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财经向善

向善财经

公告

文集

财经(90)

统计

今日访问:462

总访问量:2785159

2023:元气森林的渠道“填坑”之战

2023年07月28日

评论数(0)

来源/向善财经 

作者/刘能

快消品领域,软饮一直是创业公司的最佳选项。至于原因,在万亿市场规模下,随便切下一小块蛋糕,就能快速起量并站稳脚跟。但起步之后,企业需要迎接的是更加猛烈的狂风暴雨。

元气森林作为软饮新贵,近两年已不复刚开始高歌猛进的态势。厂家压货、经销商窜货等诸多问题,让元气森林在快消渠道维度面临一场持久的硬仗。

2023年,元气森林也投入了比往年更多的经费用于经销商开拓、培训及市场推广,对经销商支持力度前所未有。就连元气森林创始人唐彬森也在走访各地拜访经销商,并在今年4月底的一次经销商大会上准备了长达20分钟名为《伙伴》的演讲,以此“讨好”经销商。

据悉,目前元气森林全国经销商实盘周转天数达到21天左右,实现了全渠道去库存化。大力投入下已见部分成效,但面对快消巨头,元气森林的渠道难题或许才刚刚解开“线头”。

从0到1:产品第一,渠道第二

不可否认的是,在快消行业论初期成长速度,元气森林丝毫不逊于行业头部。是迄今为止最快达到70亿年销售额的饮料品牌。统一、可口可乐、东鹏特饮花了约15年,康师傅花了10年,而元气森林只花了五六年。

而元气森林的成长轨迹,也打破了过去渠道为王的盖棺定论。

软饮由于重量大、单价低等因素,天然对电商渠道不友好,作为即时性需求,反而更容易被线下渠道的消费者触达。中国软饮市场70%的销量仍然来自于线下渠道,剩下的30%则被转移到了线上。

但元气森林等新消费软饮品牌在1亿到10亿销售额的增长阶段,大多在线上快速起量。可见,元气森林初期的成功,渠道因素在其中的比重或许并非太高。当然,随着元气森林10亿到70亿,从70亿到超越100亿,对渠道的重视程度也必须不断加码。

在向善财经看来,渠道的重要地位已不再贯穿快消品生命周期全局。当下时代,快消品从0到1阶段,产品>渠道,从1到100阶段,渠道>产品。不同的时代,渠道结构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至少目前来看,渠道的作用似乎正迎来拐点。

那么,元气森林成长初期到底依赖于哪些成功因素?

首先,气泡水大单品的爆发功不可没。在2022年,元气森林营收约为80-90亿元,其中气泡水占据了70%以上。对于爆品来说,渠道顺畅即可,并不会如传统快消产品那般过度依赖。

其次,离不开与巨头的错位竞争,除了渠道的线上错位之外,更重要的是在价格体系上的高端化错开身位。

大家都知道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零售价,虽然涨价声音不小,但实际上很多店铺零售价格还是3元。元气森林气泡水的售价是可乐的近两倍。

在中国饮料市场,企业实现年营收“百亿”是一道重要门槛,过了这道门槛才能真正在这个战场立足,拥有和快消巨头一较高下的资格。

但接下来,渠道已成为元气森林必须抓住的“稻草”,不仅仅是元气森林想要跨过百亿门槛。更重要的是,元气森林早期所建立起的优势正逐渐消失。

消费者对软饮的健康属性进一步加码,正在从代糖升级为无糖。

在阿斯巴甜致癌消息传出之后,消费者不免对所有代糖成分产生担忧。肉眼可见的是,气泡水赛道在众多竞争对手涌入而快速扩容之后,增长已经放缓,新的增量空间出现在无糖茶赛道上。

从《2023中国无糖茶饮行业白皮书》调研数据来看,预计到2025年无糖茶饮市场规模将突破百亿大关,到2027年将达到124亿元。无糖茶饮的主力消费人群中,30岁以下人群占比达70.8%;近半年的新增用户中,30岁以下的消费人群占比达84.1%。

元气森林曾推出的无糖茶的主打产品为纤茶。公开数据显示,在2022年9月,纤茶前8个月的业绩突破亿元,成为了元气森林新晋亿元水平的品牌,但相对其气泡水产品来说,仍然有些不够看。燃茶作为元气森林旗下即饮茶品牌,也去掉了产品中的代糖赤藓糖醇,变成了更彻底的无糖茶。

气泡水大单品不再大踏步前进,元气森林的增速也受到了显著影响。

根据元气森林此前公布的销售额增长率,2018年-2021年增长率分别为300%、200%、309%、260%。据《晚点LatePost》此前报道,元气森林在 2022 年制定的销售回款目标为 100 亿元,增速仅 37%,相比过去增速大幅放缓。不过对此元气森林没有回应。

此外,从大环境来看,去年年底,人民银行发布四季度针对银行家、企业家和城镇储户的三份例行调查问卷报告显示,消费、储蓄和投资意愿方面,倾向于“更多储蓄”的居民占61.8%,比上季增加3.7个百分点。

一方面,消费呈现降级趋势,消费者更加现实、更加理性;另一方面,软饮市场门槛较低,竞争激烈,存在过度供给的情况。再加上元气森林需要从一二线城市深入下沉市场,这时候更加考量产品的性价比。在这个背景下,消费者将难以和元气森林的高价产品相匹配。

但对于元气森林来说,走入线下渠道,意味着需要和传统经销巨头展开肉搏,更加依靠高价错位竞争。

以“有矿”为例,报道称,元气森林寻水团队从200个水源地中进行筛选,并亲身探访了48处优质水源,仅5处达到了有矿的标准。元气森林曾对这款高端矿泉水寄予厚望,想要高调打造出每瓶5元的高价,但经过小批量测试后,元气森林还是将有矿的定价下调为每瓶3元。即便如此,仍然没能让有矿复刻气泡水的爆品现象。

