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刚@互联网江湖

刘志刚TMT

公告

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

文集

财经(55)

统计

今日访问:3960

总访问量:9886760

经营亏损收窄,爱回收正在迎来“万物新生”?

2023年05月24日

评论数(0)

文:互联网江湖 作者:志刚

近日,二手消费电子产品交易和服务平台万物新生(爱回收)集团发布了2023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

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爱回收实现总收入28.7亿元,同比增长30.2%。本季度non-GAAP经营利润为4438万元,创下历史新高,并收获连续三个季度的运营盈利。

除此之外,回到整体来看,尽管爱回收的净利润依然未能实现扭亏为盈,但是在当前整个新机市场处于下跌通道,且一季度又是二手行业市场淡季的客观情况下,爱回收的这份财报无疑表现出了极强的增长韧性。

所以反映到资本市场,截至5月23日收盘,爱回收股价报收于3.18美元,上涨6.71%,目前总市值约为7.1亿美元。

如此亮眼“异常”的成绩,自然也不免令人愈发好奇本次爱回收的逆势增长逻辑到底是什么?又具不具备可以持续性?

一向不被外界看好的二手行业,难道真的是门不可多得的好生意?

淡季不淡,成本居高不下的老问题解开了?

直观来看,在报告期内,爱回收的营收方面实现28.72亿,同比增长30%,但环比下降了1亿多。不过结合市场来看,一季度是淡季,往年一季度也有环比下滑的情况。

在毛利方面,同比增长30%,来到了3.53亿,销售毛利率为12.3%。整体来看,毛利率环比有增长,但变化不大。

再来看其营收结构情况,产品营收方面,从2022年同期的19.089亿元人民币增长了34.9%,达到25.752亿元人民币,财报中解释,线上线下二手电子产品的销售量增加。

而由于销售增加,所以今年一季度爱回收的成本方面有所上升。数据显示,公司运营成本和支出为29.4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0%。

其中,商品成本为22.52亿元人民币,增长了37.3%。履约费用同比减少至9%。

至于在三费表现上,营销和销售费用则是同比降低了2.9%,一般和行政费用增加了69.8%,财报解释是由于专业服务和咨询费增加。

总的来看,爱回收交出的这份一季报没有明显的硬伤,而唯一的问题还是在于持续亏损。

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净亏损5000万元人民币,近6季度连续亏损,净利率持续为负。

尽管今年一季度爱回收的经营亏损同比有所收窄,数据显示去年统计公司亏损1.6亿,但连续的亏损也使得市场更加关注爱回收净利润转正的时间节点。

亏损之外,值得关注的是,公司的负债也有所变化。

财报显示,一季度公司流动负债为10.15亿,非流动负债为1.23亿,在流动负债中,有3亿的短期债务,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同期的短期债务仅有1.54亿,一年过去了短期债务翻了一倍。

从现金和等价物的储备情况来看,一季度为15.66亿,现金比较充裕,能够完全覆盖债务,所以,整体问题不大,但值得关注。

从财报整体来看,爱回收面临的还是那个老问题:整体毛利率表现不高,但商品成本却在不断走高。

把时间线拉长来看,2020年爱回收的销售毛利率还有11.97%,到2021年微增到12.6%,2022年毛利率又下滑到11.65%,这说明,毛利率有起伏,而且对比成本投入,10%左右的毛利率其实不怎么高。

事实上,二手市场的价格在变得更加透明,需要不断地用价格吸引力来留住用户,也就意味着长期来看,二手商品加价率可能会越来越低,公司的毛利率也自然会下滑。

从全年的成本表现来看,2022年,万物新生的运营成本从2021年同期的25.73.32亿元人民币(4.887亿美元)增长了31.0%,达到33.706亿元人民币。

去年全年营收增长了26%,商品成本增加了31%,也难怪这么久了净利润还没有转正……

突破3C的爱回收,会掉进更大的成本陷阱吗?

回到业务层面,如果用一句话形容爱回收的过去和现在,大概率是“曾梦想仗剑走天涯,但后来困于柴米油盐酱醋茶。”

为何如此形容?从前边的财报分析来看,当前爱回收的业务营收主力还是产品销售,特别是以更容易打破二手商品非标特性,并实现规模化翻新检测和评估的3C消费电子类品类为主。

在这方面,曾经的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就说过,重度垂直,是爱回收的核心竞争力之一。“爱回收是一家非常垂直的公司,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做出差异化。”

