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财经

子弹财经

公告

以子弹般的穿透力、专业性与深度性解读互联网时代的最新财经动态。

文集

互联网(32)

统计

今日访问:2640

总访问量:1766661

轻松互助关停:聚焦主业,让做健康保障的企业更“健康”

微信图片_20210325162208.jpg

作者 | 王老师

出品 | 子弹财经

2021年3月24日轻松互助发布关停通告:

微信图片_20210325162214.png

2016年4月上线的轻松互助,至今已经平稳运营了近5年的时间,五年时间内共计救助了8934位患病会员,这8934人背后是8000多个家庭的悲剧得到了挽救,从这个角度来看,轻松互助已经是一个成熟且稳定的保障机制并且发挥了作用,不论是对个体还是对社会,都产生了积极的贡献。

公司运营本无问题,但却迎来关停消息,这背后的动因值得深思。

事实上,迄今,已经有2家网络互助宣布关停。

2020年9月,百度灯火互助公告,由于灯火互助计划参与成员人数44万人,少于条款里50万人的要求,将于2020年9月9日下线。2021年1月15日;美团互助发布公告称,因聚焦公司主业发展,美团互助将于2021年1月31日24点正式关停。

1、更普惠的合规保险取代互助

互助作为特定历史时期产生的一种健康保障机制,惠及群体是一些经济实力有限,较难购买商业健康保险产品的人群,这并非是个人行为,而是群体行为,它的起源与扩展都是集中了许多人的共同意愿,是把每个参保人的个人需要汇集成群体的共同需要,它是个人自愿行为,不会以任何方式强制或变相强制。

本质上来讲,互助是商业保险的补充和下沉,是经济能力有限的普通用户对冲风险的方式,但是伴随商业惠民保险的出现,互助本身的市场就受到了严重挤压,曾经被商业保险各种条条框框挡在门外的用户本是互助的主要用户,他们转而选择了更加普惠的惠民保险,意味着互助市场的加速缩小。

以互助行业实际头名“相互宝”为例,自2021年以来,相互宝的分摊人数急剧下降。从2021年1月第一期的10100.76万人下降至3月第一期的9593万人。也就是说,在不到一个季度的时间内,相互宝分摊人数缩减了500万人左右。反观救助的人数,则随着分摊人数的下降而增长。

事实上,在商业保险积极推进普惠和保险科技双重推动下,互助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

微信图片_20210325162218.jpg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自2019年,惠民保相关普惠型商业保险产品开始在国内城市出现,到2020年,惠民保产品已经实现在全国多个城市快速铺开,在地方政府相关部门推动下,商业公司进行承保,为超出医保范围内部分风险进行兜底,据业内数据,截至2021年1月20日,全国已有2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推出“惠民保”产品,覆盖超过2500万拥有基本医保的参保人。

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指出,惠民保产品有效拓展了现有医疗保障体系的广度和深度,降低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风险,减轻政府负担。

曾经需要互助才能实现覆盖和衔接的人群,已经依托惠民保的深度完成了一定程度的覆盖。根据今年两会上,众多代表针对惠民保的建言献策,可以确信未来惠民保的保障力度和市场深度都将得到大力推动。

另一方面,保险科技的大力发展,使商保可以保障的广度获得了极大提升。以轻松集团旗下轻松保严选为例,其利用数据和技术,不仅帮助保险公司卖保险,还帮助产品设计进行更精准的风险计算,从而挤掉“水分”,为用户带来更具备性价比的产品。

无论是深度和广度,都获得了极大提升的商业保险,在普惠性的推动下,互助退下历史舞台。

2、专注健康保障,实现四轮驱动

事实上,轻松集团退出互助赛道并非无迹可寻。

轻松集团所囊括用户全生命周期的业务矩阵包括:轻松筹、轻松保、轻松健康和轻松公益,其中保险和健康为主营商业板块,而轻松筹和轻松公益均是建立在人道主义下的公益向业务,其中:

以轻松筹搭载的流量引擎,达到全民对健康的共情,实现初期对市场的培养,为乍逢大病的贫弱家庭提供支撑的力量;

通过轻松保严选为家庭和个人提供合适的保险,提供防范于未然的保障,同时解决发生意外时的资金问题;

通过轻松健康搭建的健康服务体系为用户提供全方位的健康服务,涵盖:体检、问诊、购药和管理等,同时对单病种提供医疗级的健康诊疗。

通过轻松公益,做好与政府、公益组织疾病应急救助的衔接,解决大病贫困户迫切的人道需求。

作为一家商业公司,轻松保严选在政策和行业的双重利好下,已经加速转变为公司持续发展的核心和现金流,公司专注在健康保障领域就势必需要最大精力的支持健康和保险业务,那轻松互助又该何去何从呢?

