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刚@互联网江湖

刘志刚TMT

公告

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

文集

财经(61)

统计

今日访问:2761

总访问量:10203167

拧巴的360,想要兼得“广告”和“安全”?

2023年09月28日

评论数(0)

文:互联网江湖

2020年12月,云南昭通日报曾在其官方公众号里发出过这么一篇文章,题目是《360搜索及诈骗网站,我是昭通日报,只想对你们说35字!》

35个字是什么呢?

复制粘贴过来就是“360搜索,我劝你好自为之,莫给诈骗网站开绿灯”“诈骗网站,(我)劝你迷途知返,诚信做人”。

没错,这篇怒喷360和诈骗网站的文章从标题到内容就是这么直接。并且直到现在,这条推文也仍能在昭通日报的公众号推文中搜索到。

那么360们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能让一家官方媒体如此大动肝火?

原来,彼时有网友向昭通日报吐槽道,在网上遇到了山寨版的昭通日报。随后昭通日报方面,通过360搜索发现,在网页前六条都是冒充昭通日报,接广告、骗钱的“李鬼”诈骗网站,“真李逵”的昭通日报却被排在了第七名。

而且这还没完,在昭通日报发布澄清声明后,文山日报、春城晚报等一众官媒也发现自己被“山寨”了……

事实上,对于这起“真李逵”在李逵模仿秀中惨败于李鬼的原因,彼时的昭通日报就已经指出,背后还是“不管真假,给钱就靠前推荐”的互联网广告竞价排名机制在作祟。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在3年后并且期间还经历了数次清朗运动的今天,360搜索上又被爆出似乎还存在着部分顶着“中国反诈中心”或“国家XXX”名头的诈骗网站,并且这些诈骗网站还被标记上了“360搜索推荐”。

这让刚刚才重申了“安全”定位的360和周鸿祎们情何以堪?

360搜索的“安全”防线,被“广告”冲开了?

最近,包括牡丹江、常德网警在内的官方账号都转发了一篇来自全民防骗局的文章《360搜索给我推荐了一个诈骗网站》。

文章提到,“全民防骗局”在近日打开360浏览器的新标签页时,发现总给他推荐一个叫“中国反诈中心—在线追回平台”的网站,下方还标上了“360搜索推荐”。并且它在推荐页面上的排名一度达到第二名。

在点进去看了多次后,发现它每天的网址都不一样,但基本都会带上“110”或者“96110”的网址前缀,只不过网址后面又明显标记了“广告”两个字,颇有点像钓鱼、诈骗网站。

于是乎,为了更好地验证和揭开诈骗手段,“全面防骗局”就先加了两个名字在“网络诈骗维权中心”“全国反诈中心”和“国家反诈中心”之间反复横跳的客服。而后在客服的引导下,又添加了所谓的北京网警的微信号和QQ号。结果加上之后,两个不同的“钓鱼”网站发来的“警官证”,竟然是同一张证件,都是“苏兴博警官”(假的)。

紧接着就是拉到4个人的小群里,开始以申请退款为由,引导着向骗子提供的账号转账……

其实,从被标记上360搜索推荐,到在推荐页面排名靠前等细节不难看出,这恐怕还是360搜索的广告竞价排名机制惹得祸。

只不过尴尬的是,去年年初,周鸿祎才通过内部信高调宣布,三六零全面转型为数字安全公司,将面向B端市场发力,服务政府和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并且在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告的数字安全业务板块中,360也着重提到了数字反诈的贡献。

甚至在前几天的2023亚布力智能制造论坛上,当谈到360为什么要做大模型时,周鸿祎还表示,安全是大模型的核心竞争力……

但结果转头就在自己的搜索引擎上,被发现了不安全的诈骗网站,而且还是360搜索推荐。这就很难不令人怀疑,360搜索的安全防线,是不是被广告业务冲开了?

毕竟从最近的半年报来看,互联网广告业务才是360的营收支柱,安全业务几乎拍马难及。

今年上半年,360的第一大业务——互联网商业化及增值服务共实现收入 26.81 亿元,其中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业务收入为21.68亿元;以游戏为代表的互联网增值业务收入为5.13亿元。

紧接着才是数字安全业务实现收入9.08亿元,公司智能硬件业务实现营业收入8.65亿元。

很明显,如果从营收结构上来看,360更像是家广告、游戏公司,而非安全服务公司。

对此,周鸿祎曾回应道:“如果不做游戏和广告,我们只有10多亿元规模,何以发现这么多漏洞、雇佣顶级人才?我们不会放弃互联网业务,游戏能挣钱为什么不挣呢?”

言下之意,360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安全,才做的广告。但问题是,此次事件暴露出的信息却更像是360为了广告收入,而在一定程度上放松了安全防线。

而且这波“为广告让路”的操作也已经不是360第一次了。2016年5月,360搜索曾发表用户公开信,宣布放弃一切消费者医疗商业推广业务。但紧接着,在2021年,360搜索便因涉及为无资质公司投虚假医药广告而荣登315晚会,前后的言行不一实属尴尬。

从根本来讲,这已经不仅仅是业务发展重心层面的本末倒置了,而更像是360或周鸿祎对自身“安全”定位的摇摆、怀疑或者说不肯定的外在表征。

拧巴的周鸿祎,缺一次破釜沉舟的勇气?

