来一百多单,现在只有六七十单”。

去年11月,江苏省扬州市官方发布反不正当竞争典型案例,其中处罚金额最大案件系扬州市俊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述公司系美团扬州市江都区合作代理商,其利用技术手段限制交易及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虚假宣传案。

根据扬江市监处罚〔2022〕00302号文件显示,当事人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的方式,强行采取“缩减配送范围”、“上架满减活动”“上架减配送费活动”的手段,强迫用户下架其他外卖平台的活动,妨碍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限制了商家和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

尽管上述案例中,被通报、处罚的是美团当地代理商,而非平台。但代理商比较代表的是美团,足以表明,美团“二选一”整改情况,实际上或许很不乐观。

03

水能载舟,也可覆舟

好消息是,依靠外卖业务持续强势,美团交出了一份漂亮的财报成绩单。

根据美团最新财报,今年第二季度美团营收679.65亿元,同比增长33.4%,超出分析师预期的672亿元;经调利润76.60亿元,同比增长272.2%。

这一业绩,创下历史新高。

从财报分析来看,美团业绩增长主要动力是“核心本地商业板块”业务。该板块中,外卖收入增长是美团营收增长的主要动力,为美团贡献最多营收和利润。其中,外卖佣金收入184亿元,同比增长了47%,超出市场预期10亿元。

这表明,美团在外卖领域的收入增长,离不开外卖佣金的不断增长——这正是很多商家,对美团的最大不满之处。

第三方数据机构Trustdata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美团外卖市场份额为72%,加上抖音外卖业务才刚起步,美团在行业中的领先优势地位,远远超过电商、网约车、短视频、酒旅等行业,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家独大”。

毕竟,抖音内容生态和庞大流量,对很多餐饮商家来说是渴求的到店业务增量。这是封闭流量、工具属性的美团所不具备的优势。

“美团在骑手、运营网络和商户质量方面都非常有信心。”今年3月的财报电话会上,美团CEO王兴曾谈及,交易效率非常重要,这是短视频平台所不具备的优势。

最新财报电话会上,王兴进一步表示:“人总是要吃饭的,而年轻人不爱做饭,长远来看,我们的外卖业务仍有进一步渗透增长的潜力。”

据QuestMobile,2023年4月,本地生活综合服务行业全网渗透率38.4%,外卖服务渗透率15.6%,这意味着本地生活的确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不过对美团来说,外界很难判断清楚:不断增长的市场份额和佣金收入,有多少来自“二选一”等手段,有多少来自市场的自然增长。

美团外卖的市场增长,离不开各地代理商的汗马功劳。根据公开数据显示,美团代理商数量超过2万,覆盖全国100%的市县级行政区域,渠道占有率较高。

有业内人士称,美团外卖业务代理费并不固定,与代理商、服务商合作模式,以及费用标准可能存在一定的灵活性和差异,但都需要缴纳一定的加盟费、保证金,并按照一定佣金比例支付给美团相应的服务费用。“总体来看,美团对区域代理商的市场开拓,各方面有着越来越严格的KPI考核指标。”

根据《美团外卖代理商行为规范》,美团有着对代理商行为规范及合规培训宣导,违规严重的代理商,甚至会被清退。但根据多位业内人士说法,从平台到代理商,再到运营经理(BD),业绩其实才是最重要的考量。

因“二选一”被处罚的英德偕戚,目前正在招聘的业务经理(BD)岗位,就印证了这一点:薪资待遇为有责任底薪+绩效提成+业绩奖;岗位职责由美团总公司组织培训;三条岗位要求中,有两条直接与业绩、营销任务相关:一是要求执行上级主管下发的营销任务、完成公司下达的业绩指标。

所谓有责任底薪,简单而言就是完成每个月规定的业绩量后,才能拿到的底薪:假若责任底薪1000 元,销售额提成10%,规定业绩是10000元销售额,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是1200元。假若这名业务BD当月只做到了9900元的销售,就会扣除部分底薪。

层层压力之下,哪怕美团平台表面有各种规定,自查整改。但落实到代理商和业务BD,为了生存,也只会想方设法将业绩做大——从平台角度来看,想要杜绝“屡禁屡犯”,管理难度确实很大。

这一切后果和影响,毫无疑问最终依然要平台来承担。

今年6月,又一家餐饮企业向美团“宣战”,西北地区的餐饮品牌——魏家凉皮,突然将其门店从美团外卖全线下架。真实原因无论是魏家凉皮的市场策略,还是因为与美团外卖在合作策略、利益分配方面存在问题,其实都在说明一个道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极点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