事实上,作为最早进入互联网保险领域并且是2016年就取得保险经纪牌照的轻松集团,对行业脉搏的把握一直很精准。完整的经历了互联网保险的上升发展、下滑萎缩、调整与回暖,轻松集团一直都在大力推动轻松保严选的发展。

不论是试水无人区的肝病保险还是地区针对性普惠的惠桂保,抑或是率先将区块链引入保险行业的阳光链的开发,轻松集团在保险科技领域的尝试是非常积极的,自然也会意识到互助业务的市场正在加速缩小,结构稳定性下降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210325162222.jpg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2020年百度灯火互助关停、2021年美团互助关停,在互联网巨头相继关停互助业务所释放的强烈信号下,轻松集团维持互助业务稳定发展。与以流量思维起家的互联网公司不同,轻松集团切入行业的方式是通过以轻松筹作为流量引擎,引发全面对健康保障的关注和共鸣,所以轻松集团所积蓄的流量天然都经历了筛选。

这也导致选择轻松互助业务的用户本身都有着极强的健康保障需求但是却处于客观上资金有限的情况。事实上,对于一家商业公司因战略需求,放弃部分业务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是对待这部分用户,企业不光要考虑经营需求,更要考虑社会责任,这也是即便关停了轻松互助,对于2021年3月31日前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将继续提供合理的互助金妥善救助。

从现实意义上讲,轻松集团关停轻松互助以后,将全面专注健康保障赛道,实现轻松筹、轻松保严选、轻松健康和轻松公益的四轮驱动,从而实现对用户的全生命周期进行保障。

目前,轻松集团从单一的大病救助模式升级为一条囊括“检+医+药+康+险”等全产业链,将自身建设成为了打通保险端、专家端、患者端及药品端的全链条健康保障综合服务商,实现对用户全生命周期的囊括。

3、尊重规则,敬畏监管

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发表了一篇关于《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的文章点名,“相互宝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作为最早一批拿到保险经纪牌照的互联网科技公司,轻松集团的发展过程中,始终保持着对监管的充分敬畏。

在今年两会上,不少委员议案都涉及网络互助领域,建议要加强网络互助监管顶层设计,创新监管方式,解决网络互助平台当前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和无规范的“四无”状态,把风险关进制度“笼子”里。

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孙洁认为,目前的网络互助行业,面临监管缺位、准入门槛低、行业平台良莠不齐及资金管理需规范等问题。

目前来看,长期监管缺位的情况导致互助行业发展本身缺乏法律依托,也就让这个赛道时刻都处在灰色的监管盲区中,政策风险较大,但是作为对冲风险的方式,网络互助本身需要建立在一个长期且稳定的环境下,这也就导致了对于企业而言经营性风险随着不确定性的提高也在持续增大,互助的模型不稳定最终甚至会引发社会风险。

微信图片_20210325162226.jpg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还记得,彼时部分共享单车企业的一地鸡毛吗?

作为一家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公司,轻松集团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后,选择关停轻松互助,亦是尊重规则和敬畏监管的具象体现。

轻松集团本身是长期主义的忠实信徒,作为一家专注健康保障赛道的公司,这一点显得难能可贵。野蛮生长和流量价值对于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是非常巨大的诱惑,能够实现极强的自我克制壮士断腕,源于该公司对长期主义的一贯坚持。众所周知,保险行业是社会风险的避震器,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一个重要标志,这两个都需要高度健康和具备长期经营能力的公司才能涉足。

一如轻松集团创始人杨胤所说,“长期主义者的核心是长期价值。要实现长期提供价值,长期收获价值,首先得是一家健康的企业。在长期主义的坚持里,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远方,是符合我们长期价值观的变化,而不是像拿着别人的钱,获得短暂收益的快乐。”

*文中题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子弹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