事实上,不只是此次的安全定位,360和周鸿祎的战略摇摆、拧巴劲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在古早时期,业内形容国内互联网格局用的缩写还是”TABLE“,即腾讯系(T)、阿里系(A)、百度系(B)、雷军系(L)、周鸿祎系(E),足见360的分量。

然而时过境迁,即便是有着字节、美团和拼多多等后起之秀们的强势冲击,除了百度,阿里、腾讯依旧能打,但曾与腾讯贴身肉搏的360,如今却比以前暗淡了许多。

360为什么会掉队?答案很简单,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再深入点讲,360的掉队不在于业务和技术,也不在于对新时代、新机遇的敏感度,而在于人、在于周鸿祎可能是个好的掌舵者,但却不是个好的领航人。

原因在于战略层面太优柔寡断,缺乏一咬牙、一狠心的“破釜沉舟”的莽劲。

比如在2010年之后移动互联网和设备兴起的黄金时期,前360投资部负责人王翌就曾谏言周鸿祎,认为公司太不重视移动互联网,首先是周鸿祎自己就不重视,因为他当时还在用着塞班时代的经典手机诺基亚E71。

随后,虽然周鸿祎听从建议换了安卓手机,并且也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但或许是对PC搜索时代的留恋,在2011年将公司带上市之后,周鸿祎还是一心扑到了搜索业务上。

2012年8月16日,就在小米手机2发布的同一天,360搜索正式上线。现在看来,虽然彼时的360搜索成就了现在360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流量规模,但却也使其失去了以手机为入口的、进军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最好时期。

尽管后来360躬身入局手机赛道时还有机会,但可惜在与海尔合作推出的特供机输的一塌糊涂之后,直到2014年底,周鸿祎才开始拿出诚意做手机,结果谁也没想到,好事又让“野蛮人”乐视给搅合了。

其实回头来看,除了手机,随后还有91助手、UC等一众好的投资收并购业务,只要360能咬咬牙、狠狠心都是可以抓住机会的,但可惜周鸿祎没舍得,想要自己尝试做做看。那么结果就是一步慢,步步慢了……

至于现在的元宇宙、新能源汽车和大模型等风口,360也跟着入局了。尤其是AI大模型,直接将360的股价从去年年末的6.54元拉升至了4月份最高时的20.85元,现在(9月27日收盘)则又回落至9.84元。

但问题是,资本股价层面炒作出来的概念暖意传不到业绩业务层面。据天眼查APP显示,今年上半年,360实现营收45.03亿元,同比下滑6.64%,其中,无论是数字安全业务还是互联网广告业务,又或者是智能硬件业务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360可能已经容不得周鸿祎再三心二意了。

因为随着抖音、快手和小红书等图文+短视频平台们对用户流量时间的进一步分割,360的互联网广告业务增长难度较大。而智能硬件又属于典型的出力不挣钱的业务。至于元宇宙、大模型这样的AI产品短期内还处于巨大的资金投入期,如果360花很大精力去搞,不仅要陷入多线作战,而且相比百度、阿里等巨头们的胜算也不大。

所以在业务逻辑层面,360唯一能够实现逆境反转的,就只剩下了2B的数字安全业务。

但遗憾的是,从此次曝出来的事件看,360似乎还没有,完全把心思押宝在安全业务上。

因为要知道,如果此次360承认存在为了广告收入而放松安全防线的情况,那么360作为第二大搜索引擎的用户口碑可能就会受到重创,从长远来看,反而影响的是广告业务收入。

如果不承认,这就说明360安全体系可能存在漏洞。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360自家的搜索安全都没有搞定,面向的2B公司企业或部门又该如何相信360的数字安全建设呢?

从“红衣大炮”到“红衣大叔”

在过去很多年里,周鸿祎一身红衣怼天怼地,战斗力爆棚,他也因此得名“红衣大炮”。

但现在,他却更喜欢自称“红衣大叔”,比如他的抖音账号名就叫“红衣大叔周鸿祎”。

从到处进攻的“大炮”到知天命的“大叔”,周鸿祎称呼的变化,可能既道出了近年来360的互联网地位变化,更透露出了资本心态的改变——年轻时大举扩张,中年时落袋为安。

抛开前不久已经公告承诺的,周鸿祎和其前妻胡欢不会在短期内大举减持的“离婚式减持”事件不谈,最近发生的这起鲁大师减持事件,可谓是将周鸿祎精准到极致的减持刀法展现得淋漓尽致。

有多精准呢?先是时隔四年都没有分过红的鲁大师,突然宣布说要拟商议特别分红,而后股价就开始一路上涨。紧接着由周鸿祎最终控制的鲁大师主要股东诚盛有限公司,就神机妙算地在股价高点处精准大幅减持套现,结果大股东们减持完,第二天鲁大师就宣布取消董事会议,也就是取消分红……

如果不考虑鲁大师和360周鸿祎之间深厚的渊源的话,这减持的刀法可能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但偏偏鲁大师的第一大股东大师控股有限公司是由现在的鲁大师董事长田野全资拥有。而田野又是周鸿祎的老部下,甚至在9月21日的公告中提到,鲁大师的第一大股东大师控股与诚盛公司订立协议,后者委托大师控股行使股东的所有权利。

千丝万缕关系之下,也难怪有股民投资者会怀疑,此次鲁大师是忽悠式分红、明目张胆地“割韭菜”。

那么对应的,“红衣大叔”周鸿祎的精准减持,究竟是神机妙算下造成的“瓜田纳履,李下正冠”的巧合?又或者是其他呢?这一切恐怕都将由时间来回答了。

免责声明:本文基于公司法定披露内容和已公开的资料信息,展开评论,但作者不保证该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及时性。另: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与否须自行甄别。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刚T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