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Insight

连线Insight

公告

产业升级创新者的聚集地。

统计

今日访问:7095

总访问量:15177292

分还是合,进还是退,吴泳铭的取舍

03月22日 20:30

评论数(0)

文/王慧莹 

编辑/子夜 

过去一年,阿里一直处于变革之中。

去年3月,时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张勇发布全员信,宣布阿里启动“1+6+N”组织变革。

当时阿里最重要的变化在于“分拆”,以此让阿里变“小”。彼时,多项业务和集团拥有更大的自主权,肩负着独立上市的重任。

而去年9月,蔡崇信和吴泳铭正式接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和CEO,同时由吴泳铭兼任阿里云董事长与CEO。

高管的变动,也影响了阿里的整体走向。

阿里巴巴CEO吴泳铭,图源阿里巴巴官网 

这一年里,阿里在变,开始有分有合。一方面,阿里已经宣布不再推进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盒马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也已暂停、去年10月提交上市申请的菜鸟集团仍在等待更好的上市时机;另一方面,阿里CEO吴泳铭掌管淘天集团和云智能集团,形成两大核心,驱动增长。

阿里最终怎么分,如今还没有定论,但分分合合之间,再次验证了蔡崇信说的那句——唯一不变的是变化。

分合之余,阿里的各大集团都在按序进行相应的人士调整。目前,阿里旗下有淘天集团、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云智能集团、菜鸟集团、本地生活集团、大文娱集团,权力交接之下,各集团新任管理层大部分都是80后。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从上任CEO以来,吴泳铭就坚持“管理团队年轻化”。当然,相比组织和管理层的变动,集团业务的表现才是推动阿里这艘大船向前高速行驶的“燃料”。

去年11月拼多多市值一度超越阿里,阿里作为过去中国电商市场的龙头玩家,已然到了关键的破局时刻。资本和市场都在等待新一代管理者能给出什么答案。

去年6月,阿里“十八罗汉”之一吴泳铭接任阿里CEO,阿里也正式进入吴泳铭时代。一代CEO有一代CEO的选择和思考,外界都在好奇,这一年,这位CEO在想什么?

这很难回答。从结果来看,阿里的管理层正变得年轻,阿里各集团也进入新的分合阶段。或许吴泳铭的思路在于培养一个更年轻的管理团队,并打造一个“核心收紧、非核心减负”的阿里。

1、管理层还在调整,吴泳铭在想什么?

过去一个月,阿里的两个重要业务迎来管理层巨变。

3月初,阿里宣布本地生活集团董事长兼饿了么CEO 俞永福将于3月31日卸任他在本地生活集团的管理职务,高德和饿了么分设董事长;

3月18日,阿里新零售业务盒马离开陪伴自己9年的创始人侯毅,原盒马CFO严筱磊兼任盒马CEO,未来侯毅将作为盒马首席荣誉顾问,为盒马的发展提供指导;

这两场权力的交接来得很突然,实则都是酝酿已久。本质上,几大业务权力交接的背后,透露着阿里最高权力中心的思考——盈利和聚焦。

首当其冲的是盒马。作为阿里新零售的代表,盒马从成立以来便引领着中国零售行业的创新。这些年,盒马在侯毅的带领下开辟了盒马鲜生、盒马MINI、盒马里、盒马小站、盒马菜市、盒马Pick'n Go多个业态。

侯毅被行业看作是最能折腾的零售老兵,盒马也在一次次折腾中直面经营压力。

创业至今,阿里为盒马至少投入了百亿元,但盒马尚未实现全年整体盈利。

现如今,阿里一直在改革、聚焦,近期关于盒马的未来传闻有很多,尽管阿里已经否认盒马相关出售计划,作为阿里眼中的“非核心聚焦业务”“实体零售相关业务”,盒马的未来依旧扑朔迷离。

