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ka

magaka

公告

微信:1005293771;商业地产、购物中心、餐饮、专业店方向记者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0791

总访问量:22989174

又一知名影院倒下,电影院倒闭潮来临?

11月23日 16:47

评论数(0)

出品/联商网&搜铺网

撰文/高天

影院作为大众传播最广泛的媒介之一,也曾风光无限,向来是各大购物中心争抢的主力店,更是商场引流的主要业态。

然而,自疫情发生以来,市场上关于电影院难的声音不绝于耳,也出现了越来越多关于影院关门歇业的消息。

7月,全国第六大影投上海星轶旗下的128家影院出售,横店影视拟接盘,最终交易中止。9月,全球第二大影院运营商Cineworld向法院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11月,英皇UA影城申请破产清算。

英皇UA电影城关7店,退出内地

11月21日,英皇文化产业发布公告称,英皇UA决定终止全资附属营运公司英皇娱艺影院(广东)有限公司的全部业务运营,提前解散英皇娱艺影院(广东)并根据中国法律自愿向中国法院提交破产清算申请。

据企查查APP显示,英皇娱艺影院(广东)有限公司是英皇娱艺在大陆的分公司,运营内地7家影院,分别位于上海、深圳、成都、佛山、珠海。

英皇UA影城是香港英皇电影与香港娱艺院线(UA Cinemas)在中国内地合建的影院品牌,双方2013年宣布携手进军内地开发电影院,首家佛山的影院于2014年6月开业。

受此影响,内地7家英皇UA电影城也于11月21日晚间同时发布了自11月22日起终止运营公告。这7家店分别是上海虹桥天地店、上海瑞虹天地店、成都悠方店、佛山映月湖环宇城店、深圳深业上城店、佛山岭南站店、珠海富华里店。


至于此次终止运营的决定,英皇方面表示,主要是因为中国附属公司面临开业以来最艰难的时候和挑战,英皇UA的股东经审慎考虑后,均同意不再对中国附属公司作出额外投资,双方并达成终止业务营运的决定。

根据此前的财报内容,截至今年6月30日,英皇娱艺(广东)有限公司净负债高达1.83亿,是整个集团净负债的55%。

同时,终止业务营运后及于本公告日期,英皇营运合共17间分别以“英皇电影城”及“英皇戏院”的独资戏院,包括于中国内地8间、于中国香港7间、中国澳门1间,以及马来西亚1间。

此外,英皇最近亦与MCL院线合作,于中国香港推出“Emperor Cinemas Plus+”及“MCL Cinemas Plus+”,首间“Emperor Cinemas Plus+”预计于2023年开业。

一边是在内地撤离,一边又是在香港和马来西亚开展新业务,这样的对比不免令人唏嘘。不过,英皇影城直营门店在内地的新动作是即将接手长沙IFS的百丽宫。

转型自救,影院新业态层出不穷

英皇UA并非个例,在今年9月,杭州新天地新远影城也宣告破产清算。实际上,疫情后包括耀莱成龙国际影城、苏宁影城、卢米埃影城、百老汇影城、泰禾影城等这些主流品牌旗下都有影院关停的消息。

此外,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至少有18家影院宣布闭店停业,涵盖大地影院、百老汇、中瑞大地、万象影城等12个影院品牌。

据企查查APP显示,我国现存影院相关企业1.6万家。2012年至2018年,我国营业蓬勃发展,其中注册量增速在2014年达到顶峰,同比增加56.0%至1452家;2020年以来,影业遭遇疫情冲击,相关企业注册量逐渐下滑至2014年水平,2020年、2021年注册量分别同比减少34.3%、31.3%至1590家、1092家。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在此前发布的《开发商出逃,影院并购开启》文章中也指出,优质高效影投进行兼并,市场进行整合是必然的。未来影投开始步入集约化,向追求效率进军。一些影投几十家店、几百家店,受制于早期拓店难,分布在全国各个城市,同一区域可能只有三四家店就成立一个分区,导致分区管理成本无法有效分摊。分布密度不够,需要进行加密。形成区域规模效应,盈利模式才能打开空间,才有话语权,成本才能分摊。

不过,在他看来,背后的投资人很早就开始转型了,包括去做户外运动、体育馆等等。实际上,电影院这个行业在下沉市场一个春节档就可以撑一年,而高线成本太高,所以才会累。如果疫情能控制住,以前亏的可能一下子就能全回本了,就看谁能撑到最后。

当然,国内的电影院也并不会“坐以待毙”,已经开始纷纷谋求新的业态,以转型自救。

国内影投业绩良好的万达影投在今年1月份就宣布将与和风语筑合资成立子公司,并推出了“光影剧本杀”业务。随后,万达影投在下属影院内相继推出了脱口秀、相声、音乐会等多种创新经营业务,提升影厅利用率。

11月21日,成都莱纳星影城推出一项午休服务,有两项套餐可供选择:套餐A价格12.9元/人,包含一个蒸汽眼罩;套餐B价格18.9元/人,包含一个蒸汽眼罩和一杯热饮(立顿奶茶/红茶,2选一)。

苏州永旺梦乐城的银兴国际影城也推出了午休服务,购买9.9元单人套餐就可入场至VIP厅内休息,并提供免费毛毯、小桶爆米花和小杯可乐。

对任何一个商业形态而言,创新转型是不变的通路。然而,放在曾经也是风光无限的电影院身上,难免令人伤感。更主要的是无论是关店,还是提供“钟点房”,反映出来的是影院的生存现状。

不禁想问,到底什么才是坚持和放弃的决定性因素?

夹缝中生存

从英皇UA的高负债看出,影院难以生存的原因看似经营不善所致。

但从更大的维度上看,三年疫情以来,对电影院的打击重大。

应城市疫情防控需要,包括影院在内的娱乐场所经常性歇业,影响了影院的日常经营。

同时,随着疫情的反复,影视行业进入降本增效阶段,新片供给不足等问题,让影院的生存状态难上加难。

有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一共有165部新片在院线上映,其中票房过亿的仅22部,占比约13.3%。此前在微博看到一条热评,对比11月内地院线的影院与台湾的,大家都“眼红”。

在大环境不允许舒适的情况下,影院的不断尝试不可谓不努力,大家聚焦的目标只有一个:活下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magaka。