而众所周知,二手商品的生意模式是两头赚差价,即买的时候,压低回收价;卖的时候,提高整体加价率,这实际上也是爱回收们实现盈利的两条最简单路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回收价还是卖价似乎都存在着价格红线。毕竟前者对于消费者来说,虽然闲置是0,卖二手是1,但随着现在二手交易的普及,平台过度地与个人卖家博弈来降低成本会极大地影响到品牌口碑和后续的获客难度,尤其是在当前整个新机市场都相对萎靡的情况下。至于后者则天然存在着二手货的心理折价和瑕疵折上限。

或许正因为折价红线的存在,爱回收们的商品成本才始终呈现出居高不下之势。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爱回收的经营成本及开支为人民币2941.4百万元,较2022年同期的人民币2352.5百万元增加了25%。其中,商品成本为人民币2252.1百万元,较2022年同期的人民币1640.0百万元大幅增长了37.3%。

要知道同期,爱回收的营收也只是增长了30.2%。对比之下,似乎就不难理解为何爱回收们会面临着持续亏损的现状。毕竟高昂的商业成本始终在挤压了盈利空间,而一旦主营业务赶不上增长,自然就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利润亏损。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前边提到的爱回收一季度实现运营盈利且营业费用不降反增的情况下,今年一季度,其销售毛利率虽然只是较去年同期微增了0.05%,但是销售净利率却从-7.31%大幅攀升至-1.74%。而且据了解,今年Q1爱回收的交易消费品数量约为790万件,但2022年同期大约为840万件。

很明显,此次爱回收的逆势增长可能来源于客单价的提高。

事实上,在万物新生此前公布的2022年度业绩电话会议上,爱回收就曾表示“在第四季度,我们尝试在一些一线城市门店回收奢侈品箱包、手表、酒类、黄金和珠宝等高ASP(平均客单价)品类……今年1 - 2月,新品类业务不仅实现盈亏平衡,而且月度GMV突破5000万元,增长势头强劲”。而截至到今年一季度末,万物新生的多品类回收主力门店数量超过100家,除手机3C以外的新品类单月GMV更是突破了7000万元

如此看来,为了改善盈利能力或者给资本市场一个更具增长想象力的交代,爱回收们突破了自己曾经信奉的垂直差异化优势信仰,从3C业务向多品类业务领域拓展,曾经的理想也似乎败给了持续亏损的现实。

但是回头来看,拓宽品类真的就是个好主意吗?在互联网江湖看来,答案可能并非如此,盲目地拓展品类甚至还可能会使其陷入更大的成本陷阱中。

因为二手商品多是非标品,平台几乎需要针对每个品类、每个类型的产品都建立一套精准的评估体系,这就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和运营成本。

而且在当前的3C消费电子领域,爱回收靠着自动化运营的能力早已实现了行业领先的降本增效手段。比如通过持续投入自动化能力建设,提升规模效应和运营效率,爱回收在今年一季度的non-GAAP履约费用率从去年同期的12.8%下降至9.1%。但是拓展到名酒、奢侈品箱包、手表等领域,无论是在运营成本还是信任成本方面,爱回收的自动化优势在短时间内恐怕将不再成立。

事实上,在互联网江湖看来,二手电商追求多元化,从来都非易事。因为相比京东、淘宝、天猫等品牌电商市场,二手市场本身是个“弱市场”。

一手电商属于“广告公司”,始终处在一个需求的“强市场”。所以只要是产品能打,品牌广告打得响,就会带起销量。

对于天猫和京东来说,广告是其变现的主要商业模式,广告收入则主要来源于交易中的商家端,比如天猫直通车,就是为专职淘宝和天猫卖家量身定制的,按点击付费的效果营销工具,为卖家实现宝贝的精准推广。

二手电商属于“零售公司”,所在的市场是一个需求的“弱市场”。这是二手电商问题难解的原因所在。

对于转转等二手平台来说,交易中的卖家大多为个人消费者,目的是处置闲置,而非从中盈利,几乎不可能为了卖出闲置商品专门去花钱推广。而买家买二手产品这件事本身又不是一个刚需,只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对价格也就更加敏感。

所以平台如果专注手机这一个品类,毛利水平可能很快就达到了天花板。而如果做其他商品,毛利率可能会比手机高,可市场规模和吸金能力却恐怕又差了一个档次。

当然即使如此,也不可否认的是,循环经济的赛道是个大赛道,符合市场需求,也符合低碳环保的大方向,所以未来爱回收们可以尝试的高毛利业务有很多,也有着很多的掘金新机会。

而且从短期来看,爱回收的经营风险并不多。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集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及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余额等总计为25亿元,足够充沛现金流意味着相较于二手市场的其他平台玩家,爱回收们的未来还拥有着更多市场试错的可能,这未尝不是另一种投资想象力的表现?

免责声明:本文基于公司法定披露内容和已公开的资料信息,展开评论,但作者不保证该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及时性。另: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与否须自行甄别。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刚T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