另一个本地生活集团的变化释放出的信号则更多。素有阿里“整合大师”“救火队长”之称的俞永福退居业务一线,是在本地生活业绩好转的背景下。

阿里2024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显示,饿了么亏损同比持续大幅收窄,带动本地生活集团经调整 EBITA(经营损益)加速收窄至 20.68 亿元人民币。对比去年同期来看,亏损自29.23 亿元继续收窄三成,超出市场预期;同时,本地生活集团订单同比增长超过20%,年度活跃消费者环比持续增长、超过3.9亿。

这预示着,饿了么-到家、高德-到目的双轮驱动战略后,本地生活初级阶段的任务已经完成。但阿里对本地生活的期待更高,本地生活必须以各种方式尽快实现盈利。给高德和饿了么各自分设董事长,让两者都更聚焦,以自身的经营效率和质量为目标,是阿里管理层的思考。

除了想让业务上更聚焦,换下70后的俞永福、60后的侯毅,阿里权力交接最大的变化在于管理团队正在变得年轻。

这是吴泳铭上任后强调最多的关键词之一。早在上任之初,吴泳铭就曾在全员信中提及组织架构年轻化的策略,表示“4年内,要让85后、90后作为主力管理者刷新业务管理团队”。

拉长时间线来看,吴泳铭针对最核心业务淘天集团的调整,也在不断印证这一战略。

去年12月,在兼任淘天集团CEO48小时后,吴泳铭就向淘天集团挥去了指挥棒。 彼时,淘天集集团6位年轻管理者被任命分别带领淘天集团各关键业务,直接向吴泳铭汇报。

具体而言,吴嘉带领用户平台事业部与阿里妈妈事业部;饿了么首席运营官谌伟业调任淘宝,负责淘宝事业部、淘天商家平台部、淘天客户满意部;活跃在淘天业务一线的刘博将接手天猫事业部;汪庭祥带领服饰发展部;原直营业务负责人刘一曼负责M2C事业部;程道放带领淘宝直播及内容事业部,负责推进淘宝内容化建设与创新。

这6人几乎全是80后,其中还有两名85后,均从一线实践中进入管理层,且都曾做出年轻人喜爱的业务。此外,吴泳铭在给淘天集团的全员信中还对淘天提出了新要求:正视现状,重新创业。

如今,本地生活集团、盒马也都把指挥棒交到了80后手中。正如管理教父吉姆·柯林斯在《基业长青》中说过,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时,企业要善于接纳新事物,要有感知新事物发现新机遇的敏感。而年轻人正是最具创新力的一代。

距离阿里史上最大的“1+6+N”改革已经过去了一年,25岁的阿里却还在变,以吴泳铭为代表的管理层在为阿里找一条最合适的破局之路。

2、分还是合,什么是最适合阿里发展的路线?

吴泳铭上任9个月,似乎始终在带领阿里在思考一个问题,各个集团是分是合,亦或者说该怎么分,怎么合。

去年3月,时任阿里巴巴CEO的张勇宣布“1+6+N”分拆计划,成为阿里成立24年来最大的组织结构变革。

张勇对阿里的拆分很彻底。按照原计划,阿里将从一家公司走向多家公司,各业务集团财务独立,具备条件的业务集团和业务公司,都可以独立融资和独立上市。

去年5月18日晚,阿里巴巴集团2023财年Q4及全年财报宣布,阿里云将从阿里巴巴集团完全分拆独立走向上市,菜鸟、盒马启动上市计划,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启动外部融资。

四个月后,吴泳铭接过张勇的指挥棒,走到台前,阿里业务再次变阵,有些业务甚至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最具代表性的是阿里云和盒马、菜鸟等欲独立上市的业务。

张勇在解释阿里云分拆原因时提到,鉴于云智能集团与阿里大多数消费互联网业务有巨大差异性,因此集团计划将在未来12个月将云智能集团完全分拆并完成上市。

但去年11月,阿里便宣布停止阿里云分拆的动作。“阿里巴巴集团将在阿里云战略方向上保持长期坚决的投入,同时云智能集团仍会继续保持独立公司运作方式,采取董事会授权的CEO负责制。”吴泳铭在阿里2024年Q2财报会上表示。