在向善财经看来,发展渠道不仅是跨越百亿的必经之路,也是元气森林夯实自身根基,防止因被巨头蚕食而引发倒退的重要举措。

目前,元气森林基本实现了从0到1,乃至从1到10,但根基相比巨头仍然薄弱,接下来能否实现从10到100的目标还在其次,关键在于保住现在已有的位置。

2023:填坑之年

2022年,王烈曾在《宝洁“老炮”给元气森林的一封信》中写到:“激进的销量目标,问题不在销量目标本身,更不在产能和原材料的配合。真正的大问题,来自由此引发的销售组织混乱和渠道失控上。”唐彬森看到后,对此进行了评论,“说得对,谢谢”。

相信唐彬森真的认识到了这些问题,元气森林2022年的销售目标也从100亿调整到了70亿。但70亿的目标之下,元气森林仍频繁被曝出厂家不断压货、经销商库存积压严重导致窜货亏损、业务员流动频繁以及终端管理混乱等渠道问题。

在去年年底的经销商大会上,元气森林把“渠道及经销商”当做2022年最需反思与复盘的环节以及2023年最重要的工作方向之一,为何?当气泡水的爆品逻辑不可复制时,元气森林想要不断让更多的新品实现从0到1,这时候就必须走传统快消巨头渠道为王的“老路”。

重心转为渠道之后,元气森林今年开年似乎也转变了以往过度营销的风格。据天眼查APP显示,其舆情热度值最高的信息还停留在去年推出可乐气泡水。

但事实证明,线下渠道的建立并非一朝一夕。线上渠道一切皆有数据可循,效果肉眼可见。但是线下渠道不一样,想要建立一整套线下销售体系,更依赖于非标化的经销商以及业务员,需要耐心经营与经销商的关系,完善销售网络体系,往往要花费数年之久才能成为长销企业。

即便元气森林有能力让渠道迅速膨胀,但渠道也会随之迅速失控。结果导致经销商、小超市老板逃离元气森林的声音不断出现。这背后,元气森林的渠道之困需要解决三个难题:

第一,元气森林能否给到经销商足够的“渠道安全感”。

元气森林限定口味的樱花白葡萄味苏打气泡水,在去年夏天被戏称为“夺命樱花白”。专做临期食品生意的倒爷曾表示:“说句张狂点的,全国一半经销商的库房里肯定还放着这个口味的货,狗见了都摇头。”

谁能想到,这一产品在短短半年之前还是经常断货的畅销新贵。经销商们从疯狂囤货到送出“夺命樱花白”的无奈外号,也说明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做元气森林的经销商,将面临更大的风险以及更强的不确定性。

当下环境,“稳”字当头。经销商实力较弱,相比品牌抗风险能力也更弱。因此,唐彬森今年以来不断强调回归传统,向传统行业认真学习,同时把经销商当做“伙伴”。

第二,拥有互联网基因的元气森林,如何做好数字要素与实体经销商的融合。

元气森林凭借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打法,成功在软饮市场实现突围,即便回归传统,元气森林也不可能完全丢掉自身优势去和传统巨头肉搏。比如为了加快线下的渠道铺设,元气森林的重点不仅有下沉市场,还有对智能冰柜和自贩机的重视。

据每日人物社发文表示,冰柜和自贩机都有唯一的标识码,上传系统之后,可以通过摄像头拍摄、识别产品条码,查看陈列情况、单店SKU和销售数量,提升供应链效率,节省管理成本。

但实际上,业务员似乎被困在了冰柜以及自贩机的数字化系统之中,智能冰柜每次更新都变得更加复杂,填的东西以及要拍的照片越来越多,导致业务员的任务量剧增。结果就是业务员的频繁流动、离职缺失。

第三,线下渠道的经销商也要面临传统巨头与新锐玩家的抉择。

据界面新闻一篇《农夫山泉2021卖最多还是水,但增速最猛的却是它》的文章显示,为了阻止元气森林对线下渠道的进攻,农夫山泉曾在2021年不惜重金发起了对元气森林“天降财神”的狙击活动。只要商家把农夫山泉的产品放进元气森林的冰柜,农夫山泉就会直接向商家赠送相同数量的长白雪矿泉水。

在2022年,也有某券商朋友曾向每日人物表示,“(钟睒睒)已经告诉我们,你要去做元气的生意,那就不要跟我合作了”。

如果对线下渠道具体细分,又可以分为现代渠道(连锁超市、便利店)、餐饮渠道、传统流通渠道(夫妻老婆店、社区杂货店)、特通渠道(机场、车站)等。元气森林想要实现对渠道的攻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向善财经看来,如果说2022年是元气森林对渠道的“挖坑”之年,那么2023年则是元气森林渠道的“填坑”之年,并且已见一定成效。

据悉,今年元气森林推出了聚焦客户盈利、新增服务网点、加大付费陈列等七大渠道策略,数据显示,自2023年开年以来,元气森林的气泡水产品库存周转降低至三周。

最新一期尼尔森数据显示,今年1-5月元气森林业绩超额完成近5%。不过,公司未披露整体销售数据。

据了解,唐彬森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元气森林要回归一家传统公司,“未来三年保证50%-60%的年化增长就可以了,我不要求每年都两三倍。”

从其态度来看,元气森林这场渠道之战能否在今年“谢幕”,还是个谜。

参考文章:

《农夫山泉2021卖最多还是水,但增速最猛的却是它》,界面新闻

《经销商逃离,下沉难破局,元气为何森林卖不动了?》,每日人物社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向善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