首先要明确的是,上任CEO后,阿里的权力逐渐向吴泳铭集中。2023年9月,吴泳铭正式接任阿里巴巴集团CEO;2023年9月,他接任阿里云董事长与CEO;到了2023年12月,吴泳铭又接任淘天集团CEO。

至此,吴泳铭一人身兼三职。阿里巴巴董事长蔡崇信在全员信称这有助于以技术创新引领淘天变革,确保集团聚焦核心战略电商和云,形成统一指挥和高强度持续投入。

早在接任阿里云CEO时,吴泳铭明确阿里的两大战略决心——用户为先、AI驱动。前者是淘天的主题,后者是阿里云的新使命。彼时,吴泳铭围绕电商和云释放了战略融合的信号,更为阿里云的“合”做了铺垫,也几乎推翻了阿里此前“分”的思路,阿里又似乎回到了分拆前的原点。

除了云和电商的融合,原本计划谋求独立上市的盒马和菜鸟也在吴泳铭聚焦的思路下有了新变化。

根据去年5月的阿里财报,阿里已批准启动菜鸟集团上市计划,预计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完成,批准盒马启动上市流程,预计将在未来6到12个月内完成。

按这个时间表,盒马被看作是阿里启动分拆改革后的首个独立上市子公司。

图源盒马微信公众号

去年4月,彭博消息称盒马已经开始为冲刺港股IPO做筹备工作,准备明年在香港上市;到了阿里人事变动集中的9月,盒马搁置IPO的消息传出;直到11月,阿里在2024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中首次宣布盒马募股计划暂缓。

另一边,菜鸟的上市计划比预期的要慢。

去年9月26日,菜鸟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申请,成为阿里拆分改革后,首个正式进入IPO进程的业务集团,但至今迟迟未下表。

今年2月,蔡崇信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市场表现欠佳,菜鸟希望等待更好的上市时机。

“去年阿里宣布重组,目标是希望体现每个业务的内在价值,但当时也明确交易是否推进、如何推进取决于市场条件……阿里现在战略的聚焦点是推动集团内不同业务之间的协同效应……推动协同效应的实现,这是价值最大化的方法。还会继续考虑不同业务的单独融资,但是不会操之过急。”阿里管理层在2024年第三财季财报会上强调。

但菜鸟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今年2月开始,菜鸟速递在全国范围内启动大规模招聘,率先打响“抢人战”;菜鸟物流科技近期与B2B跨境贸易分销渠道商Spotter签署合作协议,开拓海外市场……

一年的兜兜转转,阿里似乎并没有在上任管理层的预设轨道上发展。但可以确定的是,尽管路径不同,每一任管理层都在摸索前进,但目标是一致的,为一个更具战斗力的阿里。

3、进还是退,什么该押注什么该放弃?

商场如战场。阿里身处的互联网江湖更加残酷,稍有不慎就会一步错步步错。如果说业务的分与合是战前热身的“排兵布阵”,那懂取舍、知进退便是战场上的“孙子兵法”。

随着吴泳铭相继接管阿里业务,阿里新的战略方向也逐渐清晰。新管理之下,阿里一个突出变化在于“核心收紧、非核心减负”。

早在吴泳铭刚上任时,就明确了阿里“用户为先、AI驱动”两大重心。到2023年11月阿里财报业绩电话会上,吴泳铭再度将阿里面向未来十年的重要优先级提炼为三个方向:技术驱动的互联网平台业务,AI驱动的科技业务,全球化的商业网络。

再结合吴泳铭接管的集团来看,淘天和阿里云是阿里2024年毋庸置疑的主线。CEO亲自带队的板块,这是必须要押注的方向。

电商作为阿里多年的核心业务,被放在更优先的位置上。尤其是当下的电商环境中,随着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平台劲敌环伺,淘天的优势不再明显,阿里需要调动一切资源为电商赋能。

今年初,阿里管理层在内部明确表示,“我们不需要新的方向,或者是新的商业模式。阿里曾经在淘宝押注了太多的新方向,反而导致在电商基本需求层面的投入度和关注度远远不足。”

2024财年第三季度报发布后,吴泳铭提到,“重振淘天集团是阿里巴巴集团的最高优先级任务之一,未来一年,我们将在改善用户核心体验上加大投入,以支持淘天集团重拾增长及稳固市场领导地位。”

具体动作上,过去一年,低价是电商主旋律,淘天也采取了低价策略;去年12月,淘宝宣布支持“仅退款”,无疑是对消费者用户体验的利好。

此外,今年2月,淘天成立了直播电商公司,要为有意入淘开播的明星、KOL等提供全托管运营服务;几乎同一时间,淘特被爆出淡出历史舞台,淘天表示,淘特业务会继续发展,同时增加手淘的全量供给来服务淘特原有市场用户。

更重要的是,吴泳铭对淘天和阿里云“两手抓”,云的赋能,有助于以技术创新引领淘天的变革。如此一来,云和淘天的管理路径大幅缩短,核心资源和业务也将进一步协同,确保集团对两大核心的长期专注力和高强度投入。

另一个核心业务阿里云,承载阿里更多的期待。对于当下的阿里云而言,发展重点不再是一味追求收入,而是追求利润。

去年11月,吴泳铭为阿里云定调,表示阿里云将坚持“AI驱动、公共云优先”,以AI+云计算双轮驱动发展。

“坚持公共云优先,能够让我们在未来收获规模效应和技术红利。”吴泳铭如此说道。

不仅在阿里云产品和模式上做了取舍,吴泳铭还对管理团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去年11月,阿里云进行了全面组织架构调整,成立了公共云业务事业部、混合云业务事业部、基础设施事业部三大事业部,全面发力标准化程度更高的公共云,鼓励政企客户优先使用公共云,减少项目制软硬件订单销售。

值得一提的是,吴泳铭还公布了阿里第一批“AI驱动”的创新业务——1688,闲鱼,钉钉,夸克。在阿里看来,这些产品能抓住更多年轻用户,有独特定位的产品和市场空间。阿里将其作为独立子公司运营,业务上将打破以往在集团内的定位限制,并以3—5年为周期持续投入。

电商+云的核心业务已经明确,吴泳铭还带领集团给阿里减负,这些指向的便是非核心业务。当一些业务开始拖累阿里整体业绩时,适当是最合适的做法。

最明显的减负体现在线下零售上。众所周知,线下零售是个重资产生意,开店、营业、供应链每一环节都离不开重金投入,如果长期亏损,便会拖累投资者。

阿里巴巴2024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包含高鑫零售、银泰、盒马等业务的“所有其他”营收470.23亿元,同比下降7%,经调整EBITA同比下降87%。财报中还特意提到高鑫零售,称营收下降是“供应链业务规模缩小及客单价减少导致的高鑫零售收入下降所致”。

阿里强调,如果四季度剔除高鑫零售、盒马及银泰这类有实体零售运营的业务,阿里不管是收入还是经调整 EBITA 率都会有更好的表现 —— 剔除后,集团总收入增长约8%,经调整 EBITA 率也会比现在高约4%至约24%。

之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蔡崇信2024年2月也在财报会议上回应了阿里退出实体零售的传闻:“目前阿里的资产负债表上依然有一些传统的实体零售业务,他们不是核心的聚焦业务,阿里退出也是合理的。但考虑到当前的市场情况,退出可能需要时间去实现。”

过去一年,吴泳铭一度被看作是最适合阿里当下处境的人,他见证了阿里的诞生,有产品和投资经验。在吴泳铭的思考下,他带领阿里重新理顺组织架构,对业务做出新的取舍,调整出阿里的核心与非核心业务。诸多变化下,这看起来是一场疾风骤雨式的改革,但改革不是一蹴而就,需要时间和耐心。

唯一不变的是,阿里要做一家面向未来的公司,就要持续在变化中寻找突围的机会。

(本文头图源于阿里巴巴官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连